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重点推荐-正文
“老蔸”的超市
苏富琼
http://www.workercn.cn2018-03-05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俗话说得好,家有一老,无价之宝。土家人习惯把家族中最年长、辈分最高的老人叫“老蔸”。“老蔸”就像土家人的茶罐,子孙如大大小小的茶杯,偎依在茶罐的身边。

  雪花纷飞,小山村洁净得一如母亲的心,等待回乡游子的欢声笑语,荡起涟漪。村子里炊烟袅袅,左奶奶在厨房里忙着摇纱布包过滤黄豆汁液做豆腐,吊包的木架用绳索挂在楼板上、一摇就咯吱咯吱地响,吊包里的黄豆汁液不断地流到地上放置的簸箕里。紧邻的一间是烤火屋,窗边站着的一位清瘦老人,是左奶奶的婆婆,左奶奶的孙子叫这位老人太太,大家就都跟着叫太太,也叫“老蔸”,包括外姓人,这是土家人习惯的称谓,包含着敬重。

  “老蔸”今年94岁高龄,眼睛好、耳朵好、腿脚也好。她中年丧夫,一人把四个儿子、两个女儿拉扯成人。世事沧桑,儿女们都已成家立业,四个儿子留在身边单独做了房屋,两个女儿出嫁到了另外乡镇,如今,十二个孙子远在外地工作,并有了三个重孙。“老蔸”喜好安静,单独过着日子,一日三餐,随心所欲。自办菜园,风轻云淡。

  “老蔸”站在窗边,望向窗外,我站在门边,静静地看着“老蔸”。火坑里,五六根长长的木柴垒在一起,燃烧成火红的头、高高的火苗舔着炊壶底,开水中的泡泡冲击着壶盖,发出啪啪啪啪地响声。兴许是累了,“老蔸”挪移一下身子,双腿跪到了窗边的一把沙发椅上,再次把头转向窗外。窗外,雪花依旧在飘,远处蜿蜒的小山路、田野、小树林已成了白色。我怕惊吓了老人家,一声不吭地站在门边、盯着她看,想着自己的小心思。我和儿子都是外婆带大的,一晃,外婆已去世近20年,不知道为什么,年代越久远,外婆却离我越近,越清晰,每次看见长寿老人,我就莫名的羡慕,喉头涌起一阵热浪,不敢发出声音。

  或许有一种感应,“老蔸”回过头来发现了我。我弯腰抱起地上的一纸箱小点心冲她笑着说:“太太,给您老超市上货啦。”“老蔸”向前挪动几步,我也站到了窗边更明亮的地方,挨近了“老蔸”,她习惯性地抬起左手臂,用手背去拂拭双眼答道:“坐,坐,泡茶喝。”

  我帮忙把小点心放到“老蔸”的超市。“老蔸”的超市品种丰富,有“老蔸”用衣兜捡回来的板栗、核桃,亲手掰回家的向日葵、背回家的花生;有奶奶做的包谷花生糖、包谷芝麻糖、土豆片、红薯片;有祖辈流传下来的三轮车、跳绳、三角画、弹弓、小木枪、陀螺等各种废物利用做成的玩具;还有儿孙们搬回来的糕点、牛奶和罐头……

  我帮“老蔸”整理超市,夸“老蔸”超市里的板栗保管得好,剥开一颗板栗放入嘴里,嚼起来很有劲道、清香,好吃得很。“老蔸”笑笑说:“板栗容易睡着,睡着了的板栗干枯,很硬,像铁钉,不能吃。我把板栗装入布口袋,每天都去拍打布口袋里的板栗,翻动布口袋,板栗就不会睡着,也不生虫子。”我偷偷地笑,这多像“老蔸”天天去看孙子、重孙子啊。我揣想,太太在拍打板栗的时候,也会想起儿孙们的笑脸吧。

  我轻轻摇动着蔑制的摇窝,陈旧的摇窝在昏暗的光线里吱呀吱呀地响。“老蔸”告诉我,这个摇窝睡过爷孙三代人。村子里谁家有了小孩子,也要借过去用,摇窝到底睡过多少个小孩子,老人家也记不清了,她只记得:“大儿子浩浩特别娇气,每次抱着熟睡以后,只要一放摇窝就醒啦,吵着闹着要抱。现在,重孙陌陌最喜欢爬到摇窝里玩呢。”“老蔸”摸着超市里的陀螺、小人书、算盘,向记忆深处打探往事。我看着“老蔸”的超市,有一种温暖悄悄把我包裹。

  喇叭声声,小山村渐渐热闹起来。“太太,您老的超市就要开张了哟。”“老蔸”依旧是抿着嘴笑,脸上的皱纹像一朵荡开的涟漪。

  四辆小汽车依次停到了老屋旁,七八个小孩子从车里钻出来,奔向“老蔸”。孩子们呼长唤短,把“老蔸”团团围住。

  三岁多的小女孩陌陌有点儿晕车,躺在妈妈的怀里不爱下地,爸爸提醒说:“陌陌,去看看太太的超市,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啊。”聚在“老蔸”身边的孩子们一听,纷纷散开跑进屋子里。陌陌挣脱妈妈的怀抱,刚起步,几个小趔趄也跟着进了屋子。

  孩子们三三两两从“老蔸”的超市里跑了出来,有拿着板栗吃的、有小心翼翼剥柿子皮的、有拿着小铁锤敲打核桃的、有捧着花生和瓜子送给爷爷的、有用盘子装着花生、芝麻、玉米包谷糖,在长辈们中间穿梭请大家品尝的、有拿着云片糕喂到“老蔸”嘴里的、有拿着陀螺跑向院子中央的、有拿着弹弓冲到小树林里的、还有拿着小人书倒在爷爷怀里的……

  “老蔸”的超市里到处都是人,像一群喜鹊归了窝,“老蔸”端坐在喜鹊们的中间,只笑不语。

  过年啦,分散在各地的子孙都要奔向“老蔸”,奔向“老蔸”的超市,从玉米面里刨出一截包谷糖,用铁锤轻轻一敲,包谷糖立刻散成几块,从中挑选一块,找出一双筷子,夹住包谷糖,放到熊熊燃烧的火苗边烤,包谷糖的表面在跳跃的火光里鼓起大大小小的泡泡,然后用一只筷子把糖泡泡一搅,乘热送入嘴里,芳香温暖,入嘴即化,甜而不腻,仿佛骨头里都有了清香,这就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乡愁。

  “老蔸”就像土家人的茶树一样,年年春天发新芽。“老蔸”的超市要上货啦,“老蔸”的超市又要开张啦,始终是儿孙们最幸福的牵挂。“老蔸”是游子的根,有了根的游子日子过得安稳放心。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