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科教-正文
唐映红:缺乏想象力的大人们,别闹了
http://www.workercn.cn2015-10-30来源: 新京报
分享到:更多

  9岁的男孩铁头和他的诗,反映了我们这个时代暌违已久的纯真的想象力,没有被缺乏想象力的大人们限制和遏止的澎湃想象力。

  9岁的梁胜杰6岁开始写诗,如今已写成200多首。近日,其系列萌诗得到了清华大学出版社的出版。对于为何开始写作,梁胜杰表示,“开始是妈妈逼的,被逼到了9岁……”而欲望、爱情、小贱猫等诗中出现的词语,也为其带来了争议。

  当一个孩子,一个9岁的孩子没有被大都市急功近利的补课塞满,用他稚拙的眼光去看待周围大人们光怪陆离的世界时,就可能写出一首首充满童趣、童思和童梦的诗歌。读完之后,我就觉得这个孩子的诗歌意象丰富,不是那些缺乏想象力的大人们狭隘的脑袋里所设定的那种“天真单纯的小孩”。

  例如,他的诗歌《爱情》写道:

  “我和姥姥没有爱情/她实在太老了/我和妈妈没有爱情/我只是喜欢她的奶子/我和老婆也没有爱情/她现在还是个小屁孩/我和我的gun(枪)有爱情/我熟悉它/摸过它身体的每一处”。

  这是一首多么可爱又充满想象力的诗歌!不过,有些缺乏想象力的大人们可能不这么看,他们会煞有介事地评论,“感觉到一股邪恶的力量”;“这种语言其实不萌,而是一种病态”;“孩子就要有孩子天真单纯的样子,那样才是一个完整童年。”

  我的天!那些缺乏想象力的大人们到底是什么材料制成的?8岁的小男孩铁头的诗句所描述的难道不是一个成长的孩子对自己身体,对懵懂爱情,以及无可名状的性的一种稚拙的表达?这种表达是如此的自然,反映了他从成人世界中所接触和经验的那些关于爱情与性的碎片。

  在我看来,9岁的男孩铁头和他的诗,反映了我们这个时代暌违已久的纯真的想象力,没有被缺乏想象力的大人们限制和遏止的澎湃想象力。他未来如何发展,能否继续创作出更多更杰出的作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在童年时自由地、放肆地张扬他的想象以及才华,这是我们这个浮躁时代难能可贵的质朴。

  中国教育一直被诟病和批评的其中一点就是,教条和狭隘的教育扼杀掉了孩子们的想象力。缺乏想象力的大人们用他们缺乏想象力的眼光来看待孩子,早教、学琴、择校、补课,恨不得把孩子的时间、空间和脑袋塞得满满的,他们以为这样就是望子成龙。缺乏想象力的大人们成了编剧,然后用他们肩膀上缺乏想象力的玩意儿,把孩子创造成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无知的各年龄的婴儿。

  缺乏想象力的大人们,别闹了!让我们安静地欣赏和祝福一个坚持写诗的男孩吧。

  □唐映红(心理学家)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