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文体-正文
强调诗性表达在当今是必要的
梁鸿鹰
http://www.workercn.cn2018-03-21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分享到:更多

  费孝通认为,文化依赖象征体系和个人记忆维持着国家与民族的共同经验。文学作为这个“象征体系”与“个人记忆”中最具感染力和生命力的部分,源源不断地提供着国民反复认识、确证和壮大自己的精神养分,为世人提供心灵指引,丰富着一个民族的精神文化内涵。文学的感染力和生命力与文学的诗性或诗意密切相关,诗性作为文学和艺术最高境界之一,衡量着创作的水准与品格。

  诗性是文化自信的蓬勃洋溢,是一个民族文化的创造者对自身文化价值的充分肯定,是对本民族传统积淀的升华,意味着文化的厚积薄发,体现着对本民族文化的高度信念和信心。越有文化创造的自信,就越有勃发与提升诗性的自觉。我们在今天倡导文学创作的诗性表达,就是因为不少写作者在匆忙的路途上忘却了文化底蕴的贯注,未能获得助推自己创作在思想、声音、态度等方面自由飞升的能力。在当代文学创作中,诗意表达弱化倾向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制约了原创力的提升,制约了创作品格的提高。

  诗性外化着作家的心灵。作家作为一个民族的感觉器官、思维神经与智慧的瞳孔,可以从情感、感觉、思想、意识等方面持续守护所属民族的精神成长。诗性固然意味着首先要立足于现实,不能是作家拔着头发脱离地球,诗性更是对现实的艺术化和文学化处理,重点在于升华,而非直接描摹克隆,更非现实翻版。诗人艾青说过,“作家并不是百灵鸟,也不是专门唱歌娱乐人的歌妓。他的竭尽心血的作品,是通过他的心的搏动而完成的。他不能欺瞒他的感情去写一篇东西,他只知道根据自己的世界观去看事物,去描写事物,去批判事物。在他创作的时候,就只求忠实于他的情感,因为不这样,他的作品就成了虚伪的、没有生命的。”好的文学作品表达的是作家的“心象”,是对现实的超验,如果过度和绝对“写实”,过分注重故事如何吸引人,情节如何“狗血”,使作品几近于新闻、纪实等体式,如果缺乏以“心的搏动”对题材进行艺术的提纯,或忽略将现实化为艺术,搭建不起现实通往艺术的桥梁,作品则只能沦为平庸的事象说明书,无法感染人,无法感发出正面的价值。

  诗意或诗性同样来自创作的个性化,意味着创作者找到了进入生活的独有路径,以自己的创作安放了属于自己的声音、色泽和语调。诗性得到推崇在于创作者能够将活生生的生活,将为大众所关注的社会现象、轰动性新闻,以独特的视角独特的手法加以处理,从而产生耳目一新的效应。吸引作家创作的生活素材可能会在头脑中反复发酵,被充分吸纳,在此基础上化为富于个性、可被接纳的艺术化现实。诗性化追求就是对创作素材的个性化表达,从而“气之动物,物之感人”,使读者受到浓郁丰厚意境的感召。模仿他人或刻意迎合大众浅表化的猎艳猎奇,必然会丧失掉文学的蕴涵和诗性品格。诗性是作家经过长期的艺术储备,或经过苦苦探索、寻觅而好不容易捕捉到的情节、意蕴或独特表达,是那种迥异于他人作品的气韵、声响、节奏、韵律等等,在作品中具体表现为风格、境界、趣味之类,诗性通过文本表现出来,却永远是属于故事、结构、语言之外的独特声响。

  诗性的本质是提高,是让人获得高于一般人对世界图景和人生设想的那种感受,杜甫之“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辛弃疾之“但使情亲千里近;须信:无情对面是山河。”提升的都是我们对世界、对人生的感受。好的文学是要用文字把自己民族人们的精神追求提高一些,哪怕提高那么一点点。有抱负的作家关心人精神层面的事情,为人类的未来考虑问题,用文学为人们仰望星空提供艺术化的参考或者动力。文学创作要安顿人的精神,使其灵魂幸福,以庄重的榜样预示未来,一定离不开诗性的表达。诗性是流溢于文本之中的对未来的美好设想,超越当下的具体实际利益,意在让人避免眼光的短视,并尽可能阻止人精神的枯萎与封闭。古人主张诗可以发挥兴观群怨的作用,让人多识鸟兽草木之名,鲁迅秉承疗救人的灵魂,肩起黑暗的闸门,放人们到光明的地方去,就是用强调文学要升华生活、激励生活,让人们获得摆脱卑琐、奴性和目光短浅的勇气。巴金以“激流三部曲”等的创作,热情叙说青春的力量,信仰的力量,他执著讴歌理想、赞美未来,作品中反复出现太阳、星光、明灯、圣火等充满光与热,能给人带来信心与力量的形象,就在于他对人类有大爱,对世界有大悲悯,他永远有滚烫的诗心。

  诗性永远同世界的宽阔、人生的斑斓相联系,但面对生活之树,我们既要像小鸟一样在每个枝丫上跳跃鸣叫,也要像雄鹰一样从高空翱翔俯视,获得以高于生活的标准来提炼生活的能力,要求我们的作家不陷入从生活中所见即所得的狭窄,不陷入粗俗化的鄙陋,不失去诗意的色彩,真正做到社会的情境有多么丰富,作品的情境就有多么丰富;社会的韵味有多么淳厚,作品的韵味就有多么淳厚,发挥好文学滋养人精神世界的作用。如果以欣赏的眼光、陶醉的心态去表现“恶”和“丑”,只会给人心种植上更多的丑恶与卑俗,不可能让人得到“美”和“诗意”的熏陶。提倡作家从眼下的生活出发、脚踏实地,立足自己国家的城市与乡村的具体现实,讲述实实在在的中国经验、中国故事,同时更要强调,向着人类最先进的方向瞩目,为人类贡献独特的声音和色彩,给人以理想的烛照,给人以希望与信心。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