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重点推荐-正文
乘月无时叩吾心
赵小越
http://www.workercn.cn2018-06-25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写作的事》是史铁生在2006年出版的一本书,他站在作家的立场告诉读者该如何写作,告诉读者关于文学的诸多思考。与大多数作家不同,史铁生身患残疾,但仍笔耕不辍,他那一股子战胜命运的精神赋予了作品震撼人心的力量。每每读来,都荡气回肠。

  对于文学的根和文学作品的理解,史先生说出了他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文学的根即文化,而文化是人类面对生存困境所建立的观念。而文学作品则是对人类的困境有察觉,用自己的脑袋大胆做出新鲜的思索。这里他用了“困境”一词,而不是“现状”或是“日常事物”,这里面是有深刻寓意的。真正的经典作品绝对不是对普通的日常事物或现状进行无关痛痒的描述及感慨,而是通过这个事物看到一些特质或者规律,而这种特质或者规律是大家现在普遍缺失的。

  长椅、墙、柴门、渡船、院落等等,这些对于农家百姓来说,再平常不过了。而作家区别于普通大众的地方,在于总是能够从普通事物中观察到不一样的人生,从万事万物的特殊规律中寻到一些普遍的东西。如对“上帝的长椅”这幅插图的解释为“他等待每一位可能来到的凡人,共享晚照的宁静辉光”;对于“墙”的解释:挂在墙上,靠在墙上,何等安闲;对于“柴门”:“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对于“渡船”:没有任何多余,也许装饰真是一种罪恶;对于“院落”: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

  作者想通过这些简单的事物给予人们启示,唤起大家心中那一抹真、那一抹感动。从这里,我们看到了一种超凡脱俗的人生态度:沉静而不失雅致,无言而无比强大。我们人类何尝不需要向这些被赋予生命的静物来学习?

  在写作上,史铁生认为,写作就是要为生存找一个至一万个精神上的理由,以便生活不只是一个生物过程,更是一个充实、旺盛、快乐和镇静的精神过程。他在其中提到了自杀,说为了不自杀,所以才进行写作的行为。在此,我读出了几层意思:其一,写作是为了探寻生活的本真意义;其二,写作作为一种娱乐方式,可以舒缓人们的身心,让负面情绪降到最低。写作给我们带来了更多世间的真相与呼吁,这些真相让人们的心灵得以升华,思想更为健全,或许这就是减少自杀率的原因。很多人在心情不好时,都会拿起笔,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把愤怒付诸笔下,大概这就是史铁生所说的“不自杀”的威力吧。

  每次读史铁生的作品,我都会生发出对生命、对写作的无限热爱。对于柴门的解读,恰好符合史铁生对我心灵塑造的重要意义:乘月无时叩吾心。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