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评论

工媒聚焦

“网约工”的合法权益应得到更多保障

苑广阔
2018-09-28 11:04:06  来源:中工网—《劳动午报》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将网约工等灵活就业人员纳入工伤保险保障范围,以此给他们提供更好的法律保障,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他们与互联网平台之间的法律关系问题。

  接了1573单,累计缴纳3696元的保障费,却只有1万元赔偿。近日,某网约车平台代驾司机王灿在湖南发生交通事故意外去世后,家属发现,该平台此前承诺的最高120万元的意外身故保险,“缩水”成了1万元。有数据显示,目前我国通过互联网平台提供服务的网约工人数约为7000万;到2020年,这一数字预计将超过1亿,其中全职人员约为2000万人。(9月25日《工人日报》)

  代驾司机王灿的遭遇,并非个案,而是在全国约7000万网约工群体中的一种普遍现象。 在很多人看来,“网约工”是一种时尚而光鲜的职业,他们平均收入水平不低,经常传出外卖小哥月入万元的新闻,而且工作时间自由,不用朝九晚五。但是,这只是他们职业的一面,还有另外一面,则是职业的危险程度高,同时缺乏必要的劳动保障,也鲜有普通上班族的“五险一金”,更没有加班费、双休日的说法,而一旦在工作中发生交通意外、劳动损伤,也很难得到互联网平台的保障。用一些“网约工”自己的话说,目前他们是“社保福利无人管,抽成罚款不手软”。

  随着这一群体的规模越来越大,与互联网平台之间导致的劳动纠纷也越来越多,说明围绕他们的劳动权益保障问题,不能再继续忽视甚至是无视下去了。为此,曾有喜欢较真,同时权利意识也较强的“网约工”为了自己的合法权益问题向劳动保障部门申请劳动仲裁,结果却被仲裁部门驳回了诉求。因为在劳动仲裁部门看来,二者之间不是管理与被管理的隶属关系,不符合劳动关系的基本特征。以网约车司机为例,他有选择做或者不做这项业务的自由,他们只是一个简单的合作关系,或者他们是一个临时性的或者较为松散的约定,并不具备劳动关系中的这么强的人身依附性。

  这就把全国数千万“网约工”置于一种极为尴尬的境地,一方面是他们对自身合法权利的诉求;另一方面则是目前国家法律法规对他们与互联网平台之间的法律关系规定过于模糊。这就导致网约工一旦出现工伤意外,劳动者保障几乎处于裸奔状态。网约工跟平台之间的法律关系缺乏操作指引,网络平台为了规避自己的法律风险,有意识地不履行自己相应的义务,有意识地把风险转嫁给网约工自己。

  问题怎么解决?如何通过法律法规的完善,消除法律上的模糊地带,成为网约工群体劳动权益保障的关键。2010年,修订后的《工伤保险条例》将适用对象扩大到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律师事务所等组织的职工,已呈现出社会化趋势。如今,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将网约工等灵活就业人员纳入工伤保险保障范围,以此给他们提供更好的法律保障,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他们与互联网平台之间的法律关系问题,明确双方的权利、责任与义务,避免更多“王灿事件”的发生。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 中工时评:“数一亿粒米”现象并非个案

    小学阶段的学生,归根结底还是孩子,通过学校教育,孩子应该具备良好的思想品德,基本的辨识能力和生活能力,最终具备能够进行下一阶段初中学习的学习能力

  • 中工时评:95后新员工缘何爱跳槽

    到今年秋天,第一批步入社会的95后大学生,工作正好满一年。但是,与他们的前辈相比,90后的跳槽更加频繁,短短一年时间里,许多人已经开始做第二份甚至第三份工作了。

  • 中工时评:中非合作:让历史告诉未来

    一边是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一边是拥有世界最多发展中国家的大洲。金秋九月双方在北京的一次次“握手”,再次唤醒了两块大陆有关友情的温暖回忆

  • 中工时评:重信务实成就中非友谊

     在9月3日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开幕式上,习近平主席发表了题为《携手共命运 同心促发展》的主旨讲话,指引打造新时代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

人物

  • 李德威生前身后巨大反差 是什么击中了大众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教授李德威去世近半月,有关他的舆论热潮一直高涨。几天前,他的同事、中国地大知识产权与成果转化处罗林波发表署名文章《李德威教授生前无名,死时信息爆炸,只因身上有种时代奇缺的东西》,再度刷屏。——诚如斯言,李德威生前身后声名的巨大反差,值得观察。

  • 高铁院士王梦恕走了

    王梦恕的人生成长与中国铁路的建设和发展密不可分。他1956年考入唐山铁道学院,1964年从该院桥隧系隧道工程专业毕业1965年,北京地铁1号线开工建设,27岁的技术员王梦恕纠正了隧道内净空确定未考虑施工误差、贯通误差的重大设计失误。

  • 直面残缺的人生

    朱鹏3岁户外活动时不慎触及高压电线双臂被截肢。出医院第二个月,被父亲狠心逼着每天用脚训练写字,并逐渐学会了用脚打理生活上的一切。读者自会通过合理想象来填充朱鹏生活的细节。一个主要肢体残缺的人要过上“正常”生活,必定要在其他方面非同寻常。

  • 高铁“座霸”再现 罚则明晰才能根治

    19日上午,永州—深圳北G6078列车上,一位女乘客再现霸座行为。据了解,这名女乘客车票标注的座位是靠过道上个月高铁“霸座男”曝光后,不少人或许都认为网络曝光、舆论谴责加上后续的失信惩戒,会让后来者引以为鉴。但不到一个月,女版“座霸”又再次出现,无疑大大超出了人们的常识预期。

一周看点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