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民生-正文
戎国强:“微博护士”得了什么病
http://www.workercn.cn2011-02-25
分享到:更多

  从22日晚开始,很多人被一位“护士微博”震惊、激怒了。“护士微博”上有这样一些文字:

  “今晚来上班收到的最好消息!亮点在最后2行,病人2:10Pm宣布临床死亡~今晚可以睡个好觉!明天可以出游了!!”

  “测试人品的时刻到了,有个病人的血压在往下跌,半夜极有可能得起床收尸……这大冷天的,我暖个被窝也不容易,您就等我下班再死,好不?”

  “事实证明我的RP(人品)实在太好了呀~昨晚家属无数次要求拔掉输液管让病人安心而去,我一再拒绝,硬是把她的生命延续到了今天……反正不关我的事了,我下班了,噢耶耶耶~~”

  读到最后,好像已经看到这位护士手舞足蹈的样子了。汕头这家医院的医教科林姓科长确认,该微博博主为该医院内科医护人员李某。目前医院成立调查组,当事人已被调离岗位,取消其处方权(这么说,李某应是医生)。但李某说,她的微博账号被盗了,上述微博文字内容与己无关。

  对公众来说,对医患关系来说,微博是谁写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这样的人,做这样的事情,说这样的话。这些文字,再次撕裂了人群,扩大了已经存在于医患之间的鸿沟。

  很想知道,正在住院的患者和陪护的亲友,他们读过这条微博以后,再看到护士或医生走进病房,走近自己的病床,是什么心情?他们会用什么样眼神迎接已经彼此熟悉或尚不熟悉的护士与医生?反过来,如果医生或护士读过这条微博及许多愤怒的跟帖以后,再走进病房时,又会是什么心情?当医生安排我们输液时,他究竟是为了你不死在他当班的时间里,还是真想把你治好?当患者如此疑神疑鬼时,医护人员又作何感想?

  但是,这条“护士微博”即使给患者和医护人员带来尴尬,那也是暂时的,说到底,已经很不和谐的医患关系,并不会因为这条微博的出现再变坏多少,也不会随着尴尬过去而改善多少;也就是说,“护士微博”是病症,不是病根。

  人们被“护士微博”所震惊、激怒,很自然,说几句冒火的话也很正常,谁都不想遇到这样的护士。但是,换一个场合,换一个角色,当我们自己是某种服务的提供者,手里掌握着一定的社会资源,能够决定或影响他人的命运或权益时,我们所做的,会不会与“微博护士”没什么不同呢?也就是说,我们所遵循的价值观,会不会和“微博护士”没有什么区别?区别仅仅在于现实利害关系中的位置不同而已,本质上是同一种人?

  我们还可以笑话这位“微博护士”,这种话,怎么能在微博上说出来呢。聪明人都是把这种话放在心里的。“微博护士”确实有点傻,让自己成了靶子。那么,什么让她变“傻”,变得连最起码的禁忌都丧失了呢?现在的护士,大多是大专甚至是本科毕业的,应该接受过最基本的人道主义教育,第一次戴护士帽时,当脸庞被手中的烛光所映红,面对南丁格尔宣誓时,她和她的同学,仅仅是把它当作一道程序或手续,还是一次精神洗礼?我们不了解现在的护士教育,但能不能从“护士微博”反推护士教育以及更广泛的教育呢?我们能不能由此出发,来质疑所谓的“教育”,究竟还有多少教育价值?

  有点傻的和聪明的“微博护士”在医院里还有多少?不知道。

  据了解医院内部情况的人说,不能说医院里没有好医生,正直的医生,即不故意开大方子,不故意让你做不必要的检查的医生。但是,各个科室都有考核指标,你不这样做,你在医院里就很孤立,因此,不排除很多医生笔下开着大方子,而心里是痛苦的。但是,时间长了,痛苦感会不会渐渐减轻了,消失了,觉得开大方子是理所当然了,心安理得了?

  那位“微博护士”,是不是也经历过这种从抗拒到习惯,从习惯到乐此不疲的过程呢?

  当教育不能引导人的价值观,那就要问,真正能“教育”人,把人教育成“微博护士”的,究竟是什么?

  “护士微博”究竟是一个偶发事件,一次“偶感风寒”,喝碗姜汤,焐一身汗就好了呢,还是一个社会病灶,一种精神的、灵魂的病相?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