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评论

工人日报评论库

【陋室观复】没有人文科学没落的事儿

欧阳
2019-11-04 07:31:23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10月下旬去了一趟河南。

  想到或会去拜访殷墟的甲骨文——也就是古人发明的,有明确意义的符号,行迹初始,在高铁上便用最现代化的方式,辨认、咀嚼、释读,进而尝试理解,那些由古人早就创建并且已经系统化的符号集合……哈,其实就是看字,是在手机上阅读文章。

  可能基于相同的原因,在不经意中,又或是潜意识里的刻意行为,我翻看的是一篇“人文科学”在当下不受待见的讲述,诸如资金投入、功利效用,群类(个体)选择等多方面都呈现出“没落”态势云云。

  我没研读过这方面的学问,从感觉上说,这种倾向似乎是有的。人文科学有什么用?这是老生常谈了,对吧?其实,不仅如此,连作为实用科学技术基石的理论(自然)科学有什么用,也成了需要解释的问题。

  高铁很快,头绪还没来得及梳理清楚,人已在考古发现的地界儿转了一圈,然后又离开了。不过,身体虽然离开了,思绪却仍旧被缠绕在废墟中刨出来的器物上。

  我在想,文字,像殷墟的甲骨文,属于人文科学还是自然科学的范畴呢?回到那个自然、人文学科还没有分拆的时段,要归类到自然科学发明的领域显然不如放在人文科学的园地更合适。这样的话,质疑人文科学有什么用就不免太愚蠢了。但是,要站在当下的立场,将文字发明收进自然科学的口袋似乎也有道理。

  如今自然科学和人文学科的界定其实也不是很简单的事。精确的、微观的,对大自然认知、研究、探索的就是自然科学?那模糊的、感觉直觉的,宏观的、不能数学式量化的阐释等就该是人文科学了不是?撇开细分的学科,比如物理化学数学以及历史艺术哲学等,厨艺学问算人文科学还是自然科学呢?

  不纠结这些愚昧的问题了,来捋一捋出土文物。

  在漯河博物馆,有贾湖文化遗址出土的“七孔骨笛”,介绍说距今大约在9000年到7500年之间,能吹(奏)出12音阶。这让我有点兴奋,不是因为颠覆了中国音乐局限于五音的谬论,而是因为对这个骨笛的畅想:文字都还没有被发明,这个“乐器”应该是娱乐器具吧?也就是说,它蕴含的是——按现行概念——人文色彩。跟随的有序传承,是仰韶文化(距今7000年至4800年左右)、龙山文化(大概公元前2000多年)时期的骨簮、玉簪,也是对生产、建设没啥用的物件儿,纯粹是妄想看起来美好的饰品,想到几千年来,生产第一线的历史车轮推动者都是素衣粗布,这些装饰物品无疑更显无用。到了战国,虎形玉佩、玛瑙环等,仍是装饰意义大于实用价值。再后的兽首瓦棱纹铜带钩也是如此。而汉代以降延续到唐的铜镜,真正费心思、耗银子的不是能看见自己,而是镜面背后没啥用处的纹饰。

  这些装饰物件儿,都是财主、权贵之物,几乎同一性质的人文好尚,现而今依旧盛行。原因不去探讨了,我只是想,这种东西如果要关联学问,当在人文学科,虽然它们一直跟着自然科学与时俱进,但真归类不到自然科学的仓库里。假如“受冷”所指只是学院中的专业,那么,要真没人专研、探究了,这些“没用”的精神向往怎么繁衍、前行呢?

  回到北京,看见美术学院,突然想起前阵子马路边坐地上的一醉侠,彩色油料和加工过的菜蔬挂在衣服上,热心人想拯救他问住哪里,结果嘟噜的大侠不知道在说啥,有耳朵贴近的说,其人在宣誓:一定要当画家。

  画是昂贵的,实质上问题不是哪门子学科冷寂,而是何种“手艺”才能发财,是钱事儿,否则醉汉也不会在糊涂的时候立志,除非其人真像梵高那般脑子有问题。

  显然,是不能直接挣钱的事业受冷,根本就没有所谓人文科学没落的事儿。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 中工时评:给工人阶级的“琴心”喝彩

    这两天,工人日报两微发布的一个工地“小提琴大叔”的短视频火爆网络:54岁的中建五局劳务工李彬在建筑工地的二楼平台上,用小提琴拉了一曲《我爱你,中国》。他紧紧抵住琴托的下巴宽厚而坚毅,弓拉得坚定有力,琴声饱满,那种随着曲声涌动的深情与沧桑格外动人心弦……

  • 中工时评:推进经济治理法治化的里程牌

    将于明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优化营商环境条例》是国家层面首部专门针对优化营商环境的行政条例。目前,国家相关部门正对标与其密切相关的现行上千部法规文件,加快配套制度和相关文件的“立改废”,进而构建“1+N”法规政策体系。

  • 中工时评:也谈“2单元”即“二单元”的“奇葩证明”

    一段时间以来,随着 “放管服”改革的深入推进,各级政府减证便民、优化服务,极大提升了群众获得感。但为舆论诟病的“奇葩证明”新闻仍不绝于耳。近日,令南京市雨花台区某派出所民警感到头疼的一则证明,就引起媒体较大关注。

  • 中工时评:反恐或将进入“后伊斯兰国”时代

    10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最高头目巴格达迪身亡,该组织遭受重大打击。不过,国际反恐斗争并未结束。在“后伊斯兰国”时代,分散化、隐蔽化将成为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新特点,国际社会仍须加强合作,治标且治本。

人物

  • 他们工作的剪影,带来一场热泪盈眶的感动

    只有法院人在追梦路上绽放的芳华,在前进的路上,甘孜法院人满怀豪情,只因绚丽的法治之花,已悄然绽放在每个人的心窝。

  • “索道医生”邓前堆

    邓前堆是云南省福贡县石月亮乡拉马底村的乡村医生,走山路、攀山崖、过溜索,他曾依靠一副溜梆横跨怒江,冒着生命危险来往于索道两岸村寨,为群众出诊治病解忧,一干便是29年。

  • 杨启泉:经济建设的保护神

    杨启泉,生于1956年,佛山三水县大塘镇人。该男青年欲夺路逃跑,被杨启泉拽住,男青年随即拔出手枪连开两枪,击中杨启泉头部,他捂着伤口,忍痛抱住歹徒,又被歹徒连开6枪击中头部和心脏。

  • 赵忠祥的生意经,告诉我们名人也是人

    赵忠祥老师最近又火了,让他上热搜的是他明码标价的生意经。据《大河报》等报道,赵忠祥和人合影收4000元,时间几分钟,过时不候。录视频又要另收费,卖字画的费用则更高。有位好事者,合影、买字、录视频全套,求来一个“福”字,赵老师收费7000元。

一周看点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