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杂文随笔-正文
八道岭的春天
车承金
http://www.workercn.cn2018-04-23来源: 人民日报
分享到:更多

  此刻,我正站在家乡八道岭的杏林里,被一树树杏花簇拥着,被浓浓花香围裹着,满眼清新。

  八道岭,不远,就在老家村庄的后面,是一条南北走向凸起的高地,犹如老牛的脊梁,经岁月雨水冲刷,在这长达四五里长的高地上形成八条沟壑,每条沟壑相距几百米不等。这条凸起的高地被称之为八道岭,总面积两千多亩。

  此时,八道岭的杏花开得正酣。那些刚刚绽放的杏花,白非真白、红不若红,含露团香。还没绽放的花蕾,红豆般大小,洇出粉色与浅红,犹如一点胭脂淡染腮,欲语还羞。那些全部绽放开的杏花,随着洇出的粉色与浅红慢慢地褪去,渐渐变成了白色,皓若冬雪,更令人怜爱。

  行走在八道岭,不时看到野鸡野兔从脚下飞起、逃走,吓我一激灵。稳了稳神,继续前行,遇到一拨拨赏花的人群,与他们唠两句,帮他们用手机照相。不知不觉我走了两个多小时,过了一道岭,二道岭……也过了第八道岭,来到了金龙宝殿山的脚下。当我站在山岗上,蓦然回首,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四五里地长,两千多亩地的八道岭,被白色覆盖了,看不见沟壑,看不见山路,看不见黄土,阳光下,犹如茫茫大海,翻涌着白色的浪花。

  而记忆深处的八道岭却是丑陋的,没有树木,没有绿色,是个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薄薄的黄土层,掺杂着小石子。辽西丘陵十年九旱,八道岭又是一块凸起的坡地,蓄不住水。好不容易下场雨,雨水又一路小跑似的向两侧流走。干旱,瘠薄,连草都是蔫蔫的,一副病态的样子。

  集体经济时八道岭种庄稼。玉米高粱需要大水大肥,八道岭不能种,只能种那些耐旱耐贫瘠的谷子、杂粮,产量低,打不了多少粮食。当时人们对八道岭总结出这样一句顺口溜:种一坡,收一车,打巴打巴煮一锅,很是形象。

  1979年我考上大学,那年秋天最后一次参加生产劳动,是去八道岭收秋。那天中午出工,队长给我们派的活是到二道岭收谷子。除了带收割用的镰刀外,队长还让我们带上扁担和绳子,说收割完后直接把谷子挑回来。到地里一看,原来谷秸矮,谷穗小,稀稀拉拉没几棵。割完后,每人捆两捆,每捆也就狗脖子那么粗,扁担两头一头一捆,优哉游哉地,我们就把五亩多地的谷子,一年的收成,全挑回了家。

  在挑着谷子往回走的路上,我问二伯,受这么多累,年年也打不了多少粮食,还种它干啥?二伯说,打点就比种子多啊,一把也是粮食,就少饿点肚子。

  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土地分到各家各户,人们的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分到八道岭土地的人们也倾注了大量心血,挖壕筑坝蓄雨水,有的加强了田间管理,有的试种各种抗旱农作物,有的还试栽了中草药。尽管人们想尽了办法,但因八道岭的土质、地势等自然条件,再加上十年九旱的气候,收成也只是比集体经济时略好些。

  八道岭发生根本变化是2003年的春天。那一年在八道岭打响了退耕还林战役,整个工程分两年实施,第一年一千亩,余下的第二年完成。县林业部门根据八道岭的自然条件,在广泛征求群众意见的基础上,决定发展经济林。在对大枣、大扁杏、沙棘等树种特性进行科学分析比较后,决定栽植大扁杏。大扁杏适应性强,耐寒耐贫瘠,易管理,更重要的是耐旱畏涝,适合八道岭的自然条件。杏仁又有较高的经济价值。栽大扁杏既能绿化八道岭,改善生态环境, 群众还会有一笔稳定的经济收入。

  父亲说,他参加了那次大会战。会战是乡政府统一组织安排,从各村抽调男劳动力,组成专业造林大队进行栽植。此前,县乡林业技术人员来到八道岭,进行实地测量,划定株行距,用白灰标明栽植点。栽植前召开了会议,乡党委书记强调退耕还林的重要性,技术员讲解有关栽植的技术要求。

  芜寂的八道岭,突然间热闹起来。人们挖坑的挖坑,栽植的栽植。十几辆拉水车来来往往。车水马龙,一片繁忙。技术人员巡回检查,每个树坑挖多深、多宽、多长,栽时每个树坑浇多少水,都严格执行既定的标准。

  去年夏天回家,我去了次八道岭,正是杏熟时节。满岭、满树是金黄色的杏子,犹如一颗颗珍珠,悬挂在枝头的绿叶中,闪着晶莹的光泽。杏树已有茶碗口那么粗。每棵树下都修有一米五左右见方的树盘,修得规规整整的。细看,树盘里的泥土上有一道道裂痕,那是积水渗后留下的印迹。半腐半烂的野草在树盘里残露着,这些腐烂的野草正在慢慢地改变着树下的土质。看得出,人们非常重视这些杏树,那树盘里的土质正在变肥沃,八道岭的水土流失得到了有效控制。

  那天,我与正在采摘杏子的二婶不期而遇。只见绿荫中的二婶头戴草帽,上着红色衬衫,臂挎柳条小篮,手起手落,一枚枚金黄色的杏子落进了篮子里。我没顾得与二婶打招呼,急忙掏出手机,将二婶的芳影留在了手机里。

  二婶脸上挂满笑容,告诉我,退耕还林前几年杏树还没挂果,国家给补贴,一亩地140元,现在结果了,进入了盛果期,就看市场杏仁的行情了,如果行情好年景好,一亩地收入千八百的还是没问题的,过去种庄稼是白扔,没啥收入,现在比过去强百倍,强千倍。我想,还有的一点不知二婶知道不知道,就是有比金钱还重要的生态效益。

  从八道岭往回返,已近中午。在岭脊的作业道上,还停着不少车辆。杏林里还有不少人在赏花,在说笑,在拍照。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春天里,他们和我一样喜欢上了八道岭,舍不得离去。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