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热点聚焦-正文
“毕业证认证”这生意做得有点死
韩玉印
http://www.workercn.cn2018-06-28来源: 东方网
分享到:更多

  据06月17日钱江晚报,最早推出毕业证认证的初衷是为了防止在国外读“克莱登大学”的假学历拥有者回国内招摇撞骗。然而,现在无论高校毕业生,还是一般的带点公务性质的单位招人,几乎将毕业证认证当做了通行法则,甚至一位已经工作了30多年、快退休的网友,还需要把他当年的中专学历、大专学历、本科学历全部都认证一遍,不然无法正常退休。“毕业证认证”沦落到如此地步,我们不得不为之叹息:这么做有点过了。

  必要的毕业证认证无可厚非,但怀揣着学校里颁发的毕业证,却不能证明自己的学历,未免让人感到匪夷所思。既然学校颁发的毕业证、学位证都不能证明学历,为啥国家教育部不能把毕业证认证好了再发给毕业生,这不是标准骑马找马,“证明我妈是我妈”吗?毕业证需要一张纸来证明真假,那谁来证明这张纸呢,这不标准自相矛盾吗?这事有点绕。

  每一个学历认证就要花95元钱,而2018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人数就达到820万人,据此一项,不计往届生,就有大约7.8亿元的认证费纳入囊中,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由最初的防止在国外读“克莱登大学”的假学,一致演变为“通行法则”的最主要原因吧?也许一些人醉翁之意根本就不在酒,一定是有人将此当做了一项“生意”做了,一定是看好了这行钱好赚,找到了发财之道,所以才将“毕业证认证”不断的发扬光大。

  仅2018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就具有大约7.8亿元的市值,市场需求又如此旺盛,这买卖确实做得。

  “毕业证认证”虽然是一项生意,但动辄一、二百元证明费用,且毕业证认证只“学信网”一家,别无分店,价格谁来定?如此“撒钉子补胎”,中间究竟有没有利益输送?

  无论“毕业证认证”这买卖谁做,都不可否认带有公共服务性质,都必须秉承国务院要求全面清理各类证明事项的宗旨,都必须努力减轻人民的负担,做到能让群众少跑腿的,就应该让群众少跑腿,而不是装憨卖傻抓住洋钱不撒把坐收渔翁之利,将认证当做了“摇钱树”、“聚宝盆”。如果真的担心作假,完全可以从源头上解决,而不是让群众打着飞的满天飞,更不是一口价,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总之,给人的感觉是,“毕业证认证”这生意做得有点死。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