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文体-正文
红 鱼:听产品经理“港”那中年直男癌的故事
http://www.workercn.cn2015-09-28来源: 新京报
分享到:更多

  一样是讲中年危机,《心花路放》里宁浩那种明显的艺术家小骚情,在《港囧》中就全然欠奉。不做凡·高,成了戏里的主角徐来与戏外的导演徐峥不用开口的默契。他们想创作的并非名画《播种者》,而只是一件不压胸、也不空杯的内衣。

  情 怀

  劲歌金曲串烧

  要判断你自己是不是《港囧》的目标受众其实很简单——只要看里面出现的那些劲歌金曲你有多少耳熟能详,能跟着哼出来的曲目数量与你对这片子的喜爱程度,大抵成正比。

  从开场的《偏偏喜欢你》《为你钟情》《谁可改变》大串烧,到片头字幕让人不自觉跟着打起拍子的《饿狼传说》,徐峥和包贝尔奔波于街头时响起的《真的汉子》,城寨追逐时的《忘情森巴舞》,电梯爆头后的《上海滩》……自然还有银幕上的《天若有情》《旺角卡门》《阿飞正传》《新不了情》;海报上的《秋天的童话》《玻璃之城》和那张未完成的《甜蜜蜜》……闭上眼,单听银幕上传来的旋律,便仿佛坐进开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光黑车。一睁眼,有人怅然若失,有人泪流满面。都正常,对于二十七八到四十出头这一大拨,世俗精神世界这点儿好,多一半都是在人家那儿开的眼。

  香港文化于我们这一大帮子不光是流行,是启蒙,是躁动,更抻拉着一段段刻骨铭心却也臊眉耷眼的青春记忆。砸了骨头都连着筋。Beyond那首《情人》响起来的时候,莫名其妙我眼泪就下来了,自己都觉着犯贱。那也没辙,一回头,多少唏嘘在人海。

  情怀虽然是个好东西,也不能一俊遮百丑的那么使。更不能只涉及这一点,余皆不论。调暗那一盏盏的港式文化旧路灯,《港囧》值得商榷的地方,可就噼里啪啦地都露出来了,就跟我们记忆中的那些老港片一样,回头一看,往往糙得吓人。

  热 闹

  有意“不走心”?

  先说演员,包贝尔顶替王宝强是无奈之举亦是放手一搏。可惜宝宝的呆萌属性是天然胎里带,而包贝尔演配角时确实能抓住人物的一两个小特点,尽量放大,往往让人眼前一亮。但这次担纲这种二人转喜剧中必不可少的半壁江山二货角色,吃重的戏份,也确实让他颇为吃力。和前人一比,就显出了真二和装二的区别。当然,人物本身的根基不稳也是造成演员无处着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说到这一点——显得虚浮的角色自然不只包贝尔一个。赵薇饰演的徐峥之妻,包贝尔之姐“菠菜”虽美其名曰女主角,实则是个超值加量般的大客串。戏份不多,却性格“百变”:男主角徐来结束校园恋情伤心欲绝时,就是百依百顺救苦救难的接盘侠;要表现男主上有老下无小的中年倒插门压力时,就成了抓紧一切时间收公粮的人肉榨汁机;要让男人意识到家里白玫瑰的好,就直接掏出一串法国农场大画室的钥匙;要在最后危急关头继续给主角制造麻烦,就变身不管不顾的刁蛮小公举……套王朔老师的句式:这不是人物,这是变形金刚。

  当然不光他们俩,片中出现的所有人物,几乎都是功能式的。作为一个好演员,徐峥当然知道谁是好演员,但却似乎全无兴趣用好一个好演员,镜头摇过的每一张几乎都是熟脸,却只满足于让李灿森说两句蹩脚东北口音普通话一类的廉价噱头,不给一干戏骨戏精们任何发挥空间(詹瑞文那段贯口,已经算是少有的闪光点)。只看热闹,绝不走心。

  尤为让人觉得别扭的,是仔细一想,这种“不走心”似乎并非能力所限,而是有意为之。第一部就创了华语片纪录(《泰囧》),成就了徐峥,也给他套上了笼韂。好像如果第二部不能再攀高峰,甚而再创新纪录(有《捉妖记》莫名其妙的表现在先,这个估计很难)的话,结果将会是灾难性的。如此一来,给徐峥留下的似乎就只有踏踏实实做好产品经理这一条路。

  直男癌

  主人公是渣男?

  一样是讲中年危机,《心花路放》里宁浩那种明显的艺术家小骚情,在《港囧》中就全然欠奉。不做凡·高,成了戏里的主角徐来与戏外的导演徐峥不用开口的默契。他们想创作的并非名画《播种者》,而只是一件不压胸、也不空杯的内衣。片尾结局处在高空玻璃上主人公喊出:“去他的艺术,我只爱你!”的时候,银幕前的观众如果不感动得热泪盈眶伸出手紧紧相握,似乎都会有点不好意思。

  但要做好产品经理,就势必要放弃个人表达,而是从受众群中发掘出俗文化。鉴于当下社会呈现出的三观,则难免显得怪奇:徐来历经千辛万苦找到初恋,准备补上当年那一段情(是的,电影讲的就是这个主题,相比起来张扬当年的《无人驾驶》虽质量粗陋,但至少够坦诚,毫不遮掩)时,却又看见墙上的照片,发现自己很有可能沦为初恋“集邮”长队中的一员,立时心生阴影,却又不甘悬崖勒马,本着中国人“来都来了”的原则,还是想把人家推倒。这家伙还在给初恋的留言条上情意绵绵地写下:“我的第一次到第一百次,都是给了你——在梦里……”似乎觉得自己仍是个精神处男,所以便有资格去要求初恋仍旧是个冰清玉洁的圣女。全然忘了自己已然是个结婚二十年,阅女无数(纯粹字面意义上)的老家贼。更有甚者,是在片尾坦承“我的小蝌蚪心里有个结”,好像老婆这么多年没法生养,也是自己在心理层面守身如玉的功效,直男癌程度简直爆表!

  聪明如徐峥,难道会意识不到自己的主人公全然是个渣男?但他仍旧选择塑造这样一个银幕英雄,无他,唯能引起目标受众群的最大共鸣而已。豆瓣上有个哥们说得有趣——保守主义人士可以对这部《港囧》的主题颔首微笑,那些游走于婚姻与出轨的人士,也不会因为这部电影的观点感到受了冒犯。钢丝虽走得辛苦,但为了“座儿”们满意,这一切似乎都是值得的。

  文艺创作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但人民也分“三六九等”,创作者自己本身也是人民的一分子。我们对徐峥的期望,自然不止于一个优秀的产品经理。希望他下次再“囧”的时候,能让自己的艺术家天性也放纵放纵——当然,他如果有勇气下次不“囧”了,直接拍点有风险,但自己也有快感的新东西,那是再好不过。

  □红鱼(媒体人)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