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国际-正文
“后默克尔”时代来临欧洲面临两个前途
赵柯
http://www.workercn.cn2018-02-12来源: 新京报
分享到:更多

  “后默克尔”时代,联盟党的“责任优先,兼顾团结”的欧洲一体化路线与社民党“团结优先,兼顾责任”的欧洲一体化路线,将带给欧洲两个不同的前途。

  近日,在德国大选结束4个半月后,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终于和社民党就联合执政协议达成了一致。如果协议获得各自党内的批准,双方将再次合作,联合组成新一届政府。

  就任总理的将依然是旧面孔——默克尔,而此次组阁谈判之所以备受国际关注,焦点不是德国本身,而是欧洲的老问题——“重新崛起”的德国会把欧洲一体化带向何方?

  联盟党反对实质性财政一体化

  对于此次组阁谈判的结果,舆论普遍认为,这意味“后默克尔”时代已经来临:虽然默克尔仍是欧洲最具声望和权威的领导人,但其政治影响力在下降。这从新内阁职位的分配就可以看出。

  社民党将掌管外交部、财政部、劳动与社会保障部、家庭事务部、司法部和环境部;联盟党中的基社盟则将获得交通部、对外发展援助部以及职责扩大后的内政部的大权,而默克尔领衔的基民盟则预计执掌经济、农业、教育、卫生以及国防部。这里的关键是,作为对社民党的妥协,默克尔让出了极具“含金量”的财政部。

  众所周知,自2009年欧洲爆发主权债务危机以来,德国财政部实际上成为了“欧洲财政部”,不仅决定了对债务国实施救助的原则、方式和节奏,更是强势地确定和主导了以“重整财政纪律”为中心的欧洲一体化路径。

  之前长期担任财长的朔伊布勒是深受默克尔信任的“股肱之臣”,他坚决反对“发行欧元区共同债券”“设立欧元区共同预算”等合并、让渡成员国财政主权的实质性财政一体化举措,认为这些政策实际上是债务国以“欧洲团结”的口号来逃避国内改革的责任,他坚持“责任优先,兼顾团结”,以严格的财政纪律来重建欧洲的全球竞争力。

  社民党倾向于推动欧洲一体化

  在社民党的政治精英看来,默克尔并非一个真正的“欧洲联邦主义者”,她在欧债危机期间的“力挽狂澜”,与其说是体现出了“勇气”,不如说是反映出了“怯懦”,因为她仅仅是害怕承担二战后几代政治先驱打造的欧洲大厦毁于一旦的责任,所以总是修修补补,而不敢极富远见地抓住机遇,实质性地踏出“联合”的步伐;她不能真正理解一个统一的欧洲对德国的前途意味着多么重大而深远的积极影响,而只是“冥顽不化”地固守当前的并不牢靠的“繁荣”。

  社民党的欧洲一体化政策则主张“团结优先,兼顾责任”,认为德国的根本利益只有在一个更加一体化的欧洲中才能最大限度地实现,为此德国应该更多地开放自身的财政资源与其他成员国“共享”。这并不是简单地让其他成员国“占便宜”,恰恰相反,是在“连欧洲联盟本身的存在都被质疑”的时代,重建“欧洲信任”的起点。这也正是欧洲一体化在二战之后能得以实现的真正根基之所在。

  二战后,正是由于法国和德国各自出让了当时最为宝贵的资源——煤和钢——的管辖权,煤钢联营才得以建立,才有了后来的欧洲共同体以及欧洲联盟。这就是欧洲一体化最根本的逻辑——将自己最为珍贵的资源置于彼此的失误、失信和失败的风险之中,信任才能产生,合作才能牢固,更大规模的共同利益才能实现。

  所以,社民党主张要呼应法国总统马克龙“重建欧洲”的主张。即便被认为是“政治禁忌”的欧元区共同债券,社民党也持开放,甚至是有条件赞同的态度。

  因此,“后默克尔”时代,联盟党的“责任优先,兼顾团结”的欧洲一体化路线与社民党“团结优先,兼顾责任”的欧洲一体化路线,将带给欧洲两个不同的前途。

  一旦新的联合政府成立,掌握外交和财政大权的社民党,是否会在欧洲一体化之路上走得更远,还未可知。套用《沧海一声笑》里的一句歌词: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