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评论

民生

践行垃圾分类要摒弃“嫌麻烦”心态

胡辉
2019-06-20 19:38:55  来源:央视网

  

  “实行垃圾分类,关系广大人民群众生活环境,关系节约使用资源,也是社会文明水平的一个重要体现。”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对垃圾分类工作作出重要指示。他强调,要培养垃圾分类的好习惯,为改善生活环境作努力,为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作贡献。

  垃圾分类看似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却一直牵动着习近平总书记的心。党和国家推行垃圾分类,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垃圾分类做得越细,垃圾的回收率就越高,处置成本也就越低。必须承认的是,目前最大困境是如何改变居民的垃圾分类习惯。如,在处理垃圾时,仍有不少人习惯了一个袋子打包,一扔了事。为什么这样干?主观上对垃圾分类认识不到位,客观上还是因为“嫌麻烦”的思想在作祟。

  因为“嫌麻烦”,所以混合垃圾仍会出现在分类垃圾桶里,不仅造成可利用资源的浪费,也给垃圾终端处理带来了困难和麻烦。一袋垃圾虽小,但若数以亿计呢?“嫌麻烦”的人多了,就造成了事实上的垃圾分类大麻烦。污染将不计其数,给垃圾分类工人造成了极大的工作量。同时由于垃圾分类不能及时有效进行处理,也会带来许多现实的问题。反之,若我们每个人能在垃圾分类上多花一点时间,多用一个袋子,必将形成垃圾分类的最强合力。

  在推动习惯养成上,也要摒弃“嫌麻烦”的管理思想。在垃圾分类推行之初,可能需要苦口婆心劝说,需要不断强化宣传、指导和监督,需要建立垃圾分类长效机制。比如,实施发电、沤肥、回收与粉碎利用,将垃圾“变废为宝”;在垃圾分类激励机制上创新,向参与垃圾干湿分类的家庭发放“绿色账户”;小区有专门人员引导协助居民养成分类习惯……只有科学管理,有的放矢,才能敦促居民垃圾分类习惯更好养成。

  但是,也应看到,垃圾分类不能仅靠居民高度自律。对于那些怕自己麻烦却不怕为社会添麻烦的个人和企业,还应有法律和执行力。事实上,世界上一些垃圾分类做得好的“模范国家”,都以严惩为托底。当下,各地对此也有相应处罚措施,如杭州就有罚款和拒收垃圾的惩罚措施。前不久,“杭州某著名火锅连锁品牌的某一店面因垃圾分类不当,可能面临垃圾被拒运”的消息就狠狠地火了一把。这也提醒着我们,企业不能仅追求效率和利润,还应守护环境,敬畏法律。

  垃圾分类是小事,小到每一个小我都是主角;垃圾分类又是大事,因为关乎13亿多人生活环境改善。只要人人都能摒弃“嫌麻烦”心态,做好垃圾分类就不是麻烦事。从小我做起,从一家一户做起,从多加一个垃圾桶垃圾袋做起,人人多一点“麻烦”,就能让世界多无限美丽。

编辑:王晓超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 中工时评:“四个典范”为国际合作指方向

    在6月14日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九次会议上,习近平主席发表重要讲话,提出了把上合组织打造成“四个典范”的主张。当今世界逆流涌动,“四个典范”不仅为上合组织树立了发展目标,也从政治、安全、经济和文明等方面为未来的国际关系和国际合作指明了方向。

  • 中工时评:动辄“转发过亿”的明星新闻警示了啥?

    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一款帮助明星制造假流量的软件被警方查获,由此也戳破了个别明星的新闻动辄“转发过亿”的“传说”。

  • 中工时评:“中俄方案”护航世界发展

    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抬头,霸权主义、强权主义犹存,世界发展和全球安全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在此情况下,习近平主席在访俄期间提出了“中俄方案”一词,让世界对未来的和平与稳定增添了一份信心。

  • 中工时评:小汽车通行管控不可“一限了之”

    根据交通部等部门日前公开的《关于印发绿色出行行动计划(2019-2022年)的通知》,要求各地研究降低小汽车使用强度相关政策,“探索实施小汽车分区域、分时段、分路段通行管控措施”。

人物

  • 革命圣地延安的“铁路花儿”

    扳道工:“谁说女子不如男”“1号,HXD30189机车5道出库!”电话的那头传来整备值班员的调度命令。“HXD30189机车5道出库,1号明白!”姜巧艳是延安机务段“三·八”女子扳道组的一员。这个扳道组成立于2013年,由8名女工组成。“近年来,由于陕北货运量激增

  • 曾轶可事件再敲警钟:明星没有特权

    ,“明星也好,艺人也罢,没有任何人有高人一等的特权”。明白此,就应该踏踏实实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用高质量的作品服务受众,更应该用高质量的人品

  • 我的姑爹邓稼先

    生活中,姑爹是有血有肉、有情有欲的普通人。抛开已经熟为人知的英雄事迹,我给大家讲述姑爹辛劳的工作和平凡的生活,讲述他可歌可泣的一生。

  • 我的父亲黄纬禄

    1956年10月8日,国防部五院成立。1957年底,父亲调入国防部五院二分院,负责导弹控制系统的设计工作。从此,他与导弹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周看点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