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焦点人物-正文
后安徒生奖时代,儿童文学要寻根
孙玉虎
http://www.workercn.cn2016-04-06来源: 新京报
分享到:更多

  曹文轩能够再次代表中国角逐安徒生奖,恰恰是因为他坚持现实主义的小说创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儿童文学作家可以开始自己的寻根运动了,因为安徒生奖缓解了他们渴望被世界认可的焦虑,而中国孩子只有从自己文化里生长出来的作品中才能真正获得文化认同。

  2016年4月4日晚,一则“曹文轩获国际安徒生奖”的消息刷屏了中国儿童文学和童书出版界的朋友圈。有人认为,其意义甚至超过了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那么,后安徒生奖时代,如何正确看待曹文轩的获奖呢?

  1. 国际安徒生奖是世界儿童文学领域的最高荣誉,也被称为“小诺贝尔文学奖”。该奖项由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于1956年设立,每两年评选一次,奖励在世的一位作家和一位插画家。但它表彰的不是某一部作品,而是该作家一生的文学造诣和建树,所以有点“终身成就奖”的意思。

  2. IBBY有“小联合国”之美誉,旨在通过儿童读物促进国际理解,维护世界和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IBBY和各国分会对中国儿童文学的了解都十分有限。直到近年,中国人张明舟当选为IBBY十位国际执委之一,冰心之女吴青获选安徒生奖评委,才有力增强了中国少儿出版界和儿童文学界在IBBY等国际组织的话语权。说到底,任何评奖都是一场有规则的游戏,安徒生奖也不例外。

  3. 《草房子》是曹文轩的代表作。自1997年出版以来,该书已经印刷了300多次,累计销量逾1000万册。凭借《草房子》等书,曹文轩分别于2014年和2015年跻身作家富豪榜第十名和第十六名。但尴尬的是,目前市场上有十几个版本的《草房子》,到底入手哪一个?普通读者很难做出恰当的选择。曹文轩获安徒生奖之后,各大出版社肯定更加疯狂,如何避免作品的重复出版,是考验曹文轩的一大难题。好在2014年成立了曹文轩儿童文学艺术中心,该中心负责曹文轩作品的“全版权”运营,相信重复出版的问题会得到有效控制。

  4. 从1983年出版的《没有角的牛》到1997年的《草房子》再到2005年的《青铜葵花》,曹文轩的文字留给读者的印象大多是纯美和苦难。此后,从幻想小说《大王书》到轻松幽默的“我的儿子皮卡”系列,从战争题材的《火印》到桥梁书“萌萌鸟”系列,曹文轩一直在寻求变化和突破,其间还与国内外插画家合作,出版了几十本图画书。

  5. 是时候读读中国的儿童文学了。近十年来,图画书的引进和推广培养出了第一批读图画书长大的孩子和家长。这批读者已经具备良好的儿童观和审美观,他们的阅读需求正渐渐从图画书向文字书转变。但说起儿童文学,很多人都很茫然,甚至认为童话就是儿童文学的代名词。其实曹文轩能够再次代表中国角逐安徒生奖,恰恰是因为他坚持现实主义的小说创作。

  除了图画书、童话和小说,儿童文学主要还包括儿童散文、儿童诗、儿歌和报告文学。只能说,大家对儿童文学的了解太少了,对中国儿童文学的了解则更少。曹文轩获安徒生奖必将引导世界重新认识中国儿童文学,并引领更多国人在阅读儿童文学中,认识儿童,发现童年。

  6. 发现童年,理解文学的意义。这就要求我们跳出文学本身,从人类学角度看。实际上,故事不是构思出来的,你怎样认识、理解儿童,你的笔就会通往哪里。所以,故事在关键的结点上多数时候更关乎作家如何选择。作家的最高使命是为儿童、为人类写作。

  7. “曹文轩的作品读起来很美,书写了关于悲伤和苦痛的童年生活,树立了孩子们面对艰难生活挑战的榜样,能够赢得广泛的儿童读者的喜爱。”这段安徒生奖组委会给曹文轩的颁奖词,从官方肯定了曹文轩的写作美学。但在曹文轩获奖之前,他的文学主张并不是毫无争议的。比如提到中国儿童文学的审美指向,我们还会提到跟曹文轩大不相同的孙幼军、张之路、梅子涵、郑渊洁等。曹文轩的叙事是安安静静的,文字显华美,其他几位则偏重童趣和幽默,很少使用形容词。

  在曹文轩获奖之后,我想不管持有什么样的文学主张,至少有一点曹文轩的作品做出了很好的示范,那就是他的作品始终扎根在中国的泥土中,具有鲜明的中国烙印。而且曹文轩本人也越来越确认这是一条可行之路,他六月份即将出版的长篇小说《蜻蜓眼》就将目光放到了三线时期。用曹文轩的话说,这是只有在中国才会发生的故事,外国人写不出来。

  8.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儿童文学作家可以开始自己的寻根运动了,因为安徒生奖缓解了他们渴望被世界认可的焦虑,而中国孩子只有从自己文化里生长出来的作品中才能真正获得文化认同。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