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支出”是财政预算的难言之隐?

 

  近期,中央部门和一些地方陆续公开了2011年预算,对多数中央部门来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而且,今年预算公开的范围和深度也有所扩大,有些地方已涉及三公消费等“敏感”内容。但记者发现,公开的预算中,“其他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非常高,最高达到42%。人员工资以及行政成本等“不宜公开”的项目,都被藏进了“其他支出”中。
  公开的预算中出现这么高比例的“其他支出”,显然不正常。这样的预算公开,公众看不懂,可监督性不强,效果大打折扣。那些被隐藏起来的“不宜公开”的项目,可能正是人们最关心的、最需要阳光曝晒的部分。

 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其他支出”


什么是“其他支出”

  其一是技术上的,政府部门借口技术上的问题,认为政府的一些开支不好列入其他项目中去;其二在于政府部门借口一些涉及国家秘密之类的开支,不好直接列入其他项目之中;其三,目前根本没有法律来强制政府部门必须进行预算公开,,明确“其他开支”的范围。


“其他支出”存在的原因

  据知情人士称,“其他支出”让一些地方、部门爱不释手有两大原因,一是看不到具体支出用途,人大审议时好通过;二是预算法规定,年度中财政资金在科目间“流转”不需人大审批。按照一位财政官员的话来说,“支出能靠民生的早就靠了,有一些不便暴露的放在其他支出”。



实例:地方政府的“其他支出”

  比如北京市2011年市级一般预算支出情况表中,最大的一项为教育支出,达226亿,而第二大支出项即为“其他支出”146亿,占总支出的11.6%。福建省泉州市洛江区2010年预算支出中,“其他”支出是数额最大的一类,占一般预算支出的17.5%。这哪是“其他”而是“主要”了。

 

经验之谈:香港的财政预算

  就目前情形看,要删除预算中的“其他支出”尚不现实,但是,要求降低在财政支出中的比重是必须为之的。办法除根据专家的意见外,改变目前单纯按功能分类的预算,引进按经济分类的预算,有必要借鉴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预算编制和公开办法,其特点有三:一是全程公开,高度透明,二是高度细化,三是民众参与度高。三者相辅相成,民众之所以乐意参与预算编制和审查,因为政府列出的开支具体详尽,各项内容都事关百姓的切身利益,而且都是毫无保留地公诸于众。他们的预算细到什么程度呢……

背景知识:财政预算

  财政预算是政府活动计划的一个反映,它体现了政府及其财政活动的范围、政府在特定时期所要实现的政策目标和政策手段。它作为一种管理工具,在日常生活乃至国家行政管理中被广泛采用。就财政而言,财政预算就是由政府编制、经立法机关审批、反映政府一个财政年度内的收支状况的计划。

 另类解读:预算公开的动力

  当前预算公开的尺度,经济学的解释依旧是行政定价。充其量,不过是行政定价为主导,内部有限的市场定价为补充。在这一点上,预算公开的进程很有点类似于发改委和那些垄断巨头的关系。你不能说市场化不是他们的追求,但什么样的市场化,以及如何市场化,至少在目前,却不是市场说了算。

往 期 专 题

 知识价值切莫被行业暴利所捆绑

中工网评论频道出品

电话:010-84151748
邮箱:comment@workercn.cn
 “其他支出”的消极影响

 
滋生腐败的温床

  对一些地方政府预算中的“其他支出”,基本上可以进行“腐败推定”。假如干干净净的话,何必这么躲躲闪闪?政府部门在预算上的这种姿态,可谓自证支出的不正当。给支出贴个“不宜公开”的标签,等于告诉纳税人,我这花费很不正当,怕您见笑,不好意思让纳税人您看到。

预算公开的阿喀琉斯之踵

  实际上,目前几乎各级政府的“其他支出”都是所有二十几个类中数一数二的大支出,如此庞然开支却无明细账本,雾里看花,终隔一层,公开是公开了,但公众还是不清不白,监管自然无从谈起。将饱受非议的支出项目包装成冠冕堂皇却又无法细窥的“其他”条目,公开势必落入形式主义窠臼。

实例:奢侈的的消费清单

  2009年被调查的湖南省浏阳市广电局长的奢侈消费清单中,足浴中心、餐厅包厢、西餐厅、水疗中心等都是通过“其他支出”列支。也就是说,不好处理的、超标的、不想让老百姓知道的都算“其他”。“其他”成了一个筐,不想让公众明白的就往里装。

 破解“其他支出”的谜题

预算公开亟须公布“其他开支”账本

  预算公开一度被认为需要专业知识才能看明白,每年两会上都有类似的报道倾向,要求预算报表明白易懂。言下之意似乎是,不是预算公开的责任部门不愿意公开,而是有资格审查的人看不懂。从媒体的报道看,这是一个被有意无意模糊了的印象……


财政预算的科目设置亟须规范

  由于中国仍未按经济分类编制预算,所以“三公消费”消费尚无法统计,即使公布到“目”一级,也看不到“三公消费”支出。既然国务院为公开部门预算列出了时间表,为何不能自上而下对现行的预算科目进行重新设置,拟或是单独增设一个“三公”科目,让相关支出“对号入座”呢?


“其他支出”并非“乾坤袋”

  首先是正本清源,在编制财政预算时应将“其他开支”的大致内容等进行公开;其次是“按照预算法的有关规定,进行细致的审计和监督;然后,杜绝借科目流转用“其他开支”掩盖不合理财政开支的行为;最后,对“其他开支”这个财政预算项目,要推行决算问责制度。

 

 

 

 

   
  结语:
 

   预算公开的推进,首先需要加快修订出台新的预算法,以法律的形式,确定预算公开内容、范围和形式,减少公开的随意性和模糊空间;更重要的是,各级人大要切实履行职责,严格预算审查监督,积极推动预算公开。其实,这么高比例的“其他支出”,甚至在“其他支出”里还有“其他”,似乎发誓要把人搞晕。那些被隐藏起来的“不宜公开”的项目,可能正是人们最关心的、最需要阳光曝晒的部分。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