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政国际工会维权财经人物网评就业理论视频军事图库民生体育汽车文化企业书画教育娱乐社区旅行公益绿色

中工网评

现场·我在我思

【现场·我在我思】观念的钥匙一转,小康的门就开了

工人日报-中工网 吴迪
2020-08-06 07:14:52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因为妈妈当保姆,小伙子不敢带对象回家。”

  在山西省大同市天镇县的采访中,这句话刺痛了我。好在,这是曾经。

  这个地方东南方向距离首都北京仅280公里。时空的近,似乎并没有触动那些生存问题堪忧的人思想观念上的远。

  “土坷垃里刨生活”是这里最普遍的生存状态,也是延续了千百年的农耕基因。55岁的曹果花大姐告诉我,庄稼人的本分就是种地。但这种本分并没有给家里带来富足,“卖了小米、土豆,一年下来最多攒一万元钱。”

  曹果花在2015年来到被称为“保姆大学”的天镇阳光职业培训学校,接受老年护理专业的培训。这所学校由扶贫办、人社部以及当地政府扶持,不收一分钱,还帮忙牵线找工作、赠送火车票。取得从业资格后,曹果花随同批二三十位大姐,一道赶赴北京,开始了作为“天镇保姆”一员的家政服务生涯。

  在祖祖辈辈都是庄稼人的村民们看来,种地再苦再穷是给自己做,保姆这种伺候人的职业“抬不起头”。为此,刘鲜荣大姐的儿子曾专门打电话给培训学校的负责人李春,威胁他“不要把我妈弄到北京”……

  对于劳动的观念、职业的认同,思想之落后,在这里可见一斑。

  全面小康,不仅是要让百姓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还要让人们实现精神上的富足与自信。

  如何提升精神面貌、改变村民们千百年来的陈旧职业观?腰板直先得富,要想富先修路——为了让农村赋闲妇女“走出去”,当地政府和培训学校铺就这条“路”并不容易。第一关是进村上炕盘腿聊,让村民了解职业的分类、劳务输出的价值;第二关是说服她们接受职业培训;第三关是帮助她们扫清心理障碍,真正迈开步子走向城市。

  这关乎的不仅是劳动模式的变化,更是身份的转变、心态的调整、观念的革新。

  事情在悄悄起变化。一位大姐刚当保姆的时候,每次回村都小心翼翼地让丈夫骑摩托到车站接,生怕被人看到。如今直接打车进村,“让村里人看看,我也有钱了!”而那些曾被称作“×××老婆”的女人们,也让自己的名字在村里叫得响当当。

  现在的曹果花,每月收入五千元左右,“家里装修都是我挣来的!”这句话说得倍儿有底气。而刘鲜荣靠做保姆的收入为儿子在县城置办了房子和车子,如今那小伙子见了李春“羞得想绕道走”。

  一个保姆,一群保姆,“红袄绿裤”走出去,“光鲜亮丽”又回来。来去之间,村民的观念变了,致富的思路宽了。如果说,妇女们脱下泥鞋布衫,学技能走进城市谋生,这种早期变化是在政府和培训学校推动下的被动而为,那么如今“天镇保姆”大军不断扩容,则是观念革新之后,更多赋闲妇女的主动为之。在“保姆村”张西河乡刘伸屯村,村里70%的女性主动要求村支书的妻子带领她们接受技能培训,一个个家庭实现稳定脱贫。她们的丈夫也都受到“职业身份可以大有不同”的影响,从农民转型为电工、护工。

  观念一变天地宽。村民们实现了从“一方水土难养一方人”到“一人持证全家脱贫”的转变,而全面小康的内涵还在不断延伸着。

  采访结束,随行的同事发了一条朋友圈,写道:“许多平凡而普通的人在小小地努力着,那种脚踏实地的劳动和面对困难不想放弃的心情,变成了无边黑暗里的小小星辰,照亮身边的人。”

  是啊,这些妇女在家是“半边天”,观念的变化带来村庄经济风貌的变化,一个人的变化带动全村妇女的变化,最后她们甚至成了撑起县域经济的“半边天”。她们的努力就是“小小星辰”,照亮着“天镇保姆”的金字招牌。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e网评

现场·我在我思

来论·工事工评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