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国际-正文
默克尔的怒火,是勇气还是泡沫?
赵柯
http://www.workercn.cn2018-06-20来源: 新京报
分享到:更多

  面对咄咄逼人的特朗普,默克尔表示欧洲人要“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而关键在于德国能否在欧洲财政、防务一体化的道路上迈出实质步伐。

  近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G7峰会上“率众围攻”特朗普的照片火了。照片中的默克尔双手用力地按在特朗普身前的桌面上,目光冷峻,表情冷漠。联系到此次G7峰会上围绕美国对盟友征收钢铝关税而引发的激烈争执,默克尔身体语言所透露出的“怒火”是显而易见的。

  默克尔不是第一个对美国总统爆发“火与怒”的德国总理,她的前辈施密特“火气”要更大,也更出名。

  1977年,时任美国总统卡特为了刺激经济,使美元又开始了新一轮贬值,在当时德国总理施密特看来,卡特的美元贬值政策是对欧洲的“恶意伤害”。为了维持德国马克汇率的稳定,德国投入巨额资金进行干预,但收效甚微。这让马克一方面承受升值的压力,而另一方面频繁干预导致德国被动地买进美元卖出马克,等于是创造了大量的基础货币,国内通货膨胀加大。

  要想摆脱美元困境,最好的选择是将欧洲国家的货币联合起来,建立欧洲货币体系。但货币是主权的象征,德国马克是欧洲最为坚挺的货币,让渡出部分货币主权,与一些“弱”的欧洲货币进行联合,对德国人而言是非常难接受的。

  但当时施密特与卡特之间出现了严重的信任问题,这让他最终下定决心迈出货币联合的实质性一步。

  卡特曾宣布要为驻欧美军配备中子弹,施密特原本反对这一计划,但为了避免在美德间制造严重纠纷的风险,施密特在自己所属的社民党和其他反对党中做了大量说服工作,最终让德国朝野接受美国的计划。但在最后一刻卡特改变了主意,取消了该计划,这让施密特很愤怒。

  这一事件对施密特产生了很大影响,使其重新思考德美关系,当德斯坦询问他为何德美关系的气氛不像从前了,施密特曾负气地说:“在过去这些年中,美国人已习惯于他们一吹口哨,德国人马上就到。他们知道我们离不了他们。但现在德国变了,德国已重新建设起来,恢复了经济活力,从而也恢复了自己的尊严。应该让美国人不再以为他们只需对我们发号施令,我们就会服从。”

  后来德斯坦承认,“(施密特的)这种心态还是为我们共同着手的欧洲联合的未来两个阶段——货币联合和防务联合——又减少了一些受约束的因素。”施密特对美怒火直接促成了1979年欧元的前身——欧洲货币体系成立。

  政治家与政客的关键区别在于,前者能将“出离愤怒”转化为敢于拍板和行动的政治勇气,而后者的“火与怒”无论看起来多么鼓动人心,实则只是一戳即破的泡沫,在生死攸关的政治抉择面前永远都是怯懦和逃避。

  面对咄咄逼人的特朗普,默克尔多次表示欧洲人要“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这其中的关键是德国能否在欧洲财政、防务一体化的道路上迈出实质性的步伐。默克尔的怒火是像施密特那样带来敢于行动的政治勇气,还是仅仅成为美丽的泡沫,这是对她政治品格的巨大考验。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