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评论

中工时评

中工时评:别让“不敢”成为教科书式执法的绊脚石

张世光
2019-01-09 14:16:53  来源:中工网

图为:今年5月,网民上传的一段上海民警街头执法的视频,被网民称为“教科书式执法”。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日前,司法部副部长刘振宇在谈及2018年上海民警“教科书式执法”时表示,这是一次非常规范的执法,同时也明确,司法部要求各地区、各部门在今年3月底之前对本地区本单位的执法标准、用语指引进一步细化。

  某种程度上,这可以看做是官方对于“教科书式执法”的肯定,同时也是对更多“教科书式”执法的一种呼吁。

  “教科书式执法”因其依法依规、严格有序、惩恶扬善、敢于较真儿、动真格而得到来自官方和民间的双重点赞。然而,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教科书式执法”之所以还能够成为新闻,说明了他还并未得到普及。更多“教科书式执法”的出现,无论在惩治违法犯罪还是在普及守法常识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然而,要想有更多“教科书式执法”的出现,首先要破解的是基层执法者的“不敢”情绪。

  首先,这种“不敢”可能是因为不会。

  回顾上海民警的“教科书式执法”,因执法者本人也常年担任教官工作,所以,对警告次数、警械的使用不仅依法依规而且应用熟练。要想让基层每一位执法者都做到这一点,恐怕还需要时间。能有多少学员都能够达到教员的水平,能有多少学员都能掌握规范的指导要求,这都关系着“教科书式执法”能否更多乃至普及。

  特别是在实操阶段,在与当事人对峙过程中,能否临危不乱、控制情绪、稳定发挥,这都是需要长期的训练和学习的。

  此外,公安系统的执法是否适用于城市管理的执法,检察院、法院的执法又如何在保持教科书标准的同时不失去自己的行业特征、特色,这些不仅需要基层执法者掌握,同时也需要顶层与时俱进的设计与规范。

  其次,这种“不敢”可能是因为害怕监督。

  回顾上海民警被点赞的“教科书式执法”是一次妥妥的镜头下的执法,尽管公安部要求干警要习惯在镜头下执法,但对于基层执法者来说,对这种“镜头下”的适应还需要时间,目前来说还是比较敏感甚至抗拒的。

  然而,与其被动地忍受、接受在镜头下接受执法监督,不如是欢迎执法时监督的镜头。因为,在镜头下的执法不仅会让督促执法者的内心更加紧靠“教科书”的规范,同时,这种监督也是在帮“教科书式的执法”自证清白。

  比如,多一些镜头、多一些角度拍摄,有时候反而会让被执法一方的断章取义无处隐藏,让自说自话难以“圆满”。

  最后,这种“不敢”也可能是因为缺少撑腰的底气。

  有时候“教科书式的执法”并非是“一团和气”的,必要的情况下,是有冲突、有碰撞的。然而,这种为了执法而出现的不可避免的硬碰硬一旦上传到网络上,可能就因为某一句话、某一个动作而引来不小的麻烦。

  虽说所有的争议都会经历调查取证,最终也会水落石出,但在查明事实后是大事化小,息事宁人,还是郑重宣布,大张旗鼓,对于那些敢于进行“教科书式执法”的人是有区别的。

  最近一段时间,不少基层纪委公开宣布了一些诬告案例,为那些被冤枉的被告官员力证清白。这种大声的宣告实际上就是在给那些想干事、敢干事、能干事、能干成事的干部撑腰,也在给其他干部树榜样、做示范。

  对于那些敢于实施“教科书式执法”的执法者来说,这种有力的“撑腰”同样重要。

    (本栏目文章系中工网原创,网媒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中工网”,平面媒体如转载须经本网授权许可)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人物

  • 我们的目光在辽远星空

    “因什么而坚定?”在南仁东看来,是为了一个了解宇宙的梦想,为了一座让中国傲然于世界的国之重器中国制造、中国创造、中国建造离不开每一位科学家、工程师、“大国工匠”的开拓与付出【人物】“天眼”之父南仁东【故事】天文学家南仁东是“中国天眼”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工程(简称FAST)的发起者和奠基人。他主导提出利用我国贵州省喀斯特洼地作为望远镜台址

  • “大国重器”守护者 三峡电厂精益生产管理团队的故事

    2018年12月25日,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发布第三届“央企楷模”,经推荐遴选,中国航天科技孙泽洲、兵器工业集团邹汝平、中国华电艾尔肯·买买提、南航集团刘宇辉、中国建材彭寿、中国中铁王杜娟(女)等6名个人,中国石油亚马尔项目团队、中国三峡集团、中国远洋海运中远海运(比雷埃夫斯)港口有限公司项目管理团队、招商局集团科伦坡国际集装箱码头管理团队等4个集体荣获第三届“央企楷模”荣誉称号。

  • 勇当冲锋在前的战士

    320国道,从云南德宏通往上海。在抗日战争时期,它有另外一个响当当的名字——滇缅公路。被誉为“中国缉毒第一站”的木康边境检查站便驻守在这条咽喉要道上。我与木康结缘是在2008年,那一年,刚从警校毕业的我光荣地成为一名武警。记得第一次到木康站学习时,就被木康的故事深深震撼。

  • 为“孤岛村医”点赞,更须关注医疗资源下沉

    因村民分散住在孤岛上,安徽省金寨县村医余家军19年来驾船随时出诊,风雨无阻。他说,只要岛上还有一个人需要“身背药箱除疾病,越岭翻山雨里来。”“孤岛村医”余家军放弃走出农村的机会,以非医非农的尴尬身份,19年摆渡于一座座孤岛之间

一周看点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