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重点推荐-正文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孙婉
http://www.workercn.cn2017-09-11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看着田地里高高的玉米秆,还有背着书包边走边嬉闹的孩子们,我知道又到了收获的季节,也是开学的季节。和以往一样,我提早到校开始备课和迎接新生。作为一名乡村学校教师,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工作生活。

  这是一个快乐无悔的选择。大学时同学们常常聊起理想,那时候大家对未来满怀憧憬,充满信心却又有些忐忑。我的理想更明确一些,受到当了一辈子教师的外公影响,我从小对教师职业充满向往。高考后我如愿被师范学院录取。四年大学转眼就结束,就业选择却一度成了问题。和很多同龄人的父母一样,父母希望我进个机关事业单位,他们觉得当老师起早贪黑太辛苦,但我还是按计划做好了教师岗位的考试准备。

  顺利通过笔试、面试和体检等环节,我终于幸运地成为一名教师,内心的喜悦也溢于言表,父母也为我能够如愿以偿感到高兴。但当听到我考的是特岗教师,要分到农村的学校任教,父母脸上瞬间没了笑容,他们担心我从小生活在城里,难以适应偏远农村的生活环境。但我想那么多人都可以适应,我也同样可以做到,何况田园风光是那么美好。满怀着对新生活的向往和期待,几经辗转,我来到了现在所在的学校,这是整个县域最偏远的乡镇。

  学校的偏僻艰苦还是超出了意料。记得曾有同学老家就在这里,小假期她常常独守宿舍,最初同学都很不解,后来才得知她回家路途太远。如今公路已经进乡入村,但路上还是要花不少时间,好在沿途风景不错。然而,等到学校报到时,我的心情一下子失落很多。以前只在新闻报道中看到的景象出现在眼前,楼道里没有水管设施,用水还要自己从一楼提,厕所离宿舍很远,晚上甚至不敢出去。宿舍里还有小动物走动,虫子鸣叫和蚊子叮咬让我一宿难眠,于是灭害灵成了生活必需品。

  最初的几天我倍感沮丧,也纠结过是否离开,但当我看到其他年长些的老师习以为常,看到带着稚气又淘气顽皮的孩子,我还是决心既来之则安之,鼓励自己一定得坚持下去。在校长和同事们的帮助下,我终于从煎熬低落中缓过神来,学会了如何与学生们相处,老师们和学生们的质朴热情,让一个无处安放的心灵得到了温暖。

  我曾以为老师美丽又神气,可以“领着一群小鸟飞来飞去”,当长大后真的走上讲台,才知道那美丽与神气原来真不容易。我带着一个年级的数学,还当着一个班的班主任,有时还要教教学生音乐,甚至还曾教过语文。第一次月考成绩出来时,我比学生还紧张,差距让我知道,教学并不只是字正腔圆,授业还要讲究门道。很多孩子父母外出打工或者无力辅导功课,他们眼中的学校更像个托管照料中心,于是,我就几乎成了部分孩子的家长,既要关心他们课余作业,又要惦记他们吃穿冷暖,不时还要与他们的父母交流沟通。

  这是份平凡的工作,也是在播种希望,很多孩子都背负着父母家庭的期望,乡村条件比不上城市,但同样充满五彩的梦想。看着越来越多的孩子走出乡村,甚至进入大学和城市,自己也有种梦想成真的幸福,这大概就是初心吧。

  特岗服务期早已结束,我仍然留在这里教书,在当地和学校的关心下,我也从初来时的一间小屋搬到了一室一厅的宿舍,网络则帮我打通了与世界的山水阻隔。

  新学期伊始,又有新的老师加入这支队伍。我想,在课余闲暇里,我们可以一起尽情呼吸乡间的新鲜空气,还可以看一茬茬的孩子们追逐嬉戏。就像陶行知先生说的那样: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