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评论

科教

替课替考,有无明文规定都应禁止

刘洪波
2019-07-11 14:58:56  来源:深圳特区报

  当学生要自己学、自己考,这是理所当然之事。难道说,这些没有明确写成规则,就可以去做,做了也无法去管?

  据新京报近日报道,网上有堂皇名之的“北京XX替课总部”,经常有大学生在此找人替自己上课,而替人上课的学生有的月收入达数千元。除了找人替课和代人上课双方在这样的群里相互实现“市场出清”,还有人在此寻找和出售“替考”服务。

  一门生意,被开发出来了。网络截图显示,这个“总部”群里有868个人,规模不小。新京报记者搜索发现,光在QQ上,这样的群就还有不少,有的百多人,有的上千人,可见这门生意,市场还不小,搞得挺红火。

  看来,这也是一个“市场”能够配置资源的地方,可能也能够使生意的配置达到资源利用极大化、效率极佳、效益极优的效果。然而,我们能够允许这样的“资源配置”继续起作用吗,能够让这样的市场存在吗?

  翻遍任何一部法律规章,估计都找不到一个明确把替课替考列入“负面清单”的。但对学校来说,不管有没有禁止替课替考的规定,人们心中都有一个理所当然的认识,学习是一个自我的事情,必须“亲自”完成,上课必须自己到场,考试必须自己答题。如果每个学校都得把禁止替课替考大张旗鼓地列为禁止事项,这才能保证上课和考试的人都是“真身”,那又说明了什么呢?是说学校治校严明,还是学校混乱到了何种地步?

  法治是依照显明的外在规则而治,德治是依照或显或隐的内在律令而治,任何地方,其实都得有这样两个方面,才能够治理得好。做一行有一行的规矩,即所谓“题中应有之义”,这些“义”,有的需要写明,有的不需写明,却不代表不存在。例如,做教师不能教学生耍滑使奸,当医生不能故意迁延患者的病痛,当商人不能看人下菜碟,如此等等,写不写明,都不妨碍这些规则的有效。当学生要自己学、自己考,这是理所当然之事。难道说,这些没有明确写成规则,就可以去做,做了也无法去管?

  我曾见到一种奇怪的逻辑——有的地方,登记在册的企业,登记在册的学校,做事不合规矩,举报就有人管;而假企业、假学校欺蒙骗人,反倒没有人管。你要举报,监管者还振振有辞,说登记在册的,我们才找得到、管得住;没有登记在册的,我们找不到、管不了。这样的管理,能够管出什么效果来?

  学生替课替考,不管有无明确禁止条文,都应当立即禁止。没有条文规定,如何给予处罚或许是个难题,但应当制止,这是无疑问的。没有牛奶禁止投放三聚氰胺的规定,不表示牛奶厂就有权投放三聚氰胺,不表示规则还没有出来,这种行为就可以听之任之。事情原本该是什么样子,学习和考试的初衷是什么,不能不考虑。若处理依据缺乏,则应加快设立规则。按说,替课行为应在校规中明确给予记过以上的处分,替考则应更加严厉,一经发现即予开除学籍都不过分。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 中工时评:不是每一片老厂房都能变身艺术区

    广州红专厂局部拆除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红专厂所属厂房原为广州罐头厂的厂房,该罐头厂是“一五”期间广东省重点建设的大型企业之一。目前,该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已经对外表示,局部拆除区域不涉及历史建筑和传统风貌建筑。

  • 中工时评:不能让企业家为“人渣”“陪靶”

    某企业董事长因为猥亵女童,私德败坏并违反法律,正被司法调查中。毋庸置疑,讨伐之,严惩之,是必须的,正当的,也是正义的。但与此同时,在一些媒体报道的标题或行文的表述中,出现了“企业家如何成为人渣”“企业家猥亵女童”等,颇有将“矛头”引向企业家群体的味道。

  • 中工时评:扩容法定继承人很有必要

    《继承法》实施于1985年,34年前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程度与现在大为不同,家庭结构和居民收入、财产情况也有很大差别,有关方面应当在立法层面,通过扩容法定继承人的方式,为相应民事主体提供更好、更全面的继承法律保障,以保障公民合法财产权益,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

  • 中工时评:每个专业都能成为好专业

    目前,各地高考分数已出,考生们正在选报志愿,每一个考生,不论分数高低,都必须直面一个问题:究竟该报什么院校什么专业?

人物

  • 酿得茶香飘万家

    肖时英是湖南人,1953年从武汉大学毕业后,来到云南省茶叶科学研究所勐海基地从事茶叶科研工作。

  • 陕北的黄土地成就了刘文西

    美术教育家、中国画大师、黄土画派代表人物、陕西国画院名誉院长刘文西因病于7月7日在西安逝世,享年86岁。

  • 严一粟:志向明确就能飞得更高远

    在今年的高考志愿填报中,上海“学霸”严一粟婉拒了来自北大、清华等顶尖名校的邀请,毅然报考了哈尔滨工业大学英才学院的探测制导与控制专业(航天方向)。因为“学航天,非哈工大不去”,是他一直以来的理想,他从高一起就目标明确。

  • 张薇:内心坚定方有“另类”选择

    近日,清华大学举行2019年本科生毕业典礼,一位学生代表的发言刷屏朋友圈。这位从甘肃国家级贫困县走出来的大学生张薇,柔弱但坚定地告诉在场的几千位观众:我想用一年不长的时间,做一件终生难忘的事情。她说:我也始终记得,曾经想为教育事业贡献力量的懵懂初心。推研成功以后,我决定延迟入学一年,加入清华大学研究生支教团。

一周看点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