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评论

幻灯片

从南极拖块冰川到阿联酋——想得美

张田勘
2019-07-11 09:46:16  来源:北京青年报

  阿联酋富豪、发明家、企业家阿卜杜勒(Abdulla Alshehi)宣称,要从南极拖块冰山给阿联酋“解渴”。这个计划是,2019年晚些时候,一座相对较小的冰山将被拖至南非开普敦或澳大利亚珀斯,然后再被拖至阿联酋。项目最终耗资将达1亿至1.5亿美元(约6.9亿至10亿元人民币),另外还有6000万至8000万美元(约4亿至5.5亿元人民币)用于项目测试。

  拖个冰川到自己的国家,理由好像是充足的,因为阿联酋既是世界上极为干旱的国家,极度缺水,又因为经济的迅速发展,农业、工业、生活等用水需求增长迅猛,对水资源的需求极大。而且,相比较于其他获得水资源的方式,拖个冰川到阿联酋更环保更节省经费。例如,海水淡化需要更多的资本投资,而且要向海湾注入大量海水,也会危及鱼类和海洋生物的生存。

  另外,在可行性上,这位富翁也论证了,一座一般的冰山含有超过200亿加仑(约合757亿升)水,虽然冰山从南极的赫德岛拖运到阿联酋的富查伊拉海岸需要10个月,预计将损失约30%的水量,但仍可在5年内为100万人提供足够的水源。冰川到达一个特别建造的处理设施后,工人们将“开采”冰山以获取淡水供应。

  这个算盘打得很好,但也面临技术上的难题,还有更重要的国际法和全球变暖的后果问题。即便不考虑如何切割这位富豪所计划的长约2000米、宽约500米的冰山,首先要问的是,把南极冰川拖回自己的国家,国际社会答应吗?南极的主人——动物们(南极的企鹅、海豹以及各种鱼类约387种动物)和植物们(南极植物387种)答应吗?因为,它们的生存繁衍离不开冰川和寒冷的气候。

  现在,南极没有主权,没有国家管得住有人打南极或北极自然资源的主意,尤其是像冰川这种自然的产物。但是,没有主权也意味着南极有更广泛的主权,它属于这个地球上的所有人和所有生物。

  从1908年起,就有无数国家对南极提出了领土要求,但是迄今没有一个国家能达到这一目的。到后来,产生了一些国际公约以规范人类在南极的行动。比如《南极条约》,其主要内容是,禁止在条约区从事任何带有军事性质的活动,南极只用于和平目的;冻结对南极任何形式的领土要求;鼓励在南极科学考察中的国际合作;各协商国都有权到其他协商国的南极考察站上视察等。

  继《南极条约》之后,条约协商国又先后签订了《保护南极动植物议定措施》、《南极海豹保护公约》、《南极生物资源保护公约》、《南极矿物资源活动管理公约》和《南极环境保护议定书》。

  所有这些协议都表明,地球人既要保护南极的环境,也要保护南极的生物,包括动植物,以及无数人们肉眼所看不到的微生物,因此,任何拖走一块冰川的做法都将是不被允许的,因为这一做法是在破坏南极的环境。

  或许,阿联酋富豪的做法不至于破坏南极的生态和环境,因为他们所要求的不过是南极冰川的很小一部分,100万平方米的冰川,南极大陆的总面积为1390万平方千米。但即便是只从南极拖走100万平方米的冰川,也有可能对南极和全球气候及生态造成影响。2019年1月14日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杂志上的一项研究称,1979年至2017年,南极洲每年的冰量损失增加了6倍。在此期间,全球海平面上升了约1.5厘米。

  当温度不断升高,又要拖走一部分南极的冰川,就会让南极的冰川融化速度更快,海平面还会不断上涨。研究人员预测,即便没有人为拖走南极的冰川,按现在的气温上升速度,在未来几个世纪,南极洲的海平面将升高数米。

  拖走南极的冰川,兹事体大,至少需要有科学论证,还要获得国际上的同意,拖运南极冰川才有可能实现。现在不过是说说而已,就像电影《西虹市首富》中有人提议的那样,逞个口舌之快,很有可能是一厢情愿而已。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 中工时评:不能让企业家为“人渣”“陪靶”

    某企业董事长因为猥亵女童,私德败坏并违反法律,正被司法调查中。毋庸置疑,讨伐之,严惩之,是必须的,正当的,也是正义的。但与此同时,在一些媒体报道的标题或行文的表述中,出现了“企业家如何成为人渣”“企业家猥亵女童”等,颇有将“矛头”引向企业家群体的味道。

  • 中工时评:扩容法定继承人很有必要

    《继承法》实施于1985年,34年前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程度与现在大为不同,家庭结构和居民收入、财产情况也有很大差别,有关方面应当在立法层面,通过扩容法定继承人的方式,为相应民事主体提供更好、更全面的继承法律保障,以保障公民合法财产权益,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

  • 中工时评:每个专业都能成为好专业

    目前,各地高考分数已出,考生们正在选报志愿,每一个考生,不论分数高低,都必须直面一个问题:究竟该报什么院校什么专业?

  • 中工时评:“四个典范”为国际合作指方向

    在6月14日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九次会议上,习近平主席发表重要讲话,提出了把上合组织打造成“四个典范”的主张。当今世界逆流涌动,“四个典范”不仅为上合组织树立了发展目标,也从政治、安全、经济和文明等方面为未来的国际关系和国际合作指明了方向。

人物

  • 酿得茶香飘万家

    肖时英是湖南人,1953年从武汉大学毕业后,来到云南省茶叶科学研究所勐海基地从事茶叶科研工作。

  • 陕北的黄土地成就了刘文西

    美术教育家、中国画大师、黄土画派代表人物、陕西国画院名誉院长刘文西因病于7月7日在西安逝世,享年86岁。

  • 严一粟:志向明确就能飞得更高远

    在今年的高考志愿填报中,上海“学霸”严一粟婉拒了来自北大、清华等顶尖名校的邀请,毅然报考了哈尔滨工业大学英才学院的探测制导与控制专业(航天方向)。因为“学航天,非哈工大不去”,是他一直以来的理想,他从高一起就目标明确。

  • 张薇:内心坚定方有“另类”选择

    近日,清华大学举行2019年本科生毕业典礼,一位学生代表的发言刷屏朋友圈。这位从甘肃国家级贫困县走出来的大学生张薇,柔弱但坚定地告诉在场的几千位观众:我想用一年不长的时间,做一件终生难忘的事情。她说:我也始终记得,曾经想为教育事业贡献力量的懵懂初心。推研成功以后,我决定延迟入学一年,加入清华大学研究生支教团。

一周看点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