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国际-正文
寨卡研究计划将奥运会运动员列为测试对象?
张田勘
http://www.workercn.cn2016-07-14来源: 北京青年报
分享到:更多

  时隔112年重返奥运,里约奥运会的高尔夫球项目原本备受期待,但如今,大牌们的连番退赛却让这项赛事有些星光暗淡。7月11日,国际高尔夫联盟总裁彼得·道森宣布,现世界排名第3的美国高尔夫球星乔丹·斯皮思已退出里约奥运会,这意味着当今世界排名前4位的男子高尔夫选手都不会参加8月的里约奥运会高尔夫比赛,他们退出的原因都是惧怕寨卡病毒。

  担心染上寨卡而避免参加奥运会的始作俑者是美国奥委会,该委员会于今年1月底向本国的各协会运动员传达内部建议:如果担心寨卡病毒危害健康,可以选择不参加2016年巴西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再加上5月27日,150名国际医疗卫生领域专家向世界卫生组织发出公开信,以公共健康的名义呼吁里约奥运会延期或另选举办地后,运动员的退赛潮迭起,其中不乏世界巨星。

  例如,荣膺美国NBA总冠军后,“小皇帝”詹姆斯宣布退出本届美国男篮“梦之队”,之前库里、保罗等球员也表示不参加“梦之队”。曾率队获得2008年奥运会冠军的阿根廷男足主将梅西、哥伦比亚队当家球星J罗等也早已确定放弃奥运会。在NBA打球的加索尔也明确表示不代表西班牙参加里约奥运会,尽管他们各有理由,但一个共同的理由是担心染上寨卡。

  面对这种情况,批评者认为他们是在找借口,而且斥责这些人反应过度,但是,显而易见,担心感染寨卡是一个无论如何也需要正视的理由。当寨卡成为理由或借口时,一方面,这届奥运会将面临更多的高水平运动员的退赛。另一方面,一流运动员的退赛也为那些不惧怕寨卡的运动员提供了机会和机遇。

  不过,即便这届奥运会奖牌成色不足,但也为科研提供了巨大的机遇。首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近日已宣布资助一项寨卡病毒研究项目,在里约奥运会期间将运动员、教练员及其他奥委会工作人员列为观察对象,希望能收集到1000人的健康调查及体液样本来进行检测,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了解蚊媒病毒的传播,包括其发生率、感染的危险因素及其体内的病毒数量等,从而找到预防和治疗的有效手段。

  另一方面,通过研究寨卡吓退运动员从而获得另一项研究的资助和公众关注,即研究过去一直不被关注的出生缺陷。世卫组织的统计表明,全球每年有超过25万名婴儿出生后因先天异常死亡,存在严重缺陷的新生儿人数更是超过25万,背后原因很多。其中,寨卡导致小头儿和神经系统异常的出生缺陷是最近才加深了认识,还有其他一些类似寨卡病毒感染导致的出生缺陷并不广为人知,例如巨细胞病毒(CMV)感染。

  在美国,巨细胞病毒感染每年会导致数百名婴儿死亡并产生数千名新生儿畸形,其中包括小头症和脑萎缩。在全球范围,每100-500名新生儿中就有1人存在先天性巨细胞病毒感染,其中10%-20%的新生儿出现疾病症状,他们中有30%会死亡,幸存者也常常存在肝脏、肺脏或脾脏损伤,或者存在神经问题,包括发育性残疾或是失明及失聪。

  巨细胞病毒是一种比寨卡病毒更加普遍但毒性并不高的病毒,对成人、儿童和婴儿影响甚微,但对胎儿却非常危险,除了致畸,也会致命。因此,世卫组织和美国卫生机构希望借助人们关注寨卡病毒对奥运会的影响而关心与寨卡病毒相似的巨细胞病毒感染,将寨卡和巨细胞病毒进行比较和对照研究,找到攻克寨卡和巨细胞病毒造成的出生缺陷的办法。奥巴马政府已经要求批准10亿美元用于寨卡病毒的研究和控制,因此对于巨细胞病毒也应当追加资金进行研究。

  因此,借寨卡病毒研究的顺风车来研究巨细胞病毒等生物致畸因素,并应用于预防,将减少各国的新生儿畸形。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