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中工评论

文体

寂寞的文学,热闹的评奖

马朝虎
2018-09-28 09:19:00  来源:检察日报

  近日,一则消息刷屏:某省文学奖评奖结果,“主任给副主任评奖,随意增加获奖名额,评奖结果不公示……”一位诗人就此发文直指弊端:“评比过程存在漏洞,监督机制形同虚设,评选过程缺乏公正性。”消息一出,暴露了文学评奖中诸多需要改进的问题,文学评奖正在丧失权威性。毫无疑问,在这样一个信息海量、多元的时代,文学逐渐边缘化了,也寂寞了。当某个文学奖开始评奖,虽然会引来一些媒体、公众的围观,但真正被关注的很少是文学本身。

  从本意上来看,文学是一项寂寞的事业,需要社会和民众的关注和扶持,设置文学奖有利于把好的作品、好的作家推介给公众,同时使作家在精神和物质上得到某种程度的鼓励,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然而我们国内的很多文学奖项不仅达不到这个目的,反而对文学的发展产生不良影响。虽然鲁迅、茅盾、老舍、冰心等等文学奖已经评选了好多个年头,但从历届所评选出的作品来看,确实少有被读者真正认可的作品,不仅其阅读量少得可怜,而且其评选过程和结果多次被人诟病。

  获得一个文学奖,对于作家来说,已经不是自己的文学被关注被肯定的精神享受,而变成了“去领个奖状、拿点奖金”的物质需求;对于个别作家,成了沽名钓誉的机会。因此,文化学者常江认为:“旨在维护严肃文学和严肃阅读纯洁性的文学奖与资本、产业和名誉炒作搅和在一起,无论在法律或政策上有否正当性,都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现状。”

  出现这样的怪象,原因是多样的。比如,文学奖的设置存在问题。政府主持的奖项刻板有余而活力不足,出版机构与企业联袂设立的奖项功利心太重,民间或者个人设立的奖项有“自娱自乐”之嫌。当年民间发起设立“路遥文学奖”的时候,著名作家路遥的女儿路茗茗就竭力反对:“设立一个文学奖项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万一出现了状况,不仅影响我父亲的声誉,也会辜负发起者良好的初衷。”

  某些文学评奖有“论功行赏、论资排辈、暗箱操作”的嫌疑。文学奖本意是在激励、推动文学创作的发展,但已悄悄地变异了,并产生着不小的负面效益:各立山头,各唱其调,评奖的权威性丧失;好作品少之又少,获奖的却不在少数,装点着虚假繁荣;丑闻时有呈现,神圣的文学殿堂遭受利欲的侵袭;作家对获奖不再是一种荣誉的归属,沦为拿一笔奖金的低级愿望,精神世界被污染……

  从文学创作和民众阅读的大环境看,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文学奖大家都不明就里。在写作和阅读越来越多元化的当下,无论是政府和民间,设立一个又一个的文学奖,是否过于草率,是否在浪费资源呢?

  在文化饱受商业主义和新技术的冲击而变得日薄西山的当下,文学理应肩负起比其他文化形态更严肃的使命。事实上,作家应“但行创作,莫问收获”;而文学评奖,也不在于多,在于公开、透明,在于是否具有公信力、影响力。当寂寞的文学被热闹的评奖裹挟,当非文学的手段伤害文学的尊严,繁荣文学就是一句空话。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 中工时评:“数一亿粒米”现象并非个案

    小学阶段的学生,归根结底还是孩子,通过学校教育,孩子应该具备良好的思想品德,基本的辨识能力和生活能力,最终具备能够进行下一阶段初中学习的学习能力

  • 中工时评:95后新员工缘何爱跳槽

    到今年秋天,第一批步入社会的95后大学生,工作正好满一年。但是,与他们的前辈相比,90后的跳槽更加频繁,短短一年时间里,许多人已经开始做第二份甚至第三份工作了。

  • 中工时评:中非合作:让历史告诉未来

    一边是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一边是拥有世界最多发展中国家的大洲。金秋九月双方在北京的一次次“握手”,再次唤醒了两块大陆有关友情的温暖回忆

  • 中工时评:重信务实成就中非友谊

     在9月3日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开幕式上,习近平主席发表了题为《携手共命运 同心促发展》的主旨讲话,指引打造新时代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

人物

  • 李德威生前身后巨大反差 是什么击中了大众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教授李德威去世近半月,有关他的舆论热潮一直高涨。几天前,他的同事、中国地大知识产权与成果转化处罗林波发表署名文章《李德威教授生前无名,死时信息爆炸,只因身上有种时代奇缺的东西》,再度刷屏。——诚如斯言,李德威生前身后声名的巨大反差,值得观察。

  • 高铁院士王梦恕走了

    王梦恕的人生成长与中国铁路的建设和发展密不可分。他1956年考入唐山铁道学院,1964年从该院桥隧系隧道工程专业毕业1965年,北京地铁1号线开工建设,27岁的技术员王梦恕纠正了隧道内净空确定未考虑施工误差、贯通误差的重大设计失误。

  • 直面残缺的人生

    朱鹏3岁户外活动时不慎触及高压电线双臂被截肢。出医院第二个月,被父亲狠心逼着每天用脚训练写字,并逐渐学会了用脚打理生活上的一切。读者自会通过合理想象来填充朱鹏生活的细节。一个主要肢体残缺的人要过上“正常”生活,必定要在其他方面非同寻常。

  • 高铁“座霸”再现 罚则明晰才能根治

    19日上午,永州—深圳北G6078列车上,一位女乘客再现霸座行为。据了解,这名女乘客车票标注的座位是靠过道上个月高铁“霸座男”曝光后,不少人或许都认为网络曝光、舆论谴责加上后续的失信惩戒,会让后来者引以为鉴。但不到一个月,女版“座霸”又再次出现,无疑大大超出了人们的常识预期。

一周看点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