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杂文随笔-正文
罗浮山
田东江
http://www.workercn.cn2016-09-14来源: 南方日报
分享到:更多

  9月4日至6日,第三届中医科学大会在广东省惠州市博罗县罗浮山脚下召开。报道说,这是中国中医药界乃至世界中医学界的顶级学术会议。选择在罗浮山,在于这里是古代医药学家葛洪曾经炼丹著书的地方吧,道教称为“第七洞天”嘛。而葛洪的《肘后备急方》,直接启迪了当代医药学家的灵感,众所周知,屠呦呦发明的青蒿素提取办法因之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罗浮山作为“岭南第一山”,又是道教名山,典籍记载中肯定是不会缺席的。《后汉书·郡国志》在讲到“南海郡”的时候已有“博罗”条,注曰:“有罗浮山,自会稽浮往博山,故置博罗县。”宋朝祝穆《方舆胜览》引《罗浮山记》亦云:“罗浮者,盖二山总名,在增城、博罗二县之境。”这里首先让人感慨的是,两千年来“博罗”县名的“纯正”。三国两晋南北朝,再加上隋唐宋元明清,真是流水的朝代铁打的县名。增城本来也好好的,前几年才由“县”成“市”,又由“市”成“区”而已。在改地名、变级别已呈沧海桑田之势的大背景下,实在是殊为不易。那么,今后保护“博罗县”名,某种意义上已是在保护传统文化了。

  《郡国志》该注过于简略,其所要表达的意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引《岭南志》说得更明白:“罗山之脉,来自大庾;浮山,乃蓬莱之一岛,来自海中,与罗山合,故曰罗浮。”就是说,正像我故乡的潮白河是由潮河与白河交汇而成一样,罗浮山是罗山和浮山撞在一起形成的,然罗山是本地的,浮山是外来的,自己“浮”了过来。这当然只能归为神话传说了。地质学家早有结论:罗浮山形成于八千万年以前,因地壳发生断层,花岗岩体受挤压而隆起。以神话来附会自然,使“身世”极不寻常,无疑旨在提升“自然”的“身价”。这一点,不独罗浮山为然。正是因此,人文方面除葛洪之外,黄大仙、鲍姑、吕洞宾、何仙姑、铁拐李等神仙都曾在罗浮山留过仙迹,几乎顺理成章。

  顾祖禹还说,罗浮山“峰峦四百三十有二,岭十五,洞壑七十有二,溪涧瀑布之属九百八十有九。盖宇内之名山,东粤之重镇也”。在他眼里,“其瑰奇灵异,游历所不能遍”,美不胜收。然而,在他稍前的王临亨却对罗浮山不大欣赏,其《粤剑编》云:“其山半是宿莽,半是灌木,峰峦颇不甚秀,不知何以名满天下。”他当然知道罗浮的文化内涵,“是山固羣真之玄官,而仙令之丹府也”嘛。但他更推崇南海西樵山,“人言西樵山远过罗浮,余以未及一游为恨”。不过,“桂林山水甲天下,南粤名山数二樵”,罗浮山即东樵山。开玩笑说,倘对东樵山失望,对西樵山也就不要寄望了。

  但在王临亨笔下,罗浮山也颇有可称道之处。比如宋朝有两个罗浮道士做过惠民的好事,就被他记下了。一个叫邓守安的,“于惠州东门外合江渡口作浮桥,以铁锁石矴,连四十舟为之,随水涨落,榜曰东新桥”。还有一个叫邓道立的,“以广城水俱咸苦,欲以万竿竹为筒,络绎相接,于二十里外蒲涧山引水入城,以供民汲”。为此,其“于循州置良田,令岁课租五七千,买竹万竿作栰下广州,以备抽换”。此外,罗浮山还有“竹叶符”,说是“昔刘真人修炼此山,尝用殷中军咄咄书作符,以祛邪祟。至今竹叶上皆自然生篆文若符然。人采以镇宅,可除百妖”。有“丹灶丸”,说是葛洪丹灶中的土,葛洪“炼丹时,火盛,丹压灶中。今人取其土为丸,可以已疾”。

  最值得玩味的,还是王临亨那篇《游罗浮山记》。王临亨来广东,是以朝廷大员的身份到惠阳虑囚,亦即向囚犯讯察决狱的情况,用颜师古的话说:“省录之,知其情状有冤滞与不也。”复查一下有没有冤假错案。工作结束之后,他专门来到罗浮山,“挟一偏提(酒壶),持四日糗(干粮)以游,戒县令毋烦厨传也”,不仅有言在先,而且有行动在先,纯属私人游历。但地方上的人不这么看,所以甫一出城,他就发现“担供帐而往者踵相属矣”。这且不算,“田畯释耜而来舁余者动数十百夫矣,荷锄而为余除道者且先余矣”,田里的活儿扔下了,光来抬轿子、修整道路的就有好几十人。王临亨在“念有司意良至”的同时,坦言“亦以此自媿”。不过,这还只是开头。王临亨“入肃稚川祠访丹灶所在”之后,住下了,好家伙,“时方子夜,仆夫驿骚声彻卧内,质明命驾,则有百余人,各司事以待,至有执虎子以相从者”。虎子者,便器也。由此不难推断,地方官员对中央大员的安排“周到”到了什么程度。“周到”的背后,自然是“惶恐”在起作用。所以,尽管王临亨“下令减之”,但是,“时县簿为余督夫役,乡民奉簿令若神明,余遣之不去也”。这是“县官不如现管”的最好诠释,这种情形不要说彼时,今天我们又是否似曾相识?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桔杨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苏东坡留下的名句脍炙人口。我到罗浮山去过几次,都是去开会,开完就近瞄上两眼,因而除了“冲虚古观”似乎没有别的印象。假以时日,还是要深入一些,至少不为顾王两人的感受所左右。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