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重点推荐-正文
【高谈阔论】读书终归是安静的事
工人日报—中工网 欧阳
http://www.workercn.cn2018-05-07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关联着“世界读书日”的4月在骚动和热情中,终于收尾了,不过,读书欲求的喧哗仍旧余音未了,各种各样的读书活动,像诵读经典,以及花样繁多的读书主题活动等,继续着此起彼伏的缤纷呈现。

  作为“读书事业”的宏远规划,或者说,作为未来必须有的一种“个体存在方式”,对阅读的倡导自然是无须多说的。眼见着节日一样的“读书月”一年一年地繁荣昌盛,身为读书人粉丝的我,欣慰,也许是按捺不住的窃喜,时不时地就会从内心漫溢到脸上,尤其是看到电视匣子里背诗的大侠,将一干不怎么读书的人拽进阅读的队伍里,点赞之心情由衷泛起。

  坦白说,我不敢像身边认识的诸位读书人那么自负。这些我熟悉的,数以千计(应该有这么多吧)的学究们完全不关心诗词背诵的事儿,或有问起的时候,人只是和蔼地说:那个大会不关读书什么事儿。

  这种说法学问深远,自然是不好简单评论。但我判断他们比我更过分地不关心电视公众活动,所以主观结论才随口而来。因之,没必要和这些固执的家伙们纠缠。

  毕竟,全民阅读是公众的事儿,那种象牙塔里您捆住他们手脚,甚至千方百计做思想工作都难以抑制其读书欲望的书呆子们,在认知上难以苟同草民。

  尽管如此,他们对形式繁多的各色读书活动本身的判识,窃以为还是有些道理的。所谓读书是安静的事儿,花那么多钱,劳神费力地整那么多活动,形式主义色彩大于实质意义,有必要吗?

  有没有必要当然是对不同的群体而言,但如若细究起来,反对活动式推广应该是有道理的。

  先不说别的,热衷活动的人是否读书就是一个问题。以莘莘学子现实的实践来看,将精力投放于活动谋划的人,如果不是不读书的人,往往也是读书最少的群体类属,那些安静,或者沉迷于书卷的家伙,或有例外,但多半不太关心造势的宣传活动。

  当然,这也不是必然的定论。

  撇开这一层,从实质性的经济因素来分析,活动本身的效用确实也未必是最优的。通常一次活动下来,动不动就是十数万元的开销,数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也是有的,在全民阅读已然深入人心的前提下,将这些资金投入到阅读实践本身之中会不会更好呢?比如奖励、补偿、助益读书的场所或公益组织,甚至是发起、建设,抑或助推读书会什么的,会更有意义吗?

  实际上,这些都可能是表面的功夫,假如真的期望全民阅读成为一种普遍的诉求,最需要做的,本质而言,不是流于外表的形式,比如那些推广活动,而是现象背后实质性的环境改变。

  这无疑还是一个宏大的问题。我们不妨简单梳理一下。就读书使人功成名就、发财致富而言,让人知书达理显然更有实际意义,因为“成功人士”,无论是官阶还是财富,跻身庙堂的总是少数人,即便年轻时候您有雄心壮志,一旦看到年龄不再支持向层级高处的冲锋,想来就该遛鸟、跳广场舞去了吧?这明显不支持全民阅读的欲求。

  反过来,如果是谋求知书达理,寻求人与自然、人与人,以及不同阶层之间有礼有节的和谐环境之类,那么,无止境的智慧进阶势必需要活到老学到老的范式相伴,就算是空泛一些的,所谓利益合理化的不同利益群体商谈,如果是以理服人,显然也是需要有阅读支持的。

  我们不去细究读书所带来的改变——那种生活方式、气质塑型,兴许还有心境修炼之类的形而上话语,阅读至少会让人们通向逻辑辨识下的一般道理,叶秀山所谓“如果没有形而上学,权力就是真理”,所指应该就是这样的意味,而不是对权力的诘难。

  可以试想,如果没有这样的环境构建和现实铸成,阅读必然沦为功利的博弈手段,“全民阅读”也只会是一时的冲动,就像热闹的活动一样。

  除非你、我能安静下来,真正从前人的经验和教训中寻求解决之道,让过去的智慧之光照亮未来,否则,阅读就只会是单纯的一种工具。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