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快言快语-正文
燕山快笔
柏涛
http://www.workercn.cn2016-05-10来源: 京华时报
分享到:更多

  麦田里的停车场到底是谁养大的

        长满麦子的耕地里,突然出现一片水泥地,上面停满各式物流货车。日前,河南周口市川汇区部分群众向媒体反映,有人占了他们的耕地,在麦田里违规建起停车场。对此,周口市国土局川汇分局、川汇区“两违”办公室,均说不清如何治理。

  停车场建到了麦田里,让人诧异。毕竟,该停车场所占土地为耕地,是各级政府一直致力保护的对象,怎么会被霸占了?退一步讲,即使建设停车场确有需要,也该履行合法的审批、建设程序。但从报道来看,不仅没有走程序,更让人拍案的是,该停车场竟然在执法部门的介入下,“一边拆除一边长大”了。

  群众举报没用、执法干预无效、如何治理又说不清,如此局面不得不让人怀疑,该停车场的经营者是什么来头、事件背后有没有见不得光的力量在操纵?土地是老百姓的“命根子”,现在却被拿去赚钱,究竟谁要为此负责、如何整改,不能没有下文。

  改年龄骗保窝案监管深眠最可怕

        安徽五河县一些党员干部被曝利用职权,通过公安、人社等部门为亲属违规篡改年龄,办理“退休”骗取养老保险金。近期查明,该县共有69人的年龄被篡改,共骗取养老金240余万元,涉及违纪违法党员干部39人。目前当地已立案处理31人,其他处理7人,违纪线索移交上级纪委1人。

  老话说,莫伸手,伸手必被捉。身为公职人员,本该清廉干事,明白做人。但看看这些领导干部,竟利用自身职权监守自盗、中饱私囊,被处理纯属咎由自取。

  最可怕的,不是一些领导干部的贪婪无度,部分基层民警和办事员的目无法纪,而是监管制度的深眠。比如,此案历时多年,当地多个相关部门竟然毫无察觉,或是装作没看见?实在难以理解。又如,为何不是当地纪委而是安徽省委巡视组揭开了盖子?预防此类事件再现,要严格程序、加大违法成本,更要想办法打破“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软、下级监督太难”的局面,激活监管潜能。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