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评论

文体

音乐人维权,为啥要跳过“组织”

沈彬
2018-11-08 11:20:34  来源:钱江晚报

  近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向社会发出公告,通知KTV设备和系统服务商(VOD)及KTV经营者要删除“非音集协管理”的6000多首音乐作品,其中就包括陈奕迅的《十年》《K歌之王》,张惠妹的《听海》《我可以抱你吗》等麦霸级经典歌曲。

  面对这个神操作,公众一时看不出门道:为什么音集协对不是自己会员的作品这么上心?之前,音集协一度高调强调自己是我国“唯一”的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不过音集协再次做出的澄清,终于道出了一些实情:“实际上这6000多首作品,原来有3000到4000首都是我们协会管理的。后来这些权利人退出了,不给我们管理了。人家觉得,你们这样给我分的钱少,我拿这个去打官司反而挣钱挣得多……权利人会有不同的选择,有的人会觉得我还不如退出你协会,我就打官司。”

  原来,音乐权利人跳过中国音集协直接向侵权的KTV维权,得到利益更大。虽然,这次音集协的表态满满“酸味”,就差说音乐权利人“见利忘义”了,但是著作权人自己打官司能得到更多赔偿,恰恰说明了音集协本身的失职,没有通过音乐著作权的“集体管理”机制来降低维权成本,体现著作权的价值,反而助推了维权的成本。要求KTV下架“非集体管理作品”,就是逼着还没授权其“集体管理”的相关音乐公司、著作权人就范,再不授权,自己作品的KTV终端就会被掐掉,这是错上加错。

  可以看出,这次被下架的音乐当中,一半是曾经授权音集协“集体管理”的,那么为什么会员逃了出去呢?说著作权人“唯利是图”的道德指控并不成立,因为原来设立音集协就是为了更好体现音乐著作权人的利益,而不是反过来,为音乐人找这么一个“婆婆”来管理。

  《著作权法》讲得很清楚,著作权人“可以”授权集体管理,不是“必须”授权集体管理;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是非营利性组织,不能追求自身的利益。在中国行业协会改革大的背景下,当众多行业协会纷纷摘下红帽子,更多努力为企业价值服务,音集协当摆正位置。为什么“集体管理”反而没有个体维权有效率?其中有没有行业协会追求自身利益,怠于维护音乐人利益,导致“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

  而且,很多音乐机构对侵权KTV一告一个准,能获得更多的赔偿,比通过集体管理获得的三瓜两枣要多,这本身就说明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正在改善。面对越来越多的音乐人、音乐机构不再授权给其“集体管理”,作为行业组织的音集协,应该充满危机意识,反躬自省一下,如何更好地维护音乐人利益,赢回人心,而不是施压KTV,“不是我的会员,就不许唱”。这里面充斥红顶中介的错位,真不要以为没有了张屠夫,就得吃带毛猪。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人物

  • 等待也是一种守护

    张翰是大连529路区间车的专职司机,一向守时尽责的他,最近在三八广场站,会比原定发车时间多等两分钟。天气凉了,有人愿为你驻足吗?暗夜路长,有人愿为你守候吗?公交车司机张翰用尽责的职业心、敏锐的观察力,给出了回答:让公交车“晚”开两分钟

  • IG:看懂电竞身后的代沟

    据说IG夺冠第二天,微信点击指数超过2800万,比头一天增长3000多倍。我知道很多人不懂“IG”,这很正常。数据说,全国电竞人群平均年龄18-24岁。也就是说,超过了这一年龄,你很可能错失了这一人群的密码。

  • “红色教授”——钱亦石

    金秋时节,满城桂花飘香。不久,钱亦石按照党的决定,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协助董必武筹建国民党湖北临时党部,当选为国民党湖北省执行委员会委员兼宣传部主任,主办《武汉评论》。

  • 一个纠结于“空想”和“成功学”的样本

    8月31日的《中国青年报》刊登了杨仁荣的自述——《为什么九年不回家》。他在自述中说,“我想成功。毕业后他的这篇自述,反映出他一直纠结在“空想”和“成功学”之中,对自我缺乏清晰的认识,也没有明确的学业或者职业发展目标。

一周看点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