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重点推荐-正文
一捆甘蔗
苗勇
http://www.workercn.cn2018-03-05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我家住地虽不是闹市区,却非常当道,因而底层楼道和临街街沿便成了从农村进城来卖苦力背背篼的人的栖身地。不管是夏天还是冬天,也不管是晴天还是雨天,晚上稍晚回家都能看见地上密密匝匝睡了一地的“背篼”(大巴山的背夫)。他们衣衫褴褛、睡卧独特:一床脏兮兮的被子裹在身上,既当被子又作褥子垫在身下,头上枕着外衣,脚便放在背篼里,整个家当便全都有了着落。问他们为何睡在街沿而不住旅馆,他们的回答统一而简单:一则省钱,二则方便,如遇深夜有活干,顺便还能挣点钱,说到底就是为一个“钱”字而已。

  看他们一个个身着油腻腻、脏兮兮的衣服,晚上随地而卧,白天频繁流动,附近的居民总有一种不安全感,特别是楼上住着的大姑娘、小媳妇,一到晚上就不敢从他们面前经过,要回家就得事先与家人预约,让家人来楼下迎接,问其原因,他们也说不清道不明,只说晚上一见着密密匝匝睡在街沿的一大片“背篼”心里便觉得害怕。日子长了虽相安无事,但邻居们仍加倍提防。住在九楼的我也在家人的劝说下安上了防护栏,加固了防盗门。谁家的孩子哭闹不听话或学习不好,家长便说让楼下“背篼”背去或长大去当背篼,这一家训已成整幢楼的法宝,非常管用。

  去年临近春节前几天,乡下亲戚托人捎来一点土特产——一捆二十根甘蔗。从长途车上卸下来便难住了我,沉重的“分量”让我一介书生扛不动,也丢不下这个面子,乘面的包夏利也不可能——甘蔗修长的身躯容纳不下。只得叫住一个“背篼”,“背篼”脸上灿烂的笑容并未抹去我不屑一顾的神情,当我冷冰冰地说出要背的东西和要去的地点后,“背篼”仍笑嘻嘻地说:“行,老板,路那么远,给多少钱?”不愧是下里巴人,不就一个“钱”字吗?我心里想着,嘴里硬硬地抛出两个字:“两块”。“背篼”哀求说:“老板,路那么远, 又是新年大节的,能不能加一点?”“三块,背就背,不背就拉倒”。字虽多了几个,但我的态度却更恶劣。“行,老板,你在前面带路嘛。”见我加了一块钱,“背篼”喜笑颜开。他的生意做成,我的困难解决,于是提着公文包,昂首阔步在前面开路。途中恰逢一朋友,多年未见,几句问候、几句家常、几句祝福,已耗时一刻多钟,忽然记起“背篼”,举目四望早已不见踪影。“糟糕,这东西把甘蔗给背走了。”便急着与朋友告别。东西虽不多,也不值钱,但新年大节的,办事图个吉利——处处顺嘛,于是便四处寻找,连踪影也不见,我想可能这厮早已将甘蔗倒手卖了又另谋生意去了——一捆甘蔗好孬也能卖上二三十元,比三块钱强多了。无奈之下我只好打道回府,心中还直骂道:“下贱胚子,素质太低……”

  走到楼下,首先看到的是甘蔗,再见到的是穿着那件油腻腻的淡绿棉袄、身材矮小的“背篼”。他一见我下车,便迎上来,说:“老板,对不起,我看你忙,不便打扰,就先走了,哪晓得等你这么久……还真不知把货放在哪里等你更好!”此时我看着他那黑瘦且布满灰尘的脸,脑海里一片空白。

  当今社会,有的人为官着迷,着迷得近似疯狂;有的人为钱着迷,着迷得铤而走险,甚至用生命做代价……而这些“背篼”——以卖苦力挣钱而背井离乡寄居于过道街沿上的淳朴农民,他们着迷于自己无私的人格、无愧于自己的良心!却不仅未得到我们的同情,反而心怀芥蒂,想当然地认为他们素质低下,寄居在此会给院落带来安全隐患,而今天发生的这一幕不但令我感动,同时也令我倍感羞愧,为自己,也为我的邻居们。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