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价值切莫被行业暴利所捆绑

 

  这几天在网上一个叫董藩的教授在微博中教训自己的学生:“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 这是我对研究生的要求。培养其财富意识是我工作内容之一,当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自己富了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这还不是最让人吃惊,这位教授的头衔是北师大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尽管现在各个学科都衍生出跨学科专业,但是北师大都开始琢磨房地产了,确实是个值得关注的现象。

 “一石激起千层浪”,董氏言论被口诛笔伐


董藩式成功学缘何犯众怒?

  董藩话音刚落,就受到暴风雨般的谴责,种种足以否定他品德的传言不胫而走。人们为什么生气呢?细究起来,以“身价4000万”来衡量学生是否够格只是表面原因,人们觉得受到冒犯,是因为他倡导的成功学只有财富标准,而无价值倡导,贫穷更被他当作一种可耻的人生挫败。


首先,这是董先生被房地产体制化的本能反应

  与其说董先生是一名高校教师,不如说是一个披着教师马甲的房地产代言人来得更确却。在房地产商的思维里,只有暴利、利益最大化、成功就是赚大钱等市侩逻辑,哪里还有良知、公共利益、多元发展等社会命题?对被房地产体制化的董先生来说,用金钱多少来衡量学生成功与否,可谓房地产暴利思维的下意识反应而已。



其次,这是我们被社会焦虑的集中表现

  这社会追求财富的氛围已经足够浓厚了,实在不需要一个教育者再用这样的方式来强化。而这样的激励,其中所蕴含的对财富的崇拜和可能对社会价值评判标准的影响,正是众多网友为之焦虑并进而批判的地方。董教授该懂得这样的焦虑,也该懂得社会期望教育者身体里流着怎样的“道德血液”。

 

九问“4000万教授”董藩

  其一,衡量人生价值,惟有金钱吗?其二,高学历者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吗?其三,可以简单地将高学历与财富画上等号吗?其四,人各有志。岂能逼迫其汲汲于发家致富,甚至以不发财就不见相威胁?这种暗藏暴力的思维,是为人师者所为?其五,教授有没有权力要求学生必须在40岁拥有4000万身家?其六,试问董教授现在有多少身家?多少身家才配做这些学生的老师呢?其七,董教授为学生定下4000万目标,底气何在? 其八,董教授这种思维会不会产生误导? 其九,又是一次自我的炒作?

董藩教授的回应

  “这个观点以往我在给学生上课时也提过。现在公开提出来,是因为我看不惯当下很多人总抱怨收入低。”“这个数字是15到20年后,我的学生到40岁时的身价,考虑到收入增长等因素,可能也就相当于现在的800万。挣800万在我学生从事的行业里也就能算比较富有,我只希望他们能过得好些。”

 另类解读:师者的“范儿”

  如果是父亲从小要求儿子升官发财,倒也是个人自由,一所作为知识殿堂的高等学府,如果用这种小儿科的标准来要求学生,恐怕是结结实实扇了北师大一记大嘴巴。北师大之所不叫北京教师技术学校,和它的校训很有关系“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它的教育理念传承了中国最古老的师道传统……

往 期 专 题

 谁是这个报告中的“大多数人”?

中工网评论频道出品

电话:010-84151748
邮箱:comment@workercn.cn
 “40岁,4000万”,这句话也没有错误

 
先把董教授的话看明白

  一、董教授本人是研究房地产的。二、他所提的要求,也是针对他的研究生。后一句,即“对高学历者来说,财富意味着奋斗意识和汗水,贫穷意味着无能、懒惰、耻辱和失败”。三、董教授提出40岁拥有4千万元的指标,一定是有道理的,为什么是40岁?为什么是4000万?

北师大教授的“警告”,恰是一种师德,是老师对学生的激励

  从概率学来看,高学历者,多数都具有较高素养和社会责任感。从这个角度而言,鞭策、激励高学历者积极进取,掌握财富,实则也是一种有意义的分配体制改革。诚如董教授所言:自己富了,意味着创造了很多GDP、税收、就业岗位,社会贡献大,也帮助了低收入者,并避免自己、家属及亲属成为社会负担。

不必对教授“身价论”进行道德绑架,知识是有价值的

  研究生教育不是中小学教育,也不是本科阶段的高等教育。而且,在我看来,董藩教授提出“对于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这句话本身也许不中听,但确实有其合理的成分。对高学历者来说,如果在40岁时依然过着让妻儿和父母跟着受苦、为衣食发愁的生活,至少自己应该感到“失败”。

 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高等教育?

金钱不等于成功

  或多或少,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财富梦,这对于一个民族不是坏事;可是,一旦将金钱过度拔高,以至将之作为评价成功的最大标准甚至唯一标准,那绝对又是一个民族的灾难。如温家宝总理所言,“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


知识分子的责任

  国家需要高级知识分子作治国之才,而非是一些联合企业谋取暴利的“赚钱机器”!知识分子一旦被诸如黑心开发商所利用,只能会给社会的发展带来重重阻碍,不利于人民更不利于国家。更其思想应从源头上开始,专家也好教授也罢,都应该认真的反省一下,所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幸福快乐的人生

  过分看重金钱,而将精神发展、享受生活等忽略了,很多人的幸福指数肯定不会高。我需要财富,但我更需要幸福;我喜欢财富,但我更热爱幸福!如果我是幸福的,40岁以后就不能叫你老师?如果我贫穷就不能叫你老师?这不是对人生幸福的绝妙讽刺吗?整个社会都掉入了功利崇拜泥沼中,这才是教育发展的最大悲哀。

 

 

 

 

   
  结语:
 

   董藩教授的言论,是在特定语境下发生的,我们没有必要锱铢必较,过分敏感“40岁,4000万”。毕竟,“术业有专攻”,各领域的劳动报酬是不可能相同的,这与自身的所学,所用和今后的社会经济发展趋势存在密切联系。但是,高等教育的绝不仅是知识层面的教育,对于学生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培养也是教育的应有之义。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