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评论

民生

冒雨举办越野赛 少了一点安全顾忌

堂吉伟德
2018-09-25 09:58:28  来源:北京青年报

  9月22日4时30分,第二届潇湘100天门山国际越野赛在张家界市永定区举行,来自中、美、英、瑞等国内外2500余名选手参加比赛。据参赛选手马奔介绍,赛事当天基本全天在下雨,比赛包括爬山、穿越河沟、公路奔跑等项目。因为下雨,山路湿滑泥泞,一些山路几乎是垂直90度的坡,在30公里的赛事中,一名女选手不幸遇难。

  凡体育赛事皆有安全风险,同时举办方还会为运动员购置意外伤害险之类的保险,用以提供经济补偿的兜底。受伤致残或者死亡,固然是小概率事件,不过也时常发生,因而应当防患于未然,做好安全措施以最大化减轻风险,哪怕是运动员与组办方之间签订了安全责任书以明确各方责任,不过一旦出现了安全事故,赛事主办方即便出于人道主义关怀,也无以摆脱干系。更何况做好各种风险预判,尽量控制安全隐患的发生,属于赛事主办方的天然职责,也是界定其责任大小的重要参考。

  相比于室内赛或者其他赛事,越野赛对天气有极高的要求。由于雨天的安全风险高于晴天,因而通常都会把比赛安排在较好的天气下举行,遇到下雨都会选择取消比赛。如果非得要在雨天等特殊情况下继续比赛,则应采取更为有效的安全措施。正如律师所言,若是主办方预料到雨天比赛的危险性,未采取相应的防控措施而继续比赛,除了应承担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外,还有可能承担相应行政责任甚至刑事责任。

  雨天组织赛事,容易把小概率事件变成大风险,赛事承办方对参赛选手遇难事件应承担过错责任。明明在事先就应当停止比赛,结果非得等到出了事故之后才中止比赛,如此做并非明智选择。虽然赛事官方可以用“赛事本身有风险”和“参赛者有相应的比赛经历”,包括赛事过程中所采取的必要措施来解释,但都不能作为推脱自身责任的理由。根据《侵权责任法》第37条的相关规定,赛事承办方是否承担过错还需要综合评定,但此次事件的发生,对时下已相当泛滥的体育赛事组织提出了安全警示。

  近年来,在“经济搭台,体育唱戏”的模式下,一些地方热衷于举办各类大型的国内国际赛事。以上海为例,平均每年举办的国际、国内赛事在160次左右,此外还有形式多样的全民健身赛事。英国权威体育营销研究机构SPORTCAL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中国已成为全球举办体育赛事排名第一的国家。据中国田径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马拉松赛事仅为12场,而到了2016年,全国有超过200场马拉松赛事。

  体育赛事越来越多甚至有泛滥之势,就必然导致赛事组织和举办的粗糙和随意化,并由此出现了诸多低级失误,包括南昌国际马拉松成绩单撞脸,贵阳马拉松完赛奖牌上的英文拼写错误,清远马拉松比赛中跑友把肥皂当成了面包吃等等。赛事承办方专业性不足而精细化程度不高,出现大概率的安全事故就无以避免。冒雨举办越野赛少了一点安全顾忌,也使地方政府热衷于举办体育赛事而形成的“火热场面”下赛事量质脱节的问题再次被凸显出来。若不能从个体问题看到整体状况,着手从控制赛事数量并提升赛事质量,对赛事组织的质量进行综合评估,则赛事安全隐患突出的问题就始终难以得到解决。

  有安全保障才会有真正的效益分享,举办体育赛事才不会失去初衷。少一点利益考量而多一些安全考虑,基于生命至上的比赛才会有质量支撑,“城市名片”才会打造得美丽而光鲜。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 中工时评:“数一亿粒米”现象并非个案

    小学阶段的学生,归根结底还是孩子,通过学校教育,孩子应该具备良好的思想品德,基本的辨识能力和生活能力,最终具备能够进行下一阶段初中学习的学习能力

  • 中工时评:95后新员工缘何爱跳槽

    到今年秋天,第一批步入社会的95后大学生,工作正好满一年。但是,与他们的前辈相比,90后的跳槽更加频繁,短短一年时间里,许多人已经开始做第二份甚至第三份工作了。

  • 中工时评:中非合作:让历史告诉未来

    一边是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一边是拥有世界最多发展中国家的大洲。金秋九月双方在北京的一次次“握手”,再次唤醒了两块大陆有关友情的温暖回忆

  • 中工时评:重信务实成就中非友谊

     在9月3日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开幕式上,习近平主席发表了题为《携手共命运 同心促发展》的主旨讲话,指引打造新时代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

人物

  • 高铁院士王梦恕走了

    王梦恕的人生成长与中国铁路的建设和发展密不可分。他1956年考入唐山铁道学院,1964年从该院桥隧系隧道工程专业毕业1965年,北京地铁1号线开工建设,27岁的技术员王梦恕纠正了隧道内净空确定未考虑施工误差、贯通误差的重大设计失误。

  • 直面残缺的人生

    朱鹏3岁户外活动时不慎触及高压电线双臂被截肢。出医院第二个月,被父亲狠心逼着每天用脚训练写字,并逐渐学会了用脚打理生活上的一切。读者自会通过合理想象来填充朱鹏生活的细节。一个主要肢体残缺的人要过上“正常”生活,必定要在其他方面非同寻常。

  • 高铁“座霸”再现 罚则明晰才能根治

    19日上午,永州—深圳北G6078列车上,一位女乘客再现霸座行为。据了解,这名女乘客车票标注的座位是靠过道上个月高铁“霸座男”曝光后,不少人或许都认为网络曝光、舆论谴责加上后续的失信惩戒,会让后来者引以为鉴。但不到一个月,女版“座霸”又再次出现,无疑大大超出了人们的常识预期。

  • 那盏煤油灯辉映王继才的一生

    江苏省灌云县开山岛民兵哨所所长王继才,守岛卫国32年的感人故事,传遍大江南北。笔者常常在想,无数个孤岛之夜从照片上看,那盏锈迹斑驳的煤油灯,主体是十多厘米高的玻璃盏子,外围有铁片为套。油润的灯芯,火柴一点就可以燃着昏黄摇曳的光。

一周看点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