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政国际工会维权财经人物网评就业理论视频军事图库民生体育汽车文化企业书画教育娱乐社区旅行公益绿色

中工网评

社评

“公地悲剧”不该在“长城脚下”一再上演

工人日报-中工网评论员 吴迪
2020-08-26 07:02:27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如何筑牢各地各级各类文物古建保护的“钢铁长城”,让诸多文化遗产、历史遗存、精神命脉历经风霜雨雪之后依然挺立,为后世子孙所景仰和尊崇,是必须正视、重视的国家和民族课题。

  据《半月谈》近日报道,位于北京市怀柔区九渡河镇境内的黄花城长城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至今未开放旅游,属野长城。但因其可通向慕田峪等多段知名长城,加上紧邻有着“金汤池”美誉的黄花城水库,被“开发”成热门野游景点——村民当起了门票收费员,志愿者收取引路费,“晚上还可以安营扎寨,没人管”,“只要给钱,想干嘛就干嘛,没人管”……

  “保护长城,人人有责。未开放长城,禁止攀登。”在“没人管”的现实面前,这样的警示牌显得颇为苍凉。

  长城,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加大对其保护力度,本不用费尽口舌,更不该困难重重。然而,风沙雪雨侵蚀之外,人为的损毁让人心痛——有的人拆城墙砖盖房子,有的地方因不合理开发而导致损坏,有的职能部门对野蛮旅游视若无睹。中国长城学会的考察结果显示,明代万里长城有较好墙体的部分剩下不到20%,有明显可见遗址部分不到30%。“世界古遗址基金会”已把长城列为全世界100个最濒危的遗址之一。

  万里长城真能“永不倒”吗?长城损毁情况严重、保护成效不显,有人力财力不足的原因。比如,长城长、跨度广,往往位于荒郊野岭、道险难行,而巡查的人力有限;野长城所在地区,多为古代边城,长年持续投入保护散落在山野的“遗珠”,财力可能不支,等等。

  但更重要的,恐怕还是思想观念上的不以为意。我国《长城保护条例》已对属地管理、责任到人、保护经费等作了明确规定,人力财力并不是最难跨越的障碍。以黄花城长城段为例,长城脚下和旁边的黄花城水库边都设有带有落款单位的警示牌,且已有些年头。也就是说,这段长城不是“没人管”,而是有“娘家”的。相比八达岭长城、居庸关长城等经过开发的商业景点,对无法带来收益却要连年花钱保护的野长城,不知“娘家人”态度如何?是否存在“赔钱货”的想法,进而不那么上心?

  从媒体报道来看,不少野长城正在上演“公地悲剧”。对驴友而言,野长城不收钱且更好玩;对旅行社来说,没开发管理意味着成本更低,带团收益更高;对长城脚下的村民而言,一来“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二来发展民宿、农家乐,“靠长城吃长城”十分美哉……更“悲剧”的是,长城保护工作志愿者“监守自盗”,一边收着“引路费”,一边对登长城的游客视而不见。

  “没开发”成了“无保护”,一段段野长城被“蚕食侵犯”、被“各取所需”,说好的保护和监管在哪儿?根据《长城保护条例》,对长城应实行整体保护、分段管理、逐级负责,这显然不是立几块“禁止攀爬”的牌子这么简单。“河长制”要求河长做好段内河湖水面及周边环境保洁,如今黄花城水库成了臭水沟,谁来负责?既然明确禁止攀登野长城,为何农家乐可以大肆招揽“游览长城”的生意?这些明显的违法违规行为,相关地方和部门为什么看不到、没有管?

  “法规摆着、口号喊着、游客玩着、长城塌着”的怪圈,不能不引起反思。眼下,劝阻游客攀爬野长城、斩断因野长城而兴起的灰色利益链、补上日常监管的漏洞,是急需解决的问题。长远看,那些致力于保护长城的基本制度必须有效运转起来,相应的监管也要尽职履责,发挥出应有的作用,要坚持问题导向,切实吸取教训,探索更科学、给力的监管和保护路径。

  某种角度上说,上述野长城的遭遇,也是我国文物保护、弘扬民族文化疲软的一个缩影。如何筑牢各地各级各类文物古建保护的“钢铁长城”,让诸多文化遗产、历史遗存、精神命脉历经风霜雨雪之后依然挺立,为后世子孙所景仰和尊崇,是必须正视、重视的国家和民族课题。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e网评

现场·我在我思

来论·工事工评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