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评论频道职工点题-正文
波兰来信:中国品牌成了华沙中心地标
韩依格
http://www.workercn.cn2017-12-28来源: 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更多

  这里是波兰首都华沙,距离北京7010公里。我将在这里迎接新的一年。

  2017年下半年,我作为国际交换生,来到波兰首都华沙。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选择来波兰交换。原因太简单:物价便宜到“令人发指”;地处欧洲,临近西欧北欧国家方便出行;还有,波兰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神秘感——因为无知,所以神秘。

  波兰人喜好喝酒,性格豪爽,倒是与我东北老家的人风格相似,这种相似性一直延伸到烹饪风格。传统波兰菜重油重盐,喜好烹制肉类,甚至与东北一样要吃腌渍的蔬菜——“酸菜”。酸菜配猪肋排就是波兰的一道大菜。

  当然,还有不得不提的波兰饺子,外观看起来与我们的水饺无异,做法或煮或炸。传统的波兰饺子分甜咸两种,甜馅填充物多为蓝莓或者是草莓酱,咸味饺子则多为肉馅或是芝士土豆馅料。第一次看到蓝莓饺子,我被惊得目瞪口呆,但同行的波兰同学却向我极力推荐。嗯,好像还不赖!

  初到华沙,这个城市的建筑风格给我一种停留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错觉:风格统一的样板房,相似的外貌甚至需要从楼号才能辨认区别,与之完全不同的是华沙老城的华丽精致,每一座房子的雕塑装饰迥然不同。

  经历了几个月的波兰生活,我开始了解波兰人对苏联时代的复杂情绪。年近四十的经济学老师总是用滑稽又可悲的语气讲着小时候经历的计划经济时代。尽管经历了东欧剧变,波兰现在依然活在苏联时代的阴影里。

  波兰的国家命运和自然环境或多或少影响着波兰人民的性格特征,他们小心谨慎、行事低调,但待人接物热情大方,对外国人尤甚。

  有一次,我和同学深夜赶巴士去德国柏林。第一次来到位于华沙郊外的车站,我们兜兜转转半天,找不到上车的地方。似乎是脸上的焦急神情出卖了我们,一位看起来刚下车的中年女士走了过来,用蹩脚的英语询问我们是否需要帮助,我们回答说要去找车站,她二话不说,牵起我们就要往前走,认真着急的样子把我们都吓了一跳。第一次认识到,哦,原来是这么热情的民族!

  然而,一战、二战的接连失利,委实寒冷的自然气候,民族的相对稳定性,培养了波兰人民相对封闭的性格。曾经教我东欧国家概况的教授在课上向我发问:“听说中国人很害怕俄罗斯人魁梧的体格?”我不禁失笑。这是要有多不了解中国才能问出这样的问题呢。

  随着中国商品不断出口到波兰,波兰人对于中国电子产品的接受度也在逐渐提高。首都华沙的市中心有一幢以华为为标志的巨型广告牌,运营商店里随处可见华为、小米、中兴的手机,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更多的中国商品被推向海外市场。波兰人民也改变了以往对中国商品形成的成见:中国商品的质量也可以是挺好的啊!

  在华沙这半年时间,我从紧张和平淡的学习过程中短暂抽离出来,有机会以一个外来者的角度来观察这个国家、观察这里的人,思考应该如何与他们相处,如何尽可能地融入他们。这样的过程促使我开始迅速习惯面对文化差异性,学习怎样才能更好地与不同的文化相处。我还在认识一个完整的波兰的同时,努力展现给其他国家的同学一个更加立体的中国。作为一名未来的新闻工作者,这样的跨文化传播实战练习,是让人难以忘怀的宝贵经验。

  2017年,我看过斯德哥尔摩的日出,也淋过纽约的暴雨;感受过柏林的飓风,也迎接过鹿特丹的暴雪。想去的地方太多,想感受的文化千姿百态。新的一年,我将依然在路上。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