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热点聚焦-正文
朱少华:难言之隐,岂能“其他”了之
http://www.workercn.cn2011-04-12
分享到:更多

  尽管中央部门和陕西、广西等地方近期陆续公开了2011年预算,且今年预算公开的范围和深度进一步加大———北京市已经公布公车支出资金,但大多数被认为“不适宜”公开的预算条目仍隐藏在名为“其他支出”的大类里,其中包括政府人员工资以及行政成本等。(据4月11日《济南日报》报道)

  在财务的支出账务中,“其他”原本是一些微小的综合项目。一般数额都很小,甚至是无关紧要的。但是现在看来,“其他”不仅是一个筐,更像是一个保险柜——几乎所有的难言之隐,都以一个“其他”了之了。不方便一一列支项目,说不清道不明的开支,甚至受法律政策制度所限根本不允许开支的项目,为了能在上级审核中顺利过关,都将其划入“其他”了。如今的“其他”,不仅占账务支出上的比例越来越大,其中的作用和意义更是妙不可言。这个“其他”不仅让老百姓费解,就是专业人员也是一头雾水。

  看看这些地方政府的“其他”支出,比如北京市2011年市级一般预算支出情况表中,最大的一项为教育支出,达226亿,而第二大支出项即为“其他支出”146亿,占总支出的11.6%。福建省泉州市洛江区2010年预算支出中,“其他”支出是数额最大的一类,占一般预算支出的17.5%。这哪是“其他”而是“主要”了。

  这个“其他”大行其道,不仅已经成为地方政府掩盖违规支出的如意“马甲”,甚至也已经成了某些地方掩饰腐败现象的最直接的“遮羞布”。

  不少地方政府之所以喜欢打“其他”牌,就是抱着一种“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心态,名义上政务公开了,透明了,一个“其他”却又把问题掩盖了。透明的政务里面又用一道“其他”的“内衬”遮挡了社会监督的视线。因此,一些地方能把“其他”当成一个大箩筐,而相关部门绝不能再把“其他”等闲视之。在发现和处理起这类问题时不妨就从这些神秘的“其他”上入手,看看里面到底都是一些什么难言之隐?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