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评论

科教

破“卡脖子”困局须重视基础科学

陈先哲
2019-06-12 15:08:54  来源:中国教育报

  近日,第八届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在清华大学开幕,上千名中外数学家齐聚盛会。大会主席丘成桐在开幕式后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对基础科学的认识仍有偏差,“他们说重视基础研究,重视的无非还是解决实际问题的应用研究而已。”

  作为世界著名数学家,丘成桐一直都对我国基础科学的发展有着深深的焦虑。他认为当前国内政府和企业都普遍只关注应用研究和技术开发——引进一个项目组,主要考量的通常都是未来几年内能够带来多少GDP的增量。基础科学的用处却不在于直接应用或赚钱,但一旦取得突破,就会对人类社会产生更为广泛和深刻的影响。

  无独有偶,前段时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兼总裁任正非接受媒体采访时,两万多字的采访实录中也提到了数学近30次。他认为我国未来要在材料科学、芯片、人工智能等技术领域取得更大突破,必须依赖基础科学的进步,才有望真正解决“卡脖子”困局。

  为何一个小小的芯片,会出现“卡脖子”的困局呢?背后的根源很大程度上正是出于我们在科研资助上长期对基础科学的投入不足。社会公众应该对几年前美国科学家发现引力波所引发的全球性科学狂欢都不陌生,而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正是这个项目的“投资者”,几十年来累计投资了11亿美元。这种投入看起来有些不计成本,但恰恰反映了美国对基础科学难以想象的支持力度和宽容度。只要经过严密论证后认为是影响到人类未来的重要科学项目,便咬定青山不放松,一旦成功常常会引领颠覆性的科学革命。

  相比之下,虽然这些年我国科研经费投入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2017年全国共投入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17606.1亿元,仅次于美国。但其中基础研究经费为975.5亿元,占R&D经费比重仅为5.5%,而大部分发达国家这个比例都在15%—25%之间。我们在科研课题资助上常常更加注重一些短期性的、产出效益快的应用研究,而对需要长期研究很难很快见效的基础科学研究缺乏足够的支持和耐心。我们常用“科技”一词来涵盖科学与技术两个方面,但事实上科学和技术之间既有联系,但也有明显的区别。技术更加具有实用主义倾向,科学尤其是基础科学则更加纯粹,甚至具有一种理想主义倾向。

  对基础科学缺乏重视和较低投入带来的不仅仅是当前“卡脖子”的困境,如没有大的改变更会影响到国家发展的未来。如今社会似乎更加热衷于技术狂欢,但社会公众和青少年对科学尤其是基础科学的兴趣却堪忧。这种实用主义倾向似乎无可厚非,但对未来的中国来说,如果青少年学生学习基础科学的兴趣不足,对基础科学的“无用之用”没有战略性认识,如何来“建设创新型国家”?如何破“卡脖子”困局?

  有学者曾通过统计16—20世纪的重大科学成果,描绘了世界科学中心转移的曲线图,指出世界科学中心大致经历了意大利—英国—法国—德国—美国5个国家之间的4次转移,而这4次转移也正基本对应了这500年来几大世界强国的交替。可见重视科学并争取成为世界科学中心,对于未来中国发展具有多么重要的战略意义。无论是我们的政府还是民间,都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和长远的战略眼光,重新认识基础科学的“无用之用”。

  (作者系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 中工时评:动辄“转发过亿”的明星新闻警示了啥?

    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一款帮助明星制造假流量的软件被警方查获,由此也戳破了个别明星的新闻动辄“转发过亿”的“传说”。

  • 中工时评:“中俄方案”护航世界发展

    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抬头,霸权主义、强权主义犹存,世界发展和全球安全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在此情况下,习近平主席在访俄期间提出了“中俄方案”一词,让世界对未来的和平与稳定增添了一份信心。

  • 中工时评:小汽车通行管控不可“一限了之”

    根据交通部等部门日前公开的《关于印发绿色出行行动计划(2019-2022年)的通知》,要求各地研究降低小汽车使用强度相关政策,“探索实施小汽车分区域、分时段、分路段通行管控措施”。

  • 中工时评:“夜间区长”加“夜生活首席执行官”,这个好

    近日,上海市黄浦区和杨浦区分别有了自己的“夜间区长”以及“夜生活首席执行官”,这是该市根据今年4月发布的《关于推动上海夜间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借鉴国际经验的新做法。

人物

  • 好家风,柔且刚

    前不久,在广西桂林电子科技大学花江校区,崔译文夜自习后和同学小梁结伴回宿舍。经过操场时,一名男子企图对小梁行凶,崔译文赶紧上前把小梁推开,自己身上多处受伤。面对人们“为何敢”的问题,她回答说,“因为我是军人的孩子”。

  • 我的环保故事(7)|蒋大伟:一旦环境事件险情发生,做“逆行者”就是我们的使命

    当下中国,做环保工作是怎样的一种体验?近日,我们推出#我的环保故事# 栏目,欢迎更多的环保人,特别是基层环保工作者,和我们分享你的故事。让我们去追寻你的脚步,记录你的工作与生活,理想与坚守。 我是蒋大伟,我在生态环境部环境应急中心应急响应处工作。

  • 心疼!更为他们自豪!

    ‘边关冷月’.纵使山高路远、骄阳似火穿过罕无人迹的丛林在那看不到的地方在那没有人烟的地方中国军人的责任担当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用自己的脚步丈量着祖国的每一寸土地。边关冷月照我盘马弯弓。

  • 我的扶贫故事|坚守在雪岩顶村

    湖北省恩施州建始县雪岩顶村平均海拔1500多米,长航局扶贫工作队代表三万多名长航人坚守在这里。脱贫攻坚任重道远,听听他们的故事。

一周看点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