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杂文随笔-正文
琥 珀
田东江
http://www.workercn.cn2017-09-15来源: 南方日报
分享到:更多

  不久前去了趟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立陶宛所处的波罗的海沿岸是世界琥珀的主产地,这里的琥珀品质上乘,被称为“波罗的海黄金”。有数据表明,波罗的海地区琥珀产量占全世界总产量的80%。徜徉于立陶宛的商铺、流动小摊之中,便不难印证这一点。老街上还有个琥珀博物馆,地下层为貌似原址发掘保护的所在。语言不通,导游又不懂,无从探知真相。有家店铺用大玻璃柜陈列各种名贵琥珀作为“镇店之宝”,相机打叉的图案表明不准拍照,并且旁边还站着一个虎视眈眈的大汉。

  对琥珀的认识,今天相当清楚。它是一种有机似矿物,由史前植物的树脂状沉淀物经地质作用埋藏、石化而成,主要产于白垩纪或第三纪的沙砾岩或煤层的沉积物中。我们的前人对此已有一定认知,“岁久松肪成琥珀,夜深丹气出芙蓉”(元贡师泰句),但想当然的成分自然居多。晋张华《博物志》有“松柏脂入地千年化为茯苓,茯苓化琥珀”,唐段成式《酉阳杂俎》有“枫脂入地为琥珀”。清屈大均《广东新语》说得更多也更玄乎:“琥珀者,龙阳而虎阴,龙为魂而虎为魄。盖得松液之阴精,因己土而结者也。”此外,还有什么“夏月时太阳气盛,松以金水之精,受大火之蒸炙,于是通体融液,肤理有疏,皆渗泄而遗漏。而是时火在天上,地下之气寒而敛。以地下寒敛之气,而受松热液之精,二者相抱,遂凝而为琥珀”,完全出于他的“三观”推理。实际上,李时珍已经指出:“松脂千年作茯苓,茯苓千年作琥珀,大抵皆神异之说,未可深凭。”但他确信:“松脂则为树之津液精华也,在土不腐,流脂日久变为琥珀。”

  在我们古时候,琥珀便已归入奢侈品之列。《西京杂记》“(赵)飞燕昭仪赠遗之侈”条,列举的其中一个物品就是“琥珀枕”。琥珀枕未必是琥珀的,但显然具有相应的质地、色彩、外观或手感等。南朝齐废帝东昏侯萧宝卷那个“步步生莲花”的潘妃,不仅居室“涂壁皆以麝香,锦幔珠帘,穷极绮丽”,而且服饰亦极尽奢华,“库物不周,贵市人间金宝,价皆数倍,琥珀钏一只直百七十万”。这个琥珀钏应该不虚了。《朝野佥载》云洛州昭成佛寺有安乐公主造梭百宝香炉,“高三尺,开四门,绛桥勾栏,花草、飞禽、走兽,诸天妓乐,麒麟、鸾凤、白鹤、飞仙,丝来线去,鬼出神入,隐起鈒镂,窈窕便娟。珍珠、玛瑙、琉璃、琥珀、玻璃、珊瑚、砗磲、琬琰,一切宝贝,用钱三万”,至于“府库之物,尽于是矣”。王士禛《分甘余话》亦云,康熙年间他奉使广州,“见六榕寺一立佛像,皆以珠玉、珊瑚、玛瑙、琥珀、蜜蜡”等装饰,视之为“奇技淫巧”。诸如此类,奢侈品中均有“琥珀”的踪影。

  《池北偶谈》中还有一例。明朝王延喆“性豪侈”,有人卖的琥珀,“中有蜘蛛,形状如生,索直百金”。延喆问:那蜘蛛是活的吗?要是活的,我“即偿百金,否则一钱不直”。那人说是活的,“手碎之,果有生蛛自内跃出,行几上数巡,见风化为水”。延喆也毫不含糊,“乃立以百金偿之”。这故事当然有荒诞不经的成分,蜘蛛被树脂包裹而固定,断无生的道理,栩栩如生而已。含有昆虫的琥珀属于虫珀,但我先前一直以为唯此才是琥珀。虫珀是树脂慢慢流淌或滴落过程中所猝不及防吞没的昆虫,打个可能不大确切的比方,与维苏威火山突然吞没庞贝城大抵有一比吧。

  许是颜色相近的缘故,琥珀在前人文字中也指美酒。李白诗曰:“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陆游《老学庵笔记》云:“唐人喜赤酒、甜酒、灰酒,皆不可解。李长吉云:‘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白居易诗曰:“荔枝新熟鸡冠色,烧酒初开琥珀香。”《能改斋漫录》有一首曲,道是:“醉醒醒醉,凭君会取些滋味。浓斟琥珀香浮蚁。一入愁肠,便有阳春意。须将幕席为天地,歌前起舞花前睡。从他兀兀陶陶里,犹胜惺惺,惹得闲憔悴。”其中的琥珀均为酒的代名词,至少具有色彩、价值的暗示。同样的道理吧,琥珀也可以指糖饴。《齐民要术》有制作“琥珀饧法”,云“小饼如碁石,内外明彻,色如琥珀。用大麦糱末一斗,杀米一石”。这是说用大麦芽熬成的饧,颜色褐黄就像琥珀。而岁旦嚼琥珀饧,是从前许多地方的民俗,旨在“以验齿之坚脱”。然昭梿《啸亭杂录》将乾隆高寿,归功于这种“色如琥珀”的酒,真贻笑后人。他说:“张照献松苓酒方。于山中觅古松,伐其本根,将酒瓮开坛埋其下,使松之精液吸入酒中,逾年后掘之,其色如琥珀,名曰松苓酒。上偶饮之,故寿跻九旬。”

  在亚洲,缅甸也是琥珀的盛产地。不过,明朝王士性《广志绎》就说过:“琥珀、宝石旧出猛广井中,今宝井为缅所得,滇人采取为难,而入滇者必欲得之,大为永昌之累。”他说他听到有两个上面来的官员甚至“取琥珀为茶盏,动辄数十,永民疲于应命,可恨也”。余曾作文《特产之“害”》,以为“某地拥有某种特产,已然分不清是上天的眷顾,还是贻害”,斯又添一例证。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