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评论

人物

鞠萍:做陪伴孩子们一辈子的知心姐姐

周慧晓婉
2018-08-06 10:46:56  来源:新京报

  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之际,新京报独家专访了文体娱领域的四十位“先锋”人物,他们分别在不同的领域取得了开拓性的创新和耀眼的成就。新京报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陆续推出这些改变了时代的“先锋”人物专题。时评版会对应这些专题,刊载记者与这些人交谈过程中的生动细节,展示他们的过人魅力和精彩人生。

  没有各种电子产品的年代,我们似乎都一样,每天放学跑回家,放下书包就坐到电视机前面蹲守少儿节目——《七巧板》和《大风车》,那真是每天放学的头等大事。这档节目的主持人鞠萍姐姐是我们最好的朋友,她总是笑着给我们讲很多故事和道理,教我们做游戏。如今,鞠萍姐姐已经52岁了,她说自己胖了不少,调侃着她、董浩、刘纯燕是央视少儿频道“三老”,“现在的小朋友们可能都不认识我了,都追逐着红果果和绿泡泡,但是他们的爸爸妈妈看到我就会把孩子‘塞’到我旁边,并不停地告诉他们,这是妈妈爸爸的偶像。”

  鞠萍素颜接受了这次采访,惯常的短发、甜蜜的微笑,依旧是儿时记忆中那样乐乐和和、随性大方、不拘小节。为了少儿节目主持人这份工作她其实牺牲不少,比如30年只烫过两次头发,还有一次因为小观众接受不了说“不像姐姐”而向他们道歉。“后来我决定了,为了小观众们发型就不能变。现在我也认为,能为孩子做些事情就满足了。”如今《动画城》早已停播,《大风车》还在少儿频道但早已物是人非,所有童年熟悉的主持人都不见了,改革开放整整40年,我们才意识到,早就不过儿童节的我们,突然很想念鞠萍姐姐他们。

  迅速倒带

  改革开放给我带来了太多机会和改变

  一提童年偶像和女神,鞠萍一定是个无法跳过的名字。改革开放带来的变化,在鞠萍的人生经历上体现得尤为明显。就像如果不是教育改革,她可能就上不了北京海淀区实验班,“我现在都还记得上学时坐的大巴,每天往返都走长安街的那条路线,在学校里睡午觉的枕头,还有经常给我启发的校园文艺活动。”提到往昔,她总是很兴奋,“现在我们偶尔也会回学校看老师,现在学校变化很大,以前上课的房子只剩了一间教室,宿舍楼变成了足球场,但当你经常回去、站在自己40年前上学、上课的地方,就会想起以前美好的校园生活。”

  作为我国第一位专职青少年节目主持人,34年以来,鞠萍陪伴了无数孩子的成长,一代又一代的少儿观众都是看着《七巧板》和《大风车》长大的。从10岁开始,她就参加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少年广播合唱团,跟着李谷一、蒋大为等老艺术家合唱操练,她说自己开拓了眼界,也真正感受到艺术家身上应该有的风范。私下里鞠萍也一贯低调谦虚,她说,“时代虽然不断在发展变化,我也从来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保持自己最好的状态,投入自己一直喜欢的事业,这样就挺好的。”

  央视情缘

  静看人生百态 保有“知心姐姐”的纯真自然

  鞠萍的声音没有一点变化,从1991年开始,她为小朋友们录制了近乎200多盒磁带,很多人都是听着“鞠萍姐姐讲故事”长大的。采访中,她回顾了自己的很多第一次:1984年国庆节,她第一次主持节目;1985年6月1日,一个崭新的幼儿栏目《七巧板》以及它的固定主持人鞠萍姐姐正式和观众见面;第一次被领导批评;第一次向小观众道歉;第一次为小朋友开演唱会;第一次当节目总导演……关于职业生涯一点一滴的记忆,在鞠萍眼里,无论是喜是悲都弥足珍贵,任何一个小细节她都能迅速回忆,她说这过程中的成长和记忆,每一个时刻都相当珍贵。

  但孩子在长大,姐姐也会变老,鞠萍说这么多年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对她说,“我是看您节目长大的”,每次听到这句话内心就充满了感激和感动。如今的鞠萍静看人生百态,依旧保有“知心姐姐”的纯真自然,安之若素更不放弃满足小朋友的渴望。她坚定地告诉记者,无论何时都会想尽办法投身公益,为孩子们提供好的生活条件。

  空中飞人

  渐退幕后 以另一种方式为孩子做事

  这些年,鞠萍虽然已经渐退幕后,但却变成了空中飞人。高强度的工作节奏,乐观的鞠萍却精力十足,“我属于傻吃闷睡型,像2015年飞行里程超过30万公里,飞行次数218次。其实舟车劳顿、艰苦边远都算不了什么,只要能为孩子做事我就心甘情愿。”

  生活中的她,不太讲究养生,但乐和随和的生活态度不仅给她带来了好人缘,更是有个好身体。不过她偶尔也会调侃自己要注意减肥,得向周涛和董卿学习,“她们真的是为艺术献身,一直保持好身材,其实做主持人很不容易,比如她们要注意节食,一个晚上站着不能坐,因为一坐裙子就会有褶子,这些细节真的很伟大,我在这方面对自己要求就没那么严格。”说着说着,她还自嘲因为胖了每次上热搜都和体重有关,也羡慕金龟子刘纯燕能几十年如一日地童颜永驻。

  拍完照片,她和摄影师、记者一一握手告别,留下在场的人在那里感叹童年。看着鞠萍的背影,记者瞬间有些泪目,我们总觉得他们不会变老,看着他们依旧想起从前的童年,但有时又无奈童年回不去了。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人物

  • 鞠萍:做陪伴孩子们一辈子的知心姐姐

    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之际,新京报独家专访了文体娱领域的四十位“先锋”人物,他们分别在不同的领域取得了开拓性的创新和耀眼的成就。没有各种电子产品的年代,我们似乎都一样,每天放学跑回家,放下书包就坐到电视机前面蹲守少儿节目——《七巧板》和《大风车》

  • 翁恺获百万重奖,是对“唯论文”的纠偏

    浙大豪掷百万重奖教学实绩突出的一线教师,是对“唯论文是举”的考评体系的救偏补弊。翁恺获百万重奖,是对“唯论文”的纠偏8月3日,浙大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的一线教师翁恺,因爱生重教、教学贡献突出,获“浙江大学永平杰出教学贡献奖”,奖金100万元。这个奖是段永平校友于2011年设立的。

  • 让战旗闪耀青春荣光

    她曾是“美女学霸”,本科担任南京大学礼仪队队长,工作后以第一名的成绩跨专业考入中山大学攻读研究生。她曾是“高薪白领”,因表现出色获得“金牌个人”奖。她是“博士军官”,毕业后入伍,历经5年磨砺,在“战风斗浪中历练成长”。她叫韦慧晓,郑州舰实习舰长,我国海军首位女副舰长,在万里海疆书写着无悔青春。

  • “结石宝宝”父亲索赔4000万美元离谱吗?

    4000万美元,表面看似不少,可如果站在一个孩子受害、无辜被关、妻离子散的父亲角度,郭利要求“不菲赔偿”的心情,并不难于理解。据封面新闻报道,“结石宝宝”父亲郭利日前发布《致雅士利(国际)乳业公开信》,要求雅士利集团兑现1000万美元的赔偿协议,另提出追加对其本人和家庭造成的伤害综合(精神)赔偿金3000万美元。

一周看点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