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焦点人物-正文
亲爱的郝蕾
塔庚
http://www.workercn.cn2018-07-13来源: 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更多

  在医院遇到郝蕾之前,我只在屏幕里见到她。她是我喜欢的女演员。那天与她在同一个空间的半个小时里,她和她的双胞胎儿子在一起。

  四五岁的两个孩子狗毛过敏,脸肿得不像话,一个说,我不认识你了。另一个又说,我也不认识你了。像多数两个男孩的家庭一样,郝蕾把老大叫“大宝”,老二叫“小宝”。也像多数带孩子看病的妈妈一样,她不断在说,“我说不要离狗狗太近吧”,“我说了要洗手吧”。郝蕾就坐在我的旁边,医院的座椅,近得你能清楚看到她的发量,变少了。

  我是从她上扬的嘴角和左眉头上的痣认出她的,素颜状态下那颗痣会更加清晰。如果没有嘴角、痣和双胞胎,我大概还要确认到底是不是她。嘴角上扬至一个漂亮弧度的女人,无论在哪儿,辨识度都是极高的。

  我17岁读高二的时候,在电视剧《十七岁不哭》里,她以“杨宇凌”这个名字出现在我面前。我买了很多本《十七岁不哭》,送给我的好朋友们,男生女生都送,甚至给我不喜欢的高三男生也送了一本,那个时候恨不得把喜欢的东西分享给全世界。

  多年过去,我跳到30多岁。郝蕾也早已不知所踪。有一天,在《颐和园》里她以“余红”这个名字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我一直想,如果郝蕾有一部传记,这部传记会从她的童年开始,缓缓讲到初出茅庐,一个少女的模样,然后到《颐和园》,最好的年纪。

  再接下来,是《浮城谜事》《亲爱的》《黄金时代》,重新找回郝蕾,我依然喜欢她,她真实,不做作,不怎么打扮,发胖了,但一到娄烨的戏里,又变成最闪光的那一个。是的,郝蕾就是这样一个跟现实世界有点隔,但精神世界又异常饱满的人。所有的喧嚣她都不参与也不需要参与,一进入她的角色,整个人就亮了。

  见到她那天,我又看了一遍《颐和园》,庆幸她在最好的时候拍下了最好的作品。

  你可以评价别的影星:他最好的作品停留在第一部。对郝蕾,你刻薄不起来。别的影星如今在你看来只是路人。郝蕾不是。她胖了,不太修边幅,本来发量就不多,现在更少了。但她走到你面前,把自己当成路人,安心地在旁边坐下。你的眼泪哗地就下来了。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