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评论

重点推荐

真纯的世界

郭宗忠
2019-12-02 09:42:49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雨后的河坝上跑着,棉槐叶上的水滴凉爽地打在手臂上,湿了短裤和背心。

  河坝上长着的刺槐树高高的,它们叶片上的雨滴,经风一吹,也会落在我们身上。

  那些快乐的时光,就是这样,一天天无忧无虑,河坝边上的两三棵枣树到秋天枣子快熟的时候,我们就爬树去摘,看林的老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我们爬上爬下,将熟与不熟的枣子摇落了一地,也不管不问。

  他们知道,这些淘气的孩子,等有一天不再淘气的时候,背上书包,那些课程和考试的压力来了,他们就不再有心思爬树,不由自主地去做作业,考试复习,还要放学后割草,他们看着更小的孩子在树上打枣,仿佛是一下子就长大了。

  风轻轻地吹,吹到桑葚树上,桑葚会把我们的手和嘴唇染成紫色;割草的草筐在桑葚树下,空空的,然后等快黑天了,到沙岭上,去薅一些鸿毛草,那些草长得非常轻,非常占空,稍微薅几把就会看上去满了筐,而这些草,猪是不喜欢吃的,但是大人也不去计较,好像知道孩子们的心思一样,也为孩子们掩饰着这种投机取巧的小把戏。

  我们家在泰山脚下,司马迁《报任少卿书》中的“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这个鸿毛,长大了后我倒是一直理解为家乡汶河岸边的鸿毛草。

  我们家乡一带,把在沙子上长的纤细的,蓬松的一种草叫鸿毛草,非常的轻,等秋天来了,鸿毛的草穗长出来,紫里透着粉红的穗子连成一片,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鸿毛草肯定比大雁的羽毛更轻,更无足轻重,大雁的羽毛可以制作成羽毛扇,可以当装饰,可以做成羽毛笔,还是有一定价值的;而鸿毛草,长在沙地上,除了我们充作割草的“战果”之外,好像在缺少柴火的年代,也没有人来薅的。

  而当我们这些孩子,在秋天的沙滩上奔跑着游戏的时候,一片片的鸿毛草,蔚为壮观。特别是清晨的阳光里,有露水在草穗的绒毛间,阳光透过,一片片鸿毛草穗仿佛云蒸霞蔚。

  司马迁写的轻于鸿毛的鸿毛,肯定写的这个鸿毛草才对,草芥人生,就是说人的命有时候像草一样低微轻贱,一芥草中最卑微轻微的草,才是更受到轻视的,所以,在成人的眼里,这种没有价值的草,也就与泰山的“重”与高贵有了对应。

  干净的沙滩,一尘不染,无论在上面打滚还是躺卧,你的裤褂上都不会弄脏。小伙伴在一起追逐,在一起摔跤,在一起摸爬滚打,起身,连拍打一下衣服也不用的。

  贪玩的唯一“罪证”,是你裤兜里忘了掏翻出来的沙子,如果回家后穿着衣服再在炕上打闹,就会弄了一炕的沙子,这或许会让母亲拿起扫帚吓唬着赶出门外。一会儿工夫,大人和孩子都忘了这事,母亲在大门外喊一声我们的乳名,说开饭了,我们立即放下在外边玩着的游戏,回家端起大碗就开始围住木桌吃煎饼卷土豆丝,喝香喷喷的有着豆扁子的菜叶粥。

  在院子里,公鸡在槐树上“喔喔喔”地打鸣,报告着时辰;母鸡带着小鸡雏,在柴堆的杂物间,用鸡爪刨出来一些潮虫、土鳖子之类的爬虫,“咕咕咕”地唤着给小鸡雏们吃。那种母爱在我们的记忆里,长大以后才知道和母亲的爱一样伟大、无私。

  老屋的东边是没有墙的,只是用秋收后的秫秸排起来挡成了墙。父母亲拉扯四个儿子,一个个紧跟着读书,紧巴巴供着读到高中,哪里有钱来修葺东墙?

  而这堵秫秸的篱笆墙,并没有成为我们心里的障碍,等秋天换新秫秸以前,旧秫秸一捆捆堆起来,经历了一年的风吹雨打,秫秸已经不再生硬,而是变得很柔和,成了煮饭炒菜的最温馨的柴火,火焰也去除了那些呛人的烟味,有了一丝岁月沉实的纯净,和多年后萦绕在嗅觉里的故乡的炊烟的味道。

  秫秸一旦撤下来,因为我们的院子高出地面和街道近两米,我们站在天井里,就能看见陈家家庙。家庙顶上的神兽,小瓦的房顶,长着一两棵酸枣树或者杂草,它的庙门,门台的五个石台阶,台阶两边的花岗岩石台,那是我们玩泥巴的地方;看见石台边上的石碾,邻居家的女孩子们正在排队等着轧碾,有玉米、麦子、黄豆、地瓜干、小米等等,那些力气小的,都会有在等着的伙伴们一起帮着推着轧碾,另一些排队等着的女孩子在柳树下,在我们家屋后的槐树下翻皮筋、跳房、踢毽子或者猜谜。她们穿着粗布衣裳,扎着颜色不同的皮筋,却清纯美丽,自由快乐;看见东边的湾涯,池塘里的藕叶快要凋敝了,而莲蓬还在高高地举着,如此诱人;看见远处的树林和沙滩与河流,这种开阔视野,也让我们的心胸开阔了起来……

  风徐徐吹来,几棵高大的柳树,垂下绿荫,清晨父亲打来的井水洒过一遍扫净的庭院,让院子里清爽湿润,凉爽宜人。

  我们会在几十年前传下来的木桌上写作业,或者朗诵要背诵的课文,在樱桃树下的茶台上,母亲早已沏好了一大瓷盆花茶,茉莉花茶的香味飘散着,时光静静的,仿佛沉醉在童话里,奶奶眼睛里的慈悲,母亲炒菜做饭煮猪食的无怨无悔,父亲又早早地扛着辘轳,去了家南的菜地浇菜……这些简单到无的日子,正是最舒心与自然的生活,正是生命里最珍贵的希望和富足,一生中最美好的记忆。

  木轮牛车吱吱嘎嘎拉着河边的沙子从大街上走过,赶车人与黑牛黄牛的默契,仿佛那鞭子只是装饰。

  那路边的两排大杨树啊,它们护送着我们,走出了那个美丽清纯的乡村。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 中工时评:不能让老百姓上个厕所都难

    众所周知,权力意味着责任。权力越大,责任越大。这个责任,是干事创业的责任,是担当作为的责任,是化解难题的责任,是努力为群众谋幸福的责任。而不是敷衍避事的责任,不是明哲保身的责任。

  • 中工时评:北约分歧背后是西方的分裂

    年届70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将于12月4日举行峰会。从各成员国的表态来看,本届峰会恐怕会是一届争吵的峰会,其背后则是西方的分裂。对于北约来说,其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将是一个影响未来的关键问题。

  • 中工时评:宁可错拆一千也不放过一个?

    宁可错拆一千也不放过一个!且不说此话极易让人联想到旧制度下,那些反动政权及其反动派的残酷暴行。单就此区镇政府违法强拆民建且拒不纠正的行为而言,其对于群众合法权益的漠视,对于国家法治的践踏,用简单粗暴野蛮霸道来形容,并不为过。

  • 中工时评:多边主义代表世界未来

    金砖国家领导人近日在巴西举行了第十一次会晤。此次会晤正值世界经济发展和国际格局演变的关键时刻,如何克服发展瓶颈、化解全球治理难题成为各国普遍关心的问题。在此情况下,金砖国家用团结合作向世人表明,多边主义才是未来的方向。

人物

  • 郭丛宏:且以本心行善举

    最近,吉林省东丰县一位农民大叔郭丛宏的爱心善举,让人感动。多年前,郭大叔参加无偿献血后,加入了中华骨髓库。他

  • 这位工龄62年的“老师傅”,是“国宝”!

    在哈电集团哈尔滨电机厂有限责任公司水电分厂,矗立着一台“功勋设备”,它是1957年安装并投入使用的苏联进口9米立车。1957年,9米立车正式落户哈电集团电机公司。

  • 抱持事业心态

    1960年,一纸命令将程开甲调入北京, 加入中国核武器研究队伍,他从此在学术界销声匿迹,却在西北戈壁滩带出10位院士和40多位将军,被人们称作“核司令”。在遭受重重封锁的情况下,于敏接受研制氢弹的任务,先后3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最终罗布泊沙漠腹地的一声核爆惊雷,为他赢得“氢弹之父”的称号。

  • 张云雷,砸挂也该有砸挂的“道”

    最近,相声演员张云雷因为用污言秽语调侃京剧表演名家张火丁、李世济,而上了热搜。这距离他上次拿唐山、玉树和汶川地震民众“砸挂”,犯了众怒被处罚,还不到半年的时间。

一周看点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