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政国际工会维权财经人物评论就业理论视频军事图库民生体育汽车文化企业书画教育娱乐社区旅行公益绿色

中工评论

现场·我在我思

【现场·我在我思】通勤的路能否不再“漫长”

王维砚
2020-12-09 07:53:11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在早高峰中和清晨的困意缠斗,在晚高峰里被一天的疲惫拖进梦乡,这段“职”与“住”的距离,对大城市的很多上班族来说,仿佛成了“最遥远的距离”。

  近日,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发布的《全国主要城市通勤耗时监测报告》显示,36个全国重点城市中,有超过1000万人正在承受60分钟以上的极端通勤之苦。其中,北京的平均通勤距离达到11.1公里,通勤耗时47分钟,是全国唯一单程平均通勤耗时超过45分钟的城市。

  很快,“超千万人正承受60分钟以上极端通勤”的话题冲上社交媒体热搜,戳中众多网友的“痛点”——“到单位已耗尽我所有力气”“清晨五点,我已在上班路上”……

  作为新晋北京“五环外”人群,每天身处“进城”大军的“潮汐”之中,对于通勤之苦,我亦深有体会——从南五环的家到北二环的单位,这段42公里的距离,相当于一个“全马”(42.195公里),要经过三次换乘、在四条地铁线上辗转,单程通勤时长1.5小时,用“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的路上”来形容也并不夸张。

  面对超长通勤时间,小伙伴们用“习惯了就好”“就当锻炼身体了”等乐观精神练就了一些通勤技能,比如,站着就能睡觉,在狭窄的空间看书追剧。然而,在地铁里“挤进挤出”的时候,我也常常忍不住憧憬,通勤效率能不能再高一些?通勤体验能不能更舒适一些?

  正如上述报告所说,通勤问题正成为制约城市高质量发展和居民幸福感提升的主要因素。优化城市布局、提升公共交通整体供给能力和水平——像我一样的上班族对城市管理者眼含期待。

  眼下,“多中心结构”已成为大城市发展的趋势。但一些大城市多中心结构并不均衡,外围片区中心的功能仍然较为单一,“职住分离”依然明显。在一线城市中,“职住分离度”最低的深圳属于舒展紧凑的“多中心结构”,存在若干专业化的、具有不同产业功能导向的服务中心。这也是深圳通勤效率较高的重要原因之一。

  开车堵、公交慢、地铁挤——提升公共交通整体供给能力和水平,提升上班族通勤的幸福感,需要不断优化解题思路和方案。

  有报道显示,今年北京市百项疏堵工程将于年底前全部完成,其中20项市级疏堵项目已完成16项,在经历了增设主路出口、隔离带打通、局部加宽改造等“手术”之后,不少路段的拥堵状况得到缓解。

  此前,上海凭借“智慧治堵”成功跌出“十大堵城”,把信号灯一秒一秒地调整,交通部门一个一个路口实地调查、改进,不只考虑一个路口的情况,而是优化整个区域的平均车速,这些都是可以复制和借鉴的经验。

  除此之外,可以努力的方向还有很多,比如,发展公共交通,提高内城轨道交通密度和通达性;基于城市功能合理分布的角度考虑路网形态的改变,通过增建支线、放射线等方式,增强内城地铁各线路之间的联结度,提升快速消化郊区进城流量的能力;打通公交专用道,开通更多的微循环线路,“上新”更多定制上车点,等等。

  当然,有些改变正在发生。夏季时,一些城市将地铁线车厢分成了“强冷”与“弱冷”;冬季的地铁座椅和把手,自带加温功能……这些小细节都让上班族于细微处感受到城市的温暖与善意。

  上班的路、回家的路,快一分钟有快一分钟的进步,少一次换乘有少一次换乘的欢喜。让更多人时常感受到这些“小确幸”,提升城市的“治慧”,需要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前行……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网评

e网评

现场·我在我思

来论·工事工评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