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评论

工人日报评论库

【看台声音】这样的存在感,不要也罢

工人日报—中工网 刘颖余
2019-01-08 07:42:30  来源:工人日报

  在中国体坛,男排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它没有足球那么差,但在世界大赛上,差起来其实也不遑多让。君不见如今的中国男排在亚运会上连越南也敢输了。不过,可能是沾了女排的光,也可能是他们本身挣钱也不多,没有国足那么招人恨,中国男排给人的感觉倒也是不温不火,不尴不尬,有他不多,没他不少,也算是图了个清净。

  但最近的中国男排也不那么“清净”了,甚至还上了热搜榜前十。事情缘由说起来多少有些滑稽:八一男排主教练陈方在球队1比3输给北京男排后,陈方对主攻袁党毅的表现不满意,留在比赛场地里对其进行单兵防守训练,在袁党毅累得倒地不起的情况下,陈方连续3次用球狠砸对方。后袁党毅被救护车送往医院。

  有球迷就调侃,中国男排几百年都上不了一次热搜,好不容易上次热搜,竟是因为教练打队员。这脸丢大了。

  这话难听是难听,但也不算刻薄,不管怎么说,教练打队员,就是不对,何况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排管中心24小时内迅速开出罚单,对陈方进行通报批评,罚款4000元人民币,停赛3场,就表明了他们的立场。

  在陈方打人一事上,圈内圈外,“官方”“民间”意见空前一致,这某种程度上反映了时代的进步。在强调科学训练、人性化教学的当下,“不打不成器”的观点显然已经过时,体罚式的执教方法早已与世界主流价值观相违背。女排世锦赛新科冠军塞尔维亚队主教练特尔基奇就说得好:“现在是21世纪了,对于这一批运动员来说,冲球员大吼大叫,只会适得其反,俄罗斯‘咆哮主帅’卡尔波利的时代,一去不复返。更何况体罚了。”

  而且需要指出的是,即便是卡尔波利,他也坦言,自己在场边冲队员吼叫时,言语中全都是激励的话语,不会有一个脏字。他在平时的训练中也不会体罚队员。

  环顾世界体坛,教练体罚队员事件并非鲜见。远的不说,仅2018年,日本体操运动员宫川纱江曾遭教练速见佑斗打骂;平昌冬奥会前,韩国冬奥冠军沈石溪被短道女队主帅赵载范殴打,导致后者不得不入院检查。而这些肇事的主教练无一不被处罚。赵载范甚至被韩国冰协永久除名,并被韩国法院判处10个月徒刑。

  当然也有不少人试图为陈方开脱。业内人士大多认为,陈方是个好人,喜欢钻研业务,非常敬业,业务能力也堪称优秀;还有人认为,中国男排与世界男排差距非常大,“教练和队员确实要对自己狠一点”。但所有这些,显然都不是陈方打人的理由。打人就是打人,就是暴力行为,就像排协处罚决定说的,“不仅对运动员造成心理和身体的伤害,同时带来了不良的社会影响。”

  这种不良的社会影响当然不只是和陈方有关,也和中国排球有关,和中国体育有关。

  中国男排曾经有非常好的社会影响,当年“团结起来,振兴中华”的口号就是因中国男排而喊响。这些年,随着中国男排成绩一蹶不振,男排的存在感也每况愈下,甚至只能靠沾女排的光来维系联赛运营和赞助商开发。这自然非男排教练和队员所愿,但他们也必须接受残酷的现实,知耻才能后勇。靠教练打队员来刷存在感,这样的存在感,不要也罢。

  随着排协的一纸罚单,陈方打人事件已告一段落,但陈方似乎还欠公众一个郑重的道歉。到目前为止,他尚未正面发声,而只是借其恩师陈刚之口,表示“诚恳道歉”,这似乎难以服众。在当下这样一个自媒体时代,无论教练员还是运动员,都是社会人。当个人行为变成公众事件,问题就需用公开的方式来解决。

  陈方之“罪”,绝非不可饶恕,他只是赶上了一个不同的时代。排协对他的处罚,也并没有一棍子打死。未来陈方依然会当他的教练,正如袁党毅依然会当他的队员。但显然陈方需要反省他的训练方式和管理方法。

  没有人否认,体育专业训练是严酷的,不严酷训练,运动员多半也出不了成绩。但所有的严酷训练必须建立在科学和人性化的前提上。教练员需要从中找到一个合适的平衡点,这显然不只是属于陈方一个人的课题。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人物

  • “大国重器”守护者 三峡电厂精益生产管理团队的故事

    2018年12月25日,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发布第三届“央企楷模”,经推荐遴选,中国航天科技孙泽洲、兵器工业集团邹汝平、中国华电艾尔肯·买买提、南航集团刘宇辉、中国建材彭寿、中国中铁王杜娟(女)等6名个人,中国石油亚马尔项目团队、中国三峡集团、中国远洋海运中远海运(比雷埃夫斯)港口有限公司项目管理团队、招商局集团科伦坡国际集装箱码头管理团队等4个集体荣获第三届“央企楷模”荣誉称号。

  • 勇当冲锋在前的战士

    320国道,从云南德宏通往上海。在抗日战争时期,它有另外一个响当当的名字——滇缅公路。被誉为“中国缉毒第一站”的木康边境检查站便驻守在这条咽喉要道上。我与木康结缘是在2008年,那一年,刚从警校毕业的我光荣地成为一名武警。记得第一次到木康站学习时,就被木康的故事深深震撼。

  • 为“孤岛村医”点赞,更须关注医疗资源下沉

    因村民分散住在孤岛上,安徽省金寨县村医余家军19年来驾船随时出诊,风雨无阻。他说,只要岛上还有一个人需要“身背药箱除疾病,越岭翻山雨里来。”“孤岛村医”余家军放弃走出农村的机会,以非医非农的尴尬身份,19年摆渡于一座座孤岛之间

  • 范丞丞维权胜诉:网络不是法外之地

    1月1日,范丞丞起诉用户造谣自己与姐姐范冰冰关系的名誉案一案宣判,被告王某需在涉事账号上连续48小时发布致歉声明向范丞丞道歉,并赔偿6万元人民币。对于网络造谣,正义不会缺席,法律也绝不会允许。

一周看点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