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中工评论

工人日报社评

“屁股坐歪”的整改注定南辕北辙

《工人日报》—中工网评论员 林琳
2019-08-14 07:24:24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如果说一些假装整改、敷衍整改已经让人十分无语和气愤的话,那么这种不遗余力帮着被整改对象瞒天过海的行为显然又恶劣了好几个“段位”。相关决策者怎能又怎敢如此?

  近日,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办公室公布了多起典型案例。其中,首个被点名的是海南省澄迈县毁坏红树林的问题——8月12日《中国青年报》的报道显示,早在2017年8月第一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时,这一问题就作为重点被提出,海南省的整改方案明确,全面恢复红树林生态系统。然而,澄迈县花场湾红树林自然保护区、盈滨内海不仅没有按照第一轮督察要求进行整改,反而顶风而上,肆意围填海、破坏红树林。最新报道显示,澄迈县主要领导带头做了深刻检讨,同时该县成立了红树林遭破坏问题整改小组,海南省政府成立了调查组。

  如果只是敷衍整改、假装整改,“剧情”并不太令人称奇,因为自中央开展环保督察以来,这么做的地方不是个别。让澄迈县“脱颖而出”的,是其为保护相关违规开发行为做出的诸多“努力”——2015年以来,澄迈县多次召开会议研究讨论申请撤销保护区、调整保护区范围来代替整改;2017年以来,澄迈县先后向海南省林业厅、省生态环境厅申请调整花场湾沿岸红树林自然保护区范围和功能区,均未获批准;2018年12月,该县擅自按《澄迈县总体规划(空间类2015-2030)》执行,实际已违规调整了保护区范围、土地性质,为旅游地产开发铺了路。

  看懂澄迈县这波“神操作”了吗?

  “说我在保护区里违规开发?”“好,我申请把保护区范围缩小、撤销”——没了保护区的身份,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开发了;

  “不批准我调整保护区范围?”“好,我自己‘批准’,改变土地性质、改变保护区范围”;

  “说红树林是被破坏而死?”“不能够,明明是‘病虫害致死’……”

  面对中央的整改要求,地方上的正确做法和逻辑本应是,无条件停止所有违规开发生态保护区行为,恢复原貌,修复生态。在这一过程中,地方政府本该承担起相应的督促整改职责,澄迈县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但搞错了整改对象,而且对保护区“下手”,让保护区“阵亡”,让违规开发继续。

  地方政府的“屁股”究竟坐在了哪一边?还能再向违规开发的企业那边歪得更明显吗?在良好生态和经济数字之间,究竟心系哪一边、选择哪一边?澄迈县似乎用行动给出了错误答案。

  事实上,若干年前,在自然保护区划界时,某些地方为争取生态补偿资金而随意圈划,将一些保护价值不大的区域也划入其中。补偿是拿到了,经济开发却受限了。于是如今,一些地方又拼命想摆脱“保护区”的身份——不知道澄迈县的红树林保护区有没有这种情况。

  一方面,红树林被称“消浪先锋”“海岸卫士”,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上,都曾帮助一些沿海地区逃过海啸、特大风暴潮的袭击。近年来,由于围海造地、砍伐等人为因素,其面积减少了不少。另一方面,澄迈县此前向海南省林业厅、生态环境厅提出的调整红树林自然保护区范围的申请,未获批准。这些都说明,澄迈县的红树林保护区并非可有可无、意义不大。如此现实语境下,当地保护违规开发的所作所为,让人不得不怀疑这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交易和合谋?在经济利益面前,生态保护区竟变得如此微不足道、可有可无?如果这样的行为都能被容忍、都不被严惩,如何能够拦住后来者、效仿者、追随者?

  如果说假装整改、敷衍整改已经让人十分无语和气愤的话,那么这种不遗余力帮着被整改对象瞒天过海的行为显然又恶劣了好几个“段位”。相关决策者怎能又怎敢如此?

  在环境整治、建设生态文明的进程中,地方政府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应该站在谁的立场,本无须赘言。但偏偏有一些地方“坐歪了屁股”、站错了队伍,该做的没做,不该做的都做了。这样的整改,结果注定南辕北辙。

  更让人忧心和焦虑的是,这种不仅给保护和整改“撤火”,还给违法违规行为“添柴”“站台”的行为,恐怕不只存在于澄迈,也不只发生在环境整改领域。只要涉及地方经济利益、只要企业财大气粗,就难免有一些地方政府的屁股就容易坐歪,这很值得我们警惕。

  环保督察组的上述通报措辞犀利,而比措辞更重要的是后续问责,是让相关地方和人员为自己的胡乱作为、违法违规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

编辑:张苇柠

漫画评论

中工时评

  • 中工时评:既然敢亮招牌,就要有被监督的准备

    就在上月底,和林格尔县也召开了政务服务相关会议,提出要“从便民利民的角度出发”,做到“资料互通、信息共享”。期待该县这项工作能真正做实,起码那个收据抬头是“乐乐百花摄影店”的窗口,该好好整治一下了。建议群众再遇到这样的窗口,不要向物价部门投诉,这不是单纯的物价问题,不妨打给纪委试试看。

  • 中工时评:游学与否不只是钱的问题

    暑假已过数周,不少家长都让孩子参加了暑期游学项目,特别是赴海外游学,费用自然不菲。高昂的游学费用,让一些家长感慨“养不起娃”的同时,也带来了攀比现象,最终却让鱼龙混杂的游学中介机构获益。

  • 中工时评:二青会:面向未来的青春约会

    8月8日晚,在第11个全民健身日来临之际,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届青年运动会(以下简称二青会)在山西太原隆重揭幕。

  • 中工时评:摘牌有力量,挂牌才更显分量

    7月31日,文化和旅游部通过其官网发布了一篇公告,对复核检查严重不达标或存在问题的7家5A级景区进行了处理。这其中,就有我们熟知的“乔家大院”,它被取消了旅游景区质量等级。

人物

  • 【应急先锋】史厚忠:作为一名应急人,他不怕“骂声”勇担当

    “在学习的道路上,尤其是安全知识的学习,从没有及格,有可能因为一分的缺失导致一条生命的无法挽回,甚至更多。当好应急管理干部,必须始终以时不我待的学习劲头一直奔跑在路上。”史厚忠一直用这些话勉励自己。

  • “有技能的人冲在前面”,朴实而珍贵

    身在杭州的浙江大学皮划艇老师、世界冠军、国际搜救冲锋舟救援技术教官、国际水域救援IRIA亚洲首位R4女教官许亚萍获知消息后,第一时间组织起了一支救援小队,带着装备赶赴临海。

  • 姚建军:“铁腕”治隐患、“铁纪”守底线,做好群众“守夜人”

    “东营港经济开发区内多为化工石化企业,生产、储存、使用、运输着大量易燃、易爆、有毒的危险化学品,加之化工工艺复杂,操作条件多为高温高压,发生危险化学品事故的现实性和可能性日益凸显。”姚建军说,在此背景下,“压力”二字从岁初到年尾无时无刻不伴其左右。

  • 小人物的大情怀

    这是一个普通人的故事。杭州一名51岁外卖骑手陆继春,因为车祸脑死亡。他无父、无母、无妻、无子,只和3个外甥在杭州送外卖。对许多人来说,陆继春之所以动人,是因为尽管他的人生那么奔波,辛苦,劳碌,但他依然那么努力,对生活的感受依旧那么美好。

一周看点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