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评论

文体

知识付费这种安慰剂,来一针无妨

崔 爽
2019-01-11 10:04:30  来源:科技日报

  和跨年演讲中罗振宇的几个错误一起发酵的,是最近坊间对知识付费一浪高过一浪的争议。有文章甚至直言年轻人迷信知识付费就相当于老年人信传销、买权健,交的都是“智商税”。

  果真如此吗?从陌生的概念到千万用户,知识付费只用了两年,套用一个现成的说法,它一定做对了什么。一方面,社交网络显著改变了人与世界交互的方式,每个人都被海量的碎片信息淹没,难以分辨、害怕错过。知识付费的适时出现,如同一辆轻便的摆渡车,把人们从难以厘清的现实这端送到旗帜鲜明的观点那边。另一方面,无论提供的具体内容是什么,知识付费的核心卖点无外乎带领用户学习特定知识,提升相关能力,获得个人成长——要知道这完全不新鲜,从畅销多年的成功学图书到如今的知识付费,变的只是载体,不变的依然是自我实现的幻光。

  在这个层面上,知识付费虽然不能和传销、权健划等号,但它和保健品确有相似之处。人们购买保健品,是出于身体焦虑、健康焦虑,买知识付费课程则是由于知识焦虑、进步焦虑。焦虑是时代病,知识付费和保健品都是安慰剂。知识付费产品的主力消费者是生活在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难免为房子、子女教育、父母养老等问题焦虑,这种社会性的焦虑几乎无解。但个人对知识、进步、成功的焦虑或许可以通过知识付费稍稍得以豁免。试想下,一个正为职场人际关系苦恼的人,花几十上百元购买一门课的瞬间,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游刃有余的未来。因此,作为在失序中寻求秩序感的一种努力,知识付费完全可以理解。

  此外,自打知识付费上线时起,就被一些乐观派拔高到知识民主化的高度。一些过去只有少数精英群体才有机会接受的课程,通过这一模式得以走出象牙塔,抵达大众,这在以往是难以想象的,也可看作是知识付费最大的价值所在。

  所以唱衰不可怕,真正需要正视的是知识付费的商业逻辑本身。毕竟乐意为知识付费的人已经尝过一轮鲜,存量用户有限的情况下,谁会持续付费才至关重要。买完没学的多数人很难再掏腰包,有态度和能力坚持的少数人不满足于大众化的内容,平台靠不断推出新的老师和课程留人,成本太高又不现实……纷纷扰扰之中,谁是知识付费的回头客,如何找到并留住他们,恐怕才是2019年知识付费要迈过的最大门槛。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人物

  • 李志龙:成事,在于把心交给群众

    【人物】“牧区书记”李志龙【故事】从2001年进藏当兵、考学再到进入公务员队伍,李志龙在西藏已经待了十几年。在西藏阿里地区措勤县磁石乡担任党委书记3年多来刚听说李志龙要到磁石乡工作,家人担心他身体,朋友觉得他“傻”。李志龙却说,“我是军人出身,服从命令是天职”。

  • 回归基层也是 一种人生逐梦

    1月10日《长江日报》报道了这么一则事迹:武汉轨道交通2号线光谷广场警务区二级高级警长姜盘勤,6年前主动从领导职务上退下来,重新做回一名普通的民警,1月9日完成了警察生涯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从事警察职业34年,基层干了12年,退休前的警衔是三级警监。姜盘勤的警察生涯扎扎实实,也可谓圆满。重归一线的6年,姜盘勤和战友破获各类案件37起,其中2016年破获伪基站诈骗案为全省规模最大。

  • 用生命化育希望 用热血铸就丰碑

    2018年12月16日下午,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90后基层干部夫妇在访问贫困户途中车辆失控坠河。28岁的丈夫吴应谱,23岁的妻子樊贞子及其腹中两个月的胎儿不幸溺水遇难。

  • 金墉辞职折射世行改革困境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1月7日宣布,他将在2月1日辞职。金墉这届任期还有3年多时间,他的辞职让人充满联想。韩裔美国人金墉并非金融科班出身,而是和金融没有任何关联的医学出身。他的经历很光鲜,是哈佛大学博士和医学教授

一周看点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