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评论

中工时评

中工时评:遏制游戏成瘾不能只靠企业自律

朝阳
2018-07-02 09:52:58  来源:中工网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本月发布的新版《国际疾病分类》,“游戏障碍”即通常所说的游戏成瘾,被列为一种精神疾病。在《国际疾病分类》的描述中,将这一精神疾病的表现形式描述为“过于频繁地玩游戏”。“过于频繁”的表现有三个特征,一是无法控制玩游戏的时长和强度;二是将游戏置于比工作生活更优先的位置;三是即便知道有负面后果,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玩游戏。

  也就是说,玩游戏不是错,但不能自制地玩,已经成了一种病。在一些发达国家,游戏成瘾早已被判定为疾病,美国精神疾病协会早在2013年就将“网络游戏障碍”条目设置在《精神障碍与统计手册》中。

  相对于成年人而言,未成年人自制能力弱,对事物判断能力不足,是游戏成瘾的易感人群,加之其没有稳定收入来源,一旦成瘾,影响的不只是学习本身。而许多游戏成瘾的年轻人,其成瘾原因,也可以追溯到未成年人时期对游戏的沉迷。

  事实上,未成年人接触电脑游戏的时间和频率并非不可控:在家庭中家长可以实现对电脑的控制;走出家门和校园,网吧需要身份证方可开机。但是,纵观整个游戏产业,电脑游戏的份额正在减少,而手机游戏却在崛起。手机随身携带,且已经成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工具,学校和家长难以控制孩子持有和使用。

  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和国际数据公司联合发布的《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就显示,去年,我国游戏市场,移动端游戏收入占比高达57%,份额持续增加,实际销售收入超过1100亿元,而客户端游戏,即网络游戏,份额降至31.9%,单机游戏市场份额仅有0.1%。

  相对于网吧的年龄限制,我国对于手机游戏及其消费者的防沉迷措施非常少。目前,企业自律式的措有:在游戏进入页面上加上防沉迷标志;为未成年人设定了所谓日消费上限等。但如何判定游戏者是否为未成年人却非常宽松,有的日消费上限甚至远远高于社会平均日工资。

  企业真的没有办法遏制游戏玩家沉迷其中么?当然不是。游戏运营方在游戏中扮演的是“上帝角色”,在虚拟世界中有绝对的规则制定权,游戏玩家在意的是胜负、升级、得分等游戏结果,只要在规则设定上对长时间在线者进行负面倾斜即可,比如“经验减少”、“攻击力减弱”等。但是,鲜有企业做出这样的举措,原因也不言而喻,没有人愿意自己砸自己的饭碗。甚至还有人将游戏沉迷与电子竞技、文化娱乐相混淆,以乱视听。

  遏制游戏成瘾,关乎未成年人成长,也关乎他们成人之后,能否保持健康的工作和生活习惯,只靠企业自律是无法实现的。有关方面应当健全相关管理机制,特别是对手机游戏进行有效监管。学校也应组织多方面的文体活动,将易沉迷的电子游戏从未成年人的时间表中“挤压出去”。

  除此之外,心理疏导也不容忽视。根据国家卫计委的数据,我国精神科执业(助理)医师只有2.7万人,而负责临床心理治疗的心理治疗师仅有5000余人,人数和配比均远远不及发达国家,也无法满足社会所需。与此同时,对游戏成瘾者的相关临床心理学研究,也需要提上日程。

   (本栏目文章系中工网原创,网媒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中工网”,平面媒体如转载须经本网授权许可)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人物

  • 捐助乡梓 星光闪耀

    7月10日香港慈善家田家炳辞世,享年99岁。这位自许为“一粒小小尘土”的老人,被很多人深情缅怀。对田家炳这三个字,许多人耳熟能详。因为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中学、小学、幼儿园遍布各地。这位生于广东大埔的老人

  • 不朽的失败者

    很多中国人,在小时候都曾听过一首著名民谣——《蓝色的亚得里亚海》,这首歌来自克罗地亚。歌词里所描述的“故乡”,就在首都萨格勒布西南方向沿海,与波黑接壤的达尔马提亚地区。

  • 一路逆袭 放羊少年迎来等待已久的“梦幻”绽放

    无论是世界杯赛上的曲折经历,还是过去多年的无数挫折,都写尽了“艰辛”与“不易”,不难想象他们在艰苦中勉力前行的画面。

  • “华为女王”孙亚芳

    孙亚芳提出,只有运营商赢得利润,赢得生存能力,设备供应商才能生存。

一周看点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