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重点推荐-正文
汗漫黄昏
戴荣里
http://www.workercn.cn2017-09-11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体弱了,一感冒就涕泗横流。师弟新疆饭店请客,贪杯误事,当晚身体就闹别扭。第二天一早,头脑昏沉,弥漫中怪梦连连。学生魏薇母女从贵州来,强挪身体迎接,返家时四体乏力。怕与高血压有关。余患病,很少吃药,有医生说这样可以增强免疫力。

  本来应该很惬意的周末,度过了一个难受的礼拜六。

  周日在家读书,胞妹来电话叙及其厂遭盗窃事,心情更加不爽。言语中训斥胞妹几句,过后又觉过分,一本原计划读完的书只好丢弃一旁。生活由芜杂的事情构成,人处在病与不病之间的感觉最难过。中午时分,好友李君喊我赴宴。至和顺小镇,几杯普洱下肚,方感通体舒泰。李君劝我少酌,恭敬不如从命,二三杯美酒品过,涕泪竟然止住。喝酒治感冒的理论暂时有了注脚。人长了年岁,免疫力开始下降,本喜欢在家吃饭,粥好菜香,无奈朋友同学频繁相邀,总是磨不开面子,虽无利益瓜葛,却有身体担忧。心善有时是身体的杀手。平日里不累时很少午休,这场酒回来,虽觉身体有些转好,终也有些疲乏,头一沾床,就呼呼大睡了。

  醒来但觉精神大好,两碗粥一喝,人顿觉有了气力,突然有了散步的冲动。穿上丝绸短裤,有些黄世仁的感觉;扯上红色体恤,提醒我也曾青春过。沿着上班走过的路,先向西走,抵达公园,再一路向北,不觉黄昏就近了。

  今年和往年不同,一走路就爱出汗,有说好的,也有说虚的劝多休息。平时早晨上班路上,要通过微信给原生态文学院的同学们上一个小时课,坐上地铁,才觉有些困乏。靠打开一本书驱赶疲劳:我的好多书就是在地铁上读完的。有人见我发朋友圈,不是山水,就是美女,以为我是浪荡公子,细心的读者会根据时间猜测判断,大多是在一早一晚上下班路上拍摄的;面对文字和图片,仁智各见,你不可能堵住人的嘴,把一个人说到最坏,也就是那个人好的开始,所以我不介意别人的尖嘴。

  人是易受环境影响的动物。到了公园,似乎两条腿就会使劲迈开。周围都是运动的人,不运动你就是落后分子。沿着公园行走,看散步的胖子、瘦子,男人、女人,丑的、俊的,高的、矮的,老人、小孩,各有其趣。和早晨散步者斗志昂扬的气氛不同,晚上的公园多了一些生活的情调。跳舞的人婀娜多姿,甩鞭的人似也有一点柔情。这边是情语切切的恋人,那边是父女相逗的亲情。北京这几天雨多凉快,公园里的草散发出清香,和春天不同,这时的草香得有些过于浓郁,好像一进入草场就难以脱身出来似的。与人竞赛的芦苇越长越高,探身到路中央来了,它们的齐整让人惊诧。自然的事物,因为是自然的规整,自然给你自然的享受。我在那些芦苇前留影,手轻触一朵花或一根草,做亲昵状,伊说我做作,其实我是自然亲切的。

  走到稻田深处,我凝望这片城市中的稻田。有一年深秋,我报名参加公园里的稻子收割,感受的不是农民的辛苦,倒是收割的欣喜。这些稻子在公园里与周围的绿色融为一体。等到金黄呈现,才能现出与众不同。一年四季常见的两个大鸟巢,此刻掩映在茂密的树叶里,黄昏把树叶掩埋,路灯下的荷塘此刻也倦懒起来。我对伊说,有人善喝荷花茶,到黄昏时分,将茶叶放入荷花中,晚上,荷花闭拢了花瓣,第二天花瓣打开时,那茶则会透着荷花的芬芳。伊很惊奇,凑近了看那荷花,原来竟真是开了又闭上的。那些荷花们如劳顿一天的人们,渐渐地睡去了,亭亭玉立的荷花杆立着,衬着或舒或卷的荷叶,有贴着水面的荷叶,铺成绿绸,旁边涤荡着水草,我在靠近荷花的石头上,嗅闻荷花的香味,满池子的香气不同于早晨怒放时节,就如清茶之于普洱,已是两种味道了。伊耐不住在荷塘边的时光,大约是受不了岸边柳树上的蝉鸣。伊说:蝉鸣是求偶的信号吧?我戏言,那蝉的荷尔蒙含量也够大的。没有蝉鸣的夏天似乎不叫夏天,犹如沙漠,我指着两棵挺拔葱郁的塔松对伊说,倘若这两棵树在沙漠上,就会给人无限的希望和向往。它们在城市里就平淡多了,一如蝉鸣,倘若在沙漠里听到,好比听到大雁的叫声。

  走着走着,膀子甩开了,腿也打开了。不知不觉汗水溢满了全身,感觉整个黄昏也被汗漫一般。回家时,身体大好,急忙拉杂写下这些琐碎的文字,算是这个夏天的一个细节吧。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