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重点推荐-正文
城市的早晨
鞠志杰
http://www.workercn.cn2017-11-13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城市在黎明中醒来,睁开惺忪睡眼。

  打开窗子,新鲜的空气呼地涌了进来,将夜晚遗留的气息一吹而散。极目远眺,天还没有亮透,蓝得不那么纯净,以至于让人有一种阴天的感觉。难怪,这是清晨五点的城市,太阳还没有把整个城市照亮。城市也不想一下子就被它晃了刚睁开的眼睛。

  晨曦从遥远的天际一点一点向市中心漫延,阳光慵懒地拨开云朵,擦着高楼的棱角,掠过街道边的树梢,温柔地洒在地面上。小鸟欢快地在树上鸣叫,稀疏的机动车驶过街道,清洁工们正在做扫尾工作。街道宽敞整洁,张开怀抱,开始欢迎醒来的人们。

  那个大妈,挎着一个柳编筐,甩着胳膊迈开脚步向早市走去。早市在边沿的外环路附近,方便农副产品集散。这是城市最先喧闹起来的地方,小贩们刚把还沾着露水的蔬菜摆在街边上,就围上来一群大爷大妈。人们挑选着,相中了就讨一口价,小贩也不还价,只说一句:“大妈,不赚您钱呐!”大妈觉得很中听,便掏钱买了。一天的菜都买齐了,便挎着篮子往回走。回来时就走得不那么急了,碰见认识的,路上拉着话,张家长李家短,小孙子又调皮了,说个没完。

  这边一位阿姨,穿着一身红色运动装,正向体育场走去。体育场有个暴走团,好几百人,都是一身红装。先到先走,后到的跟上,队伍越走越长,人越走越多。老远望去,走着一团火!

  也有悠闲的老人,背着手,手里握着一只收音机,边听广播边散步。还有一身短装的小伙子,跑在马路上,无袖衫已被汗水湿透。两个女孩子正在街边的空地上打羽毛球,其中一个扎着马尾辫,挥一下拍发辫都猛地一甩,像一匹欢快的小马驹!

  公园里有很多人晨练。早些年,公园有铁栅栏墙,上面是尖尖的铁枪头,看起来森严。后来,铁栅栏拆掉,改成榆树墙,人们可以随时出入,真正成了公园。人们在里面跳舞、练剑、打太极拳、杂耍、唱歌……有一位老大爷,应该是复转军人,天天早晨来到公园,对着榆树墙立正站好,打开便携式音箱,唱军歌。他嗓音极洪亮,没有什么技巧,但调唱得准,词咬得真。有一回他唱《送战友》,唱得有人掉了泪。

  而在小区门口,会有一些临时搭起的早餐摊儿。热气腾腾的豆腐脑和煎饼果子,香喷喷的芝麻烧饼,滋滋作响的水煎包……食客们三三两两地围坐桌旁,有老年人,也有年轻人,有的是出来溜弯顺便吃个早餐,有的则是刚下夜班。这烟火缭绕中飘飞着的味道,正是老百姓真实平凡的生活。

  早晨中的城市还有一个好去处,那就是河边。水是城市的灵魂,没有水的城市缺少灵气。很有幸,我所在的城市里有河,尽管只是一条季节河,河水也不算充沛,但在夏日里,特别是几场大雨过后,这条河总是给人们带来很多欢喜。于是,在晴朗的早晨,我都是骑着单车沿着河边走,十多公里,从城东一直骑到城西。河边百花争艳杨柳依依,柳叶甚至能刮到你的脸庞。这是一条专供自行车行驶的路,十分幽静,能真切地听见轮胎咬着路面的沙沙声。不时有全副武装的骑手从身边超过,他们猫着腰,头似乎都要贴到车把上了,双腿蹬踏如飞,自行车箭一般地从身旁驶过,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我喜欢漫不经心地骑,还不时侧过头看河景。每段水都不一样,那一段宽阔平静,水上什么都没生长,这一段却长了密密麻麻的芦苇,不时传来几声水鸭的叫声。一连几日,都见一位摄影师在水边支着三脚架拍水鸭。那天,我也停下来看了一会儿,那应该是一家子,两只大的领着五六只小的,它们嘎嘎地叫着,在水面上欢快地嬉戏。对了,还有晨钓的人。在一座桥边,十多位垂钓者一字排开,或立或坐,磨练着心智,手握钓竿严阵以待。

  走完这段路,便上了新城的桥,然后来到宽阔的马路上。天刷地一下就亮了,蓝了,街上的人也多了起来。当上班的人们纷纷走出家门涌到马路上时,城市的早晨便宣告结束了,真正迎来上午。其实,更多的人没有享受到城市的早晨,他们的一天差不多都是从上午开始的。丰富的夜生活和忙碌的工作不允许他们早起。他们的早晨,是睡梦的尾巴。

  但是,城市的早晨很美,和城市一道醒来的人,可以悠然地浏览这幅美景,然后,作为景色的构成元素被另外的观赏者放进画里。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