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重点推荐-正文
【高谈阔论】误读时光
江志强
http://www.workercn.cn2017-07-17来源: 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作家迟子建写过一篇很有反响的小说——《白雪的墓园》,其中一段情节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父亲去世时,母亲哭了,眼睛里突然出现一粒红豆般的斑点。子女们担心母亲过于悲伤,坚决不让母亲到坟上,母亲眼里的“红豆”一直持续着。直到她独自寻找到父亲的坟,虔诚地给父亲上完坟,眼里的“红豆”才消失。迟子建这样写道:父亲去世的一瞬,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在耍赖,不忍离开,他就化作一颗红豆藏在母亲的眼睛里。直到母亲亲自把他送过去,他才真正安心地呆在另一世。

  关于这段情节,无数读者甚至评论家皆认为“写得挺温暖。”然而,迟子建却不敢苟同,她谈到:“这都是真实的。我这篇小说其实多么凄切啊!这就是我们的人生,它是多么的残缺,多么的忧伤。”

  一些读者和评论家误读了迟子建的这篇作品,将悲伤认作温暖,将凄切认作“鸡汤”,将残缺认作圆满。

  尽管“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篇作品可以从无数个角度进行品析,但我们必须立足于作品的根本基调去解读、品味,脱离了这一点,便无法探寻作家的创作初衷,也无法更深刻、更准确地探究作品所蕴含的思想。

  多年前,在校园的老树下捧着贾平凹的散文《写给母亲》,反复品读,唇齿生香,直至暖意盈怀。我始终认为,这是一位儿子献给已故母亲的真挚心声,是一篇真正的暖心之作。

  直到不久前,演员斯琴高娃作客央视《朗读者》节目,深情诵读此文,电视机前的我陪着斯琴高娃一起落泪,一起感受浓浓的母爱。倾听斯琴高娃与董卿交流时的真情流露,以及她深情怀念母亲在世时的点点滴滴,我终于明白,贾平凹的这篇文章并不“暖心”,而是充满了苍凉、悲怆,文中的每一个字似乎都用泪水浸泡过。只是,作家将对母亲那份撕心裂肺的想念化作了闲淡的文字。

  斯琴高娃在深情朗读的同时,挖掘出了此文的深层次韵味,更颠覆了我对这篇作品早已固化的认知。原来,我一直在误读这篇作品。

  遥想少年时,彻夜品三国,酒后读水浒,始终觉得那是英雄与侠义的融合,是智慧与胆识的凝聚,荡气回肠,热血沸腾。即使是那些民间的说书艺人以及无数民众的谈论,也大都围绕这一点进行发挥,且乐此不疲,很少有人去思索更深层次的意蕴。

  多年以后,经历了一些人生波折,再读这些作品,我才真正意识到,“人生”才是这些名著真正的共性。越往岁月的深处走去,越能体会到“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的真意,心中的震撼自是愈加厚重,以至热血少了,激情淡了,沉思多了,忧患重了。一本本在少年时读过无数遍的名著,离心灵越来越近了。

  那些名著的缔造者们不仅仅在写一段历史,绘一个故事,更是在书写人生。恰如毛阿敏在央视版《三国演义》片尾曲中唱得那样:岁月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兴亡谁人定,盛衰岂无凭,一夜风云散,变幻了时空。

  细细想来,之所以产生那么多的误读,很大程度上缘于人生阅历的肤浅,缘于对表面上的阅读快感痴迷得不能自拔。很多优秀的作品,只有等到阅读者经历岁月的洗礼、人生的波澜之后,才能抵近作品的内核,才能真正将自我融入其中,读通、读透,才能接近作品的本真。

  尽管如此,很多时候我反而庆幸自己多年来的“误读时光”。毕竟,我从未放弃阅读。如果能够从误读中走出来,本身就意味着成长、成熟。

  误读,或许是另一种形式的阅读,是深层次阅读的前提,是一份不可或缺的阅读体验吧?因为误读,使得阅读更有魅力,使得名著愈加厚重,使得人生更显深刻。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