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评论

中工时评

中工时评:高校禁酒与其一纸禁令不如协商

张世光
2018-12-10 13:55:40  来源:中工网

图为:目前,学校领导、校保卫部、学生志愿者与民警组成联合督察队开始排查校外喝酒,共同开展校园周边学生纪律督查工作。图片来源:“西安翻译学院”微信公号

  学校是育人的地方,让学生明白饮酒过量的坏处是理所应当的教育,这一点不容指摘。只是,教育的具体方式还是可以探讨的,比如,可否从“居高临下”的禁止变为“平等相待”的协商呢?

  要知道,高校里的大学生并非是中小学生,他们都已经超过了18岁,是成年人了。既然是成年人,凡事就应该按照成年人的规矩和规律来办。

  比如,成年人可不可以喝酒呢?当然可以了。各个国家都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烟酒,但是没有在成年人群体中再划分出大学生这个群体作为例外的。

  我不想去引用圣贤所言的“斗酒诗百篇”“饮者留其名”之类的话来强词夺理,但从实际角度来看,相对于中小学生来说,大学生除了学习之外还有着丰富的课外实践和课余生活。在参加一些活动和聚餐的时候,饮酒是不可避免的——对于成年人来说,这也没有什么可批评的。

  不要一说饮酒就联想到酩酊大醉、烂醉如泥,不是每个成年人都如此嗜酒如命,是非不分的。作为成年人,大学生有足够的理性来判断如何喝酒,喝多少酒。否则的话,每年几百万的大学毕业生进入社会后,怎么没听说有多少是因为饮酒丧命的?如果毕业后不会嗜酒成性,在校期间怎么能会呢?难道说,是在毕业之后与进入社会前的一瞬间顿悟明理的?

  所以,我们要相信作为成年人的大学生的理智和理性。

  当然,不能否认学校出台这样的禁令是有着一片好心的。

  防止学生酗酒,为那些本来不想喝大酒但又碍于面子的同学提供保护,防止因为不自量力或失控的饮酒之后造成学校风气的败坏,学业成绩的跌落,甚至是学生生命财产安全的损失。这些恐怕都是学校出台禁酒令的初衷。

  当然,这里面不可排除的一个因素是,学校出台禁酒令也有“自我保护”的因素在其中。一旦学生要是因为饮酒而在学校出现了事故,家长岂能不向学校“兴师问罪”。

  只是,好的心意还需要好的方法来落实。

  比如,学校可否将这种“一刀切”变为签订协议书。

  禁令是从上而下的要求,而协议书是双方平等的约定。禁令是不容置疑的而协议是可以商量的。在协商的过程中,学生深度参与其中,既对饮酒的是是非非有了经过讨论后的明理,也通过协商的过程学习了什么叫做沟通,如何表达意愿,怎么判断利弊。

  退一步讲,哪怕协商的文本内容还是原来的禁令内容,但作为协议,文本的题目和说话的方式都要进行改编。最重要的是,要将禁令的“一对多”的传播改为协议的“一对一”传播,让每个学生都要与学校签协议。

  可别小看这个一对一签字的过程,不仅保证了学生对于原来“禁令”中的内容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同时,也让学生们得到了一个成年人应有的尊重。这个签协议的过程,何尝也不是一个学生懂得平等对待,为自己负责的教育过程。

当然,签协议也不一定能保障学生在“饮酒”方面万无一失,只是一旦真的出事了,也有作为成年人签订的协议作为责任划分的依据。在某种程度上,对于那些极少数怎么教育也拦不住的学生来说,在出现问题后,这份协议也依然履行着学校对他的教育功能——让他明白什么叫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本栏目文章系中工网原创,网媒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中工网”,平面媒体如转载须经本网授权许可)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人物

  • 绽放在列车轮轴旁的“芳华”更该拥有“票房”

    近日,中国铁路推出了一期新时代铁路榜样,她叫雷立,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成都动车段运用车间技术室副工长雷立。

  • 嘲笑寻人志愿者才是“狼来了”

    浙江乐清一个男孩失联,其父亲连发朋友圈寻人,奖金从二十万提高到五十万,谁也没想到,真相却是孩子的母亲为了“考验”父亲而制造的虚假警情。乐清失联男孩事件,已经被事实证明了是一出自编自导自演的“狼来了”闹剧。虽然追溯当初,男孩母亲想要“考验”的是男孩父亲

  • “哈尼克孜现象”说明了什么

    最近,新疆舞蹈演员哈尼克孜着实“火”了一把。笔者希望类似的“哈尼克孜现象”在今后能常态化,产生更加广泛的审美效应,从而让各族人民都参与到建设祖国大家庭的伟大事业中来!

  • 记住这些面孔 更加珍惜和平

    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博消息,两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赵金华和陈广顺于日前先后去世。在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即将到来之际南京大屠杀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桩惨案。然而,在战争结束后,日本岛内总有一些人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存在,淡化他们应该承担的历史责任。

一周看点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