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编外谈-正文
补上监管短板
http://www.workercn.cn2017-02-24来源: 北京晨报
分享到:更多

  即将过去的这一周,发生了不少有趣、引人深思或者令人悲伤的新闻。我们撷取了其中一些事件,邀请评论员们谈谈各自的观点,给予平凡抑或非凡视角的解读……

  机票超售别找借口

  北京晨报:消费者任先生从去哪儿网买的2月20日9:50从黑龙江鸡西兴凯湖机场至首都机场的机票,前往机场打印登机牌时被告知“没座了”。“和我一样遭遇的还有几十人,我们一起问机场工作人员,他们说大飞机临时调换成小飞机了,没有那么多座了,所以才会出现没有座了无法办理登机牌的情况。”任先生说。虽然工作人员最终为任先生等人免费办理了改签并得到500元补偿,但任先生并不满意。

  叶祝颐:尽管航空公司解释说,这是临时调配飞机所致,但是飞机说换就换,座位说少就少,根本不考虑乘客的权益,也未对乘客履行告知义务,导致几十名乘客无法登机。这实际上是严重的超售行为。航空公司除了让乘客改签其他航班以外,经济补偿只有区区500元。两相比较,不难看出,国内航空公司的“超售”与国际惯例并不是一回事。

  代驾行业亟须整顿

  北京晨报:在“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的今天,喝酒后找代驾已成为不少人的习惯。2004年酒驾禁令出台,催生了酒后代驾行业;2011年“醉驾入刑”正式实施,酒后代驾生意渐火。在一段时间的适应后,代驾的便利逐渐凸显,然而,尽管发展多年,但代驾行业依旧存在不少问题,代驾纠纷也频频发生。

  祝建波:代驾纠纷究其原因,在于代驾是个国内新兴行业,目前并没有专门针对代驾的监管部门,是个典型的无主管单位、无准入门槛、无统一标准的“三无”行业,一直以来都是代驾公司和代驾司机在自说自话,定价和服务不规范、长时间等候、事故纠纷、财产损失等现象屡屡发生。如此一来,便使得代驾行业在消费者心中的诚信度不高,整个行业也呈现出了良莠不齐的发展状态。有关部门要尽快出台相关的政策法规,明确代驾行业的主管部门,制定出相关规范及人员准入标准,并明确代驾双方的权利义务,实现代驾与消费者的互信互惠。也唯其如此,才能为代驾的市民解除后顾之忧,让代驾行业得以蓬勃发展。

  山寨车位屡禁不止

  北京晨报:北京市民夏女士反映她开车到湖景东路,正准备停车的时候,车前出现了一名身穿橘黄色制服,胸前挂着牌子的男子,俨然是个停车管理员。夏女士在“管理员”的引导下,交了20块钱,把车停在了路边。等到办完事回来,她的车被贴了条,再瞅瞅前前后后,路边一溜车都被贴了。

  何勇:要让市民更放心更好地停车,就必须让山寨停车位彻底消失,失去生存土壤。首先,城市要增加正规停车位数量,尤其是将一些适合停车的山寨停车位转正,让市民可以方便地找到停车位停车。同时,规范正规停车位建设,让市民一眼就可以看出正规停车位与山寨停车位的区别。其次,最关键的是,对于山寨停车位,必须加大查处和处罚力度。只要道路上出现了山寨停车位,就要及时清除掉,增设禁止停车的标识和指引前往正规停车位的线路图,防止市民继续在山寨停车位上违章停车,并严惩山寨停车位的建设者、管理者,提高建设山寨停车位的违法违规成本。

  分班经济值得深思

  北京晨报:各地中小学相继开学,这些日子最紧张的莫过于新生家长,为了给孩子选个好班,家长们都绞尽脑汁。有的家长不但要选好的班级,还要选好的任课老师。虽然多数中小学都表明是以随机分班为大原则,但在实际操作中,很多人都托人情、找关系、送礼。有专家认为,“择班热”的背后是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均。

  余明辉:大家纠结“分班经济”、“排座经济”等,表面看是对社会陋习的不满,其实是对教育现状之痛无奈而退而求其次的表现。何时不再纠结于“分班经济”?这只有靠全社会共同努力,国家相关部门共同发力,改革应试教育体制,建设清正廉洁校园文化,加大力度治腐败,加大建设提供优质教育资源,坦坦荡荡做事情,扎扎实实办教育,切切实实配资源,一视同仁建学校,公正无私对孩子,无偏无斜育桃李。

  霸气局长底气何在

  北京晨报:就网上热传的一段以“正定霸气局长:谁不听话就处理谁,把你揍个半死再起诉你”为题的录音,当事人河北省正定县现代服务园区市场管理局局长褚相国回应称,录音内容部分有剪辑,录音谈话发生在今年1月份,是他在训斥一位犯了错误的下属时所说,并称此事县纪委已经介入。

  王军荣:“霸气局长”是如何炼成的?并不是说手上有权就会成为“霸气局长”,一方面是因为局长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将权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也觉得有权就有一切,逐渐陷入腐败都不知道;另一方面是监管薄弱。对于一个官员的监管如果无力,那么官员自然而然地会变得狂妄。唯有正常性地给予官员敲打,才会使其保持清醒的头脑,自己不是万能的,是受到监管的。“霸气局长”是因为先有“霸气权力”,有“霸气权力”是因为监管太弱小,逐渐养大了“霸气权力”,也就有了“霸气局长”,只是不知道,这位“霸气局长”还能继续霸气吗?

  影院监控泄露隐私

  北京晨报:最近网友爆料行业秘密,并提醒情侣看电影的时候别太亲热,因为“后面放映员和监控都看得到”。有网友还附上据说是影院工作人员提供的监控室场景和监控截图,果然除了大银幕外,放映厅内各个位置都看得清清楚楚,甚至拍到了观众一些不雅的坐姿和动作。记者近日走访多家影院,调查发现这些影院的确安装了摄像头。不过,影院经理称“只要观众都是文明观影,摄像头就是形同虚设”。

  龙敏飞:影院安摄像头应补上知情权和监管短板。所谓知情权,就是电影院应该告知观影者,影院为了安全安装有监控,并提醒其文明观影;所谓监管短板,就是对于监控录像以及监控画面的监管,应该更加严格,不能随意泄露,一旦违法,应立即回到法律渠道。唯有如此,电影院安装监控才不会引发太大的争议,也才能令人信服。

  ■一周聚焦

  父母卖孩子 坚决零容忍

  日前,一个组建于2014年,覆盖福建、江西、广东、云南等7个省、自治区的特大贩卖婴儿网络被连根拔起,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57名,解救被拐卖儿童36名。他们中许多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几乎都是被亲生父母卖掉的。有数据显示,此类案件中,超过7成孩子是被亲生父母卖掉的。

  贩卖婴儿已经成为灰色产业。我们总是以为,只有严惩贩婴不法人员,才能擦干被卖婴儿的眼泪。却忽视了一个不该被忽视的事实。不是所有被当商品一样贩卖的婴儿,都是盗窃的,都是拐骗的。还有相当一部分是亲生父母卖掉的。

  执法人员的目光已经习惯于盯着人口贩子,却忽视“出卖孩子的父母”。执法部门会严厉打击人口贩子,却很少严厉打击“出卖孩子的父母”。当法律无视这种现象的时候,就给“父母出卖孩子”营造了滋生土壤。

  父母出卖孩子,总有着各种各样的理由:家庭困难养不起孩子;未婚怀孕留不得孩子;夫妻离婚没人抚养孩子。理由满满,可是这不是出卖孩子的理由。即使家庭困难不能养育孩子,也应该走正常途径,可以将孩子送到正规福利院,也可以办理“转养手续”。无论什么理由,都不能纵容父母出卖孩子的行为。

  更需要追问的是:父母把孩子卖给人贩子,人贩子倒手卖给买家之后,这些孩子是以何种身份生存的?其实,很多孩子已经在买孩子的家庭上了户口。这也是一大安全漏洞。按照有关规定,孩子办理户口需要出生证明或者是领养手续,试问被亲生父母出卖的孩子,在没有这些手续的情况下是如何实现落户的?如果落户制度能够规范起来,也能减少“父母卖孩子”的现象。

  这还暴露出的是未婚先孕等社会问题,对于确实不想养育孩子而又生育了孩子的,是不是该畅通领养渠道?当然,最主要的问题,还出在了对“出卖孩子的父母”打击力度羸弱上,总是觉得“父母出卖孩子”和“人贩子拐卖孩子”性质不同,给予了他们太多廉价的同情眼泪。

  “7成孩子是被父母卖掉的”,倒逼法律提升打击标准,不能让此类父母“卖了就卖了”,而必须付出代价。

  郭元鹏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