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政国际工会维权财经人物网评就业理论视频军事图库民生体育汽车文化企业书画城建教育打工娱乐社区旅行公益绿色

中工网评

来论

【管窥天下】乌东停火:曙光乍现还是和平降临

李琰
2020-07-31 07:06:24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阅读提示

  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此次能够实现停火,与乌克兰面临的经济形势、乌政府灵活的外交政策有关,也离不开法、德等国的斡旋。

  但是,停火能否转换为全面无限期停火,还要看各方能否彻底遵守协议条款。鉴于各方对乌东冲突的政治解决方案仍存分歧,和平是否真正来临还有待观察。

  7月27日零时,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开始实施全面停火。停火协议于7月22日由乌克兰问题三方联络小组(乌、俄、欧安组织)与乌东民间武装代表在视频会议上达成,它的签署无疑为冻结已久的乌东局势带来一缕宝贵的和平曙光。

  乌克兰危机爆发后,相关各方早在2014年9月和2015年2月就在明斯克签署了停火协议,但并未有效执行。

  去年12月,法德乌俄元首在巴黎举行“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就顿巴斯地区停火、撤军等问题达成系列共识。

  但半年多来,峰会达成的诸多共识仅换俘一项被执行。同以往一样,顿巴斯地区依旧小规模冲突不断,指责对方破坏休战协议的“信息战”也从未停歇。

  新停火协议的要点和不足

  7月22日通过的停火补充措施对停火和对方开火后还击的条件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规定。

  协议禁止在顿巴斯地区采取任何进攻、侦查和破坏活动,禁止使用包括狙击枪和飞行器在内的一切火力,禁止在居民点部署重武器,还规定了违反停火制度的惩戒责任。

  措施规定,若对方采取攻击行动,另一方必须先报告联合停火控制与协调中心,通过谈判解决问题,失败后才能开火,并应将开火命令副本发送至三方联络小组,以便后续调查。

  理论上讲,这有助于尽可能延长停火状态。但事实上,停火首日便曝出违约开火的消息,乌议会声称已在搜集证据准备提交欧安组织。

  看来,想要走出签约、撕毁、互相指责的恶性循环,真正实现可持续、无限期停火,还需要双方提升互信水平以及第三方对停火情况的有效监督。

  达成停火协议的三大原因

  首先,“后危机时代”撞上“后疫情时代”,为撬开乌东僵局提供了新契机。为抗击新冠疫情,乌克兰自3月起实施全国隔离政策,并已将隔离期延长至7月底。

  疫情给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正在逐渐显露。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对乌克兰本年度GDP预期从4月份的-7.7%下调到-8.2%,而乌军费开支一般占到GDP的5%以上。

  乌克兰人民本就苦战久矣,渴望和平。再加上经济形势困难,选择休战既是现实之举,也有助提振民众信心。

  其次,乌东和平进程能够小步推进,也与泽连斯基政府比其前任奉行更为灵活的外交政策有关。

  自2019年4月上任以来,泽连斯基为兑现竞选时的和平承诺做了种种努力。

  当年10月,他顶住国内抗议的声音,书面确认同意实施施泰因迈尔方案,为重启诺曼底会谈迈出最后一步。今年7月26日,泽连斯基主动向普京拨通了5个月来二人的首次通话,讨论此次停火。

  此外,新停火协议的成功签署也离不开法国、德国等欧盟国家积极斡旋。

  本着打造更加自主的欧洲安全格局及缓和欧俄关系的想法,德、法等国希望看到一个更加和平的乌克兰。泽连斯基决策团队的高官最近两月频繁访问巴黎和柏林,就调停顿巴斯问题和克里米亚问题与两国密切磋商。

  疫情以来,在按照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求进行土地法和银行法改革后,乌也接连收到前者发放的贷款。

  有理由相信,欧洲将在泽连斯基的内政外交决策中施加更多影响力。

  各方立场的分歧和变化

  乌东冲突久拖不决,问题在于各方对政治解决方案存在分歧。

  明斯克协议和施泰因迈尔方案虽明确要求乌克兰通过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部分地区特殊地位法,以及在欧安组织监督下举行地区非例行选举,但未明确规定执行这两步的具体条件。

  乌方坚持在解除东部地区所有武装,并由其掌控东部边界后举行选举,7月中旬乌议会刚刚通过的地方选举决议中也再次重申这一立场。而乌东民间武装和俄罗斯都坚决主张,先赋予顿巴斯特殊地位再选举,然后才能由乌政府控制边界。

  近来,乌方对明斯克协议出现了不同声音。一些高官声称应抛弃已经过时的明斯克协议,考虑拉英国、美国加入谈判。

  现在看来,这些言论可能只是乌方的试探和烟雾弹。若乌真要踢开明斯克协议,下一次的柏林峰会可能无法召开,遑论取得实质成果,停火也就没有意义。

  不可否认,此次停火协议的签署对推动乌东和平进程具有不可磨灭的积极意义,双方对遵守停火制度的态度也胜以往。

  但和6年以来达成的20余次停火协议一样,要维持全面无限期停火,关键在于冲突方对协议条款的彻底遵守、协调机制的有效执行以及第三方对停火情况的监督。

  战场上虽进入“中场休息”,但谈判桌上硝烟不散。冲突能否彻底结束在于顿巴斯部分地区能否获得被认可的特殊自治地位,而乌、俄和乌东民间武装对其实现的前提条件有着根本分歧。

  目前各方诉求未见松动,实现乌东和平的真正转机是否来临还有待观察。

  (作者单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所)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e网评

现场·我在我思

来论·工事工评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