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民生-正文
李晓亮:“摇号猫腻”症结凸显公共交通焦虑
http://www.workercn.cn2012-12-13
分享到:更多

    前段时间,北京出了一个被戏称为“摇号帝”的牛人,在北京中签率持续走低(11月降至67比1)的情况下,那个神奇的名字“刘雪梅”却能连续7个月中签;更巧的是,公安部交管局恰好又有位与之重名的副处长。

    如此高度巧合之事,在一个公平领域中向来缺少奇迹,而某些灰色地带却奇迹迭现的时候,自然引来了对摇号舞弊的群起质疑。但至少这事儿上,“阴谋论”没站住脚。媒体调查发现,“摇号帝”系重名并无猫腻。且昨日有后续报道进一步证实这一点:《律师获准核查“摇号帝”中签“刘雪梅”为重名》(12月12日《新京报》)。

    向北京交通委申请摇号信息公开的律师田小皖,在查阅资料后称,中签的7位“刘雪梅”身份证号均不相同,只是重名。

    所以在备受质疑时,北京市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办公室发出声明重申:“我们确保每个符合摇号资格的申请人都能够获得公平、公正的对待。”然而这个声音却显得有些无力。因为除了“摇号帝”的重重巧合外,后来还出现了一次“北京交管局官员宋建国因摇号违规接受调查”的传言,但就在微博热议当天,官方就迅即回应:“消息不属实”,“未被立案调查”。可是,这个简短辟谣声明也未完全打消公众疑虑。

    现在媒体调查称,知情人士澄清宋建国只是协助调查,涉案的是他儿子与秘书,两人涉嫌倒卖车牌,“不需摇号即可以20万元左右的价格购买京A车牌。”对此,官方未予回应(12月12日《法治周末》)。

    当然,是否存在倒卖车牌牟利、是否发现权力寻租、是否已经如传闻所言形成了利益链条?这些囿于信息的不对称,单凭外界的来自个体经验的直观印象,也只能是自说自话,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只要没有什么特别刺眼的极端案例,官方大可不予回应或简单回应辟谣。但是这些却无助于完全消弭郁积其上的摇号疑云。

    新闻中有“最初在北京执行摇号政策时,北京的4S店、二手车经销商大概备案了将近两万个二手车车牌。”而这些车牌显然并非来自其后才推行摇号政策的“摇号池”。消息是否属实还不得而知,而如果属实,“号内号外”,迥然有别的“双线叙事”,自然也有面目可疑、亟须权威解惑释疑的地方。

    而且,这样的“先知先觉,特事特办”的操作路径,不也正是摇号政策现在受到质疑的关键所在吗?诚然,单从技术角度讲,“在程序计算公式完整可信的情况下,要想在摇号本身上做文章很难,可操作性不大。”可是“谁来监督交管局当月发放的牌照就是中标号码,是否多放了、多放给谁了、为什么多放,这部分是缺乏监督的”。这是北京市政协委员的疑虑,也是最有代表性的质疑。

    中签率低是事实。在事实面前,确有一种尴尬的“平等”,就是大家都不容易摇中。但是这样的低效“公平”,并非民众所需。摇号限购是交通管制的一种。需求和供应的严重不对等,说明民众旺盛的公共交通需求被强烈遏制了。而车号成了行政管控下的稀缺资源,寻租就变得更加容易。

    真正的症结还在于公共交通诉求得不到满足。这甚至和“中国式过马路”一样,路权不平等是症结。城市交通文化在应对拥堵之外,还应最大程度地考虑人的利益诉求。以人为本的公共生活,不应出现不管是你挤公交、挤地铁,还是选择开车都无法缓解你的交通焦虑的尴尬。更不会出现欲开车而不得——因为你连号都摇不上的痛苦。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